“新垄断”让世界烦恼 国际社会亟需找到应对措施

2019-02-18 10:12 环球网

  【环球网综合报道】《日本经济新闻》2月18日报道称,世界的信息和知识集中于少数IT大型企业的“新垄断(NEW MONOPOLY)”已经出现。按以往的《反垄断法》难以监管的支配性力量侵蚀个人和企业,与国家的博弈也在升温。不过,如果过度加以束缚,又有可能损害数据能够带来的商业萌芽。应该在多大程度上对“新垄断”加以限制?世界正为之烦恼。

  不断消失的“停用”选项

  在2019年1月中旬的一个周末,带着女儿(4岁)在横滨市内购物的田口敦(35岁,化名)一脸不高兴。“又被盯上了”,当他用智能手机打开Facebook时,画面上出现的是预定在附近举办的亲子烹饪教室的广告。“简直就像是瞅准了我和女儿在一起时一样”,田口的心情难以平复。

  田口本身是日本一家网络广告公司的营销人员。他对数据分析以及迎合个人偏好的“定向广告”十分熟悉。但即使是他也困惑地表示“Facebook的准确度高得惊人。从位置信息到人际关系,感觉其一切尽在掌握”。

  田口多次想过停用,但最后还是放弃了。因为他与同事和客户的联络很多要通过Facebook,“如果停用,会影响工作”。

  无法通过是否提高价格或份额等以往的尺度来衡量;也无需串通和收购,但在不知不觉之间,更好的服务却在减少——数据、财富和人才向美国谷歌和Facebook等“GAFA”集中的局面在美国开始被称为“新垄断”。

  推动这种支配地位的是日趋难以转投其他公司的“锁定效应(lock-in effect)”。GAFA借助搜索和社交网站(SNS)等免费服务汇集用户。用户越是使用,这些服务就越会融入一个人的生活,“停止使用”的选项则不断消失。

  这与以往的石油、钢铁和汽车产业不同,IT行业需要的设备和人员较少。GAFA加上中国的“BAT(百度、阿里巴巴、腾讯)”这7家的总用户数单纯相加达到130亿人,规模已超过世界总人口。只要涉足这一强大的经济圈,就算是企业也难以轻易逃脱。

  2018年11月,手握智能手机的日本千叶县的公司职员久力萌(28岁)怀疑自己的眼睛。她每天都玩的LINE的电子宠物培育游戏“Tamagotchi(拓麻歌子)”突然无法使用了。“修复西药用1个月时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非常疑惑。

  当时,LINE内部陷入混乱。“明明事前确认了”、“将是大工程”,负责人很伤脑筋。那正是在2018年9月启动游戏服务并因此获得300多万用户之后。苹果对LINE发出警告称“这项服务存在问题”。

  这是不经由苹果应用服务、能在LINE上享受新游戏的机制。LINE因此迅速增加了广告收入,但这似乎惹恼了苹果。“不要谈苹果施压的事”,虽然日本公平交易委员会也展开调查,但在LINE公司内部,因担心遭到报复而缄口。对于《日本经济新闻》的采访,两家企业都回复称“对个别案件无可奉告”。服务至今仍未完全恢复。

  与其说是同对手展开竞争,不如说是依靠自己打造的市场进行强有力的掌控,这正是“新垄断”。苹果的应用服务在10年里发展到有10亿人使用的规模。仅仅是“规则”的变更就足以左右50万应用程序开发企业和开发者的命运,即便是日本的大型企业LINE也无法违逆。

  难以应付的巨大力量

  IT大型企业可以简单地跨越国境,不断“侵蚀”各地的消费者和企业。自1个世纪前的美国《谢尔曼法(ShermanAct)》以来,世界的反垄断法一直以看得见的货物交易作为标准,但如今难以借此实施监管。“竞争的守门人”也在动摇。

  “日本希望发挥主导性作用”,2018年12月,日本公平交易委员会的委员长杉本和行在视频会议上这样对欧盟(EU)委员会反垄断专员薇丝塔格表示。薇丝塔格是被称为“GAFA天敌”的人物。

  但业务一线却早早地感到力不从心。欧盟委员会由20多位拥有博士学位的经济学者来应对与大型企业的对决。另一方面,日本公平交易委员会只有2个人。“要应对数据垄断等新课题,人手不足”,日本公平交易委员会下属的竞争政策研究中心所长冈田羊祐这样吐露。

  “如果是自愿出庭,我们不会出席”,2018年11月亚马逊迅速地拒绝了日本经济产业省的听证会传唤。该公司拥有170多名经济学者,建立起铜墙铁壁般的防御,该公司内部甚至私下说“日本容易搞定”。

  2019年6月在大阪召开的二十国集团(G20)峰会上,跨越国境的“数据流通圈”将成为讨论的议题。如何应对开始具备甚至是国家都难以应付的力量的IT大型企业?国际社会亟需找到答案。

责编:樊俊卿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