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扶贫工作:不止资金涌入,还要向贫困县学习

2018-03-27 10:12 澎湃新闻

  当作两天的“阿里巴巴脱贫攻坚县域示范班”进入了尾声,湖北省巴东县县长郭玲有些不舍。3月25日傍晚,阿里巴巴杭州西溪园区,她说:“巴东是挂在山坡上的贫困县,自然条件恶劣,贫困人口多。我们一直埋头赶路,来不及仰望星空,这一次示范班开启了很多思路。希望今天只是一个开始,今后继续与阿里巴巴合作、提升。”

巴东县县长郭玲

  但阿里巴巴脱贫基金秘书长邵晓锋在开课第一天就给这个班定了调,他说:“这次更是阿里巴巴向你们学习。”邵晓锋对这些县长们说:“精准脱贫这件事情,不是什么慈善,也不是什么公益,是阿里巴巴的事业。”

阿里巴巴脱贫基金秘书长邵晓锋

  向县长们学习,原因即在于脱贫前的精准两字。在持续多年的脱贫攻坚战中,这些县长们大多已有明确的需求。和上一代地方官以“资金和产业”为主诉求不同,他们的脱贫理念和实践与时代共同进化,需求更为精细。

  在中国互联网企业中,阿里巴巴是第一家把脱贫当作战略性业务的公司。2017年12月1日,阿里巴巴脱贫基金正式启动,精准脱贫成为阿里巴巴的战略性业务,未来5年,将投入100亿元到这项业务中。把“脱贫”当作事业的阿里巴巴,在电商、生态、教育、女性等扶贫议题上形成了一整套精准的赋能方案,不独授人以鱼,更授人以渔。

  两天的时间中,来自21个贫困县的50名县长分组讨论,分析痛点,提出需求。在充分结合自身地域痛点和特点之后,21个县分别确定的方案远远超出以往“资金和产业”的简单范畴,覆盖了农产品上行、生态环境建设、乡村教育振兴和女性权益进步等多个细分领域。县长们的需求,和阿里巴巴的赋能方向,在深入讨论后呈现出惊人的一致性。这也正是邵晓锋所言“向县长们学习”的关键所在。

  得知阿里巴巴举办“首届脱贫攻坚县域示范班”,贫困县的地方官们反馈十分积极,不但党政一把手参与,有的县市更是“组团”而来,比如延边朝鲜族自治州和龙市,除了市委书记之外,赶到阿里巴巴的还包括副市长、市委办公室主任、市商务局局长和副局长。

  这些县长大多第一次参与这种头脑风暴式的共创培训,令人新奇的不仅是共创形式,还有阿里巴巴站在互联网科技前沿的脱贫理念。县长们的思维被激活,县域内的痛点、需求与阿里巴巴平台的赋能结合在一起,接下来,他们想要确立一种利用互联网科技精准扶贫乃至乡村振兴的新典范。

  张益民是距离巴东县600公里的陕西宁陕县县委书记。他说两天前他赶往杭州的时候,有两个词可以形容他的心情——“荣幸、期待”。而在示范班结束之际,可堪形容他内心的是这两个词汇:感动、欣慰。

  “在座的各位,阿里的脱贫项目总有一款适合你,和阿里做好对接吧。”宁陕县县委书记张益民这样说。

  电商脱贫的实质是乡村基础设施升级

  张益民穿着橙色的“校服”,与其他县长互称“同学”。两天的共创,对他是一个新奇的体验。

  “我们年纪都有点大,这种年轻人的扩展和头脑风暴的培训,开始不太习惯。但放下身架后,也觉得挺好,在娱乐之中,潜移默化受到了激励。”山西宁陕县县委书记张益民的感受,在这些县长中颇有代表性。

  宁陕县位于秦岭中段南麓,山大沟深,地广人稀。有超过90%的区域为山岭,交通不便,人才匮乏。张益民介绍说,目前还有18.7%的贫困户,他们贫困层次较深,脱贫进入“啃难啃的骨头”阶段。

  作为国家电商扶贫试点县,在宁陕的规划中,明年全县要脱贫摘帽。这个任务非常艰巨。在电商扶贫试点的过程中,效果并不如人意。之所以来阿里巴巴参加“脱贫攻坚县域示范班”,他的初衷是想在电商扶贫上予以突破。

  “电商扶贫”,是几乎所有参加“阿里巴巴脱贫攻坚县域示范班”的县长们最关注的议题。这和阿里巴巴平台的电商属性有关,在长期的电商与公益实践中,阿里巴巴已发展出一种有效的脱贫扶持战略。经由农村淘宝服务站、农村金融,以及阿里旗下“淘乡甜”品牌,整合阿里体系内线上线下等多方资源,在这个脱贫的赋能中,不仅有淘宝、天猫、聚划算等线上流量,还将联动银泰、盒马、三江、大润发等资源优势,通过直供直销供应链,“把贫困县的优质农产品卖出去”。

  在“阿里巴巴脱贫攻坚县域示范班”共创的过程中,这些县长们提出了目前所面临的电商“痛点”包括:人才匮乏,缺少强有力的平台和龙头企业、交通落后物流成本高……

  他们希望阿里巴巴能够在他们所在的县域进行电商培训、建设物流基地、给予销售流量支持、推动当地特产上行,等等。县长们已经清楚的认识到:电商脱贫不仅是简单的农产品上行,更重要的是乡村商业基础设施的建设和升级。

  在这次示范班上,阿里巴巴电商脱贫、女性脱贫、教育脱贫、生态脱贫的小组负责人,以及淘宝大学、农村淘宝、蚂蚁金服、钉钉等相关负责人,向各贫困县的地方官们详细介绍了阿里巴巴在各个领域的脱贫模式和项目,涉及精准脱贫的方方面面。

阿里巴巴脱贫基金副秘书长孙利军在示范班上

  “我们有着共同愿景,我们的团队也已经做好准备,在推动脱贫攻坚的过程中不断升级,逐步解决眼前的问题。”阿里巴巴脱贫基金副秘书长、社会公益部总经理孙利军介绍,示范班结束之后,阿里巴巴的团队还会到各个县域里面,推动脱贫方案的具体落地。根据国家政策的指引,把县域的强项发挥出来,有针对性地开展围绕着电商、教育、生态、女性、健康等领域的脱贫项目。

  绿水青山、孩子与女性

  在来“阿里巴巴脱贫攻坚县域示范班”之前,内蒙古赤峰市敖汉旗旗委副书记、旗长于宝君关心的重点也是“电商扶贫”。他所任职的“敖汉”,在蒙语中是“大王”的意思,但这个“大王”长期受贫困所困,六十万人口中,至今尚有二万四千多没有脱贫。“因病返贫多,生态致贫多。”

  “电商有几个问题在我这突破不了。首先是物流成本,太高了。我们离辽宁近,但辽宁是4块,我们6块。是不是不应以省份划分区域,而以纬度划定物流费?还有人才培训,我们没有年轻人才引领,做起来难……”谈起“电商扶贫”的痛点和需求,于宝君一二三四五说得头头是道。

  他原本只是单纯抱着“电商脱贫”的需求而来,后来发现“生态脱贫”也与敖汉旗相当契合。

  “来之前,我并不了解蚂蚁森林。”于宝君说,在示范班上听了关于“蚂蚁森林”项目的讲述后,他觉得敖汉特别适合与其合作搞实验田,形成经验,可持续运营。

  3亿用户,13140000棵树,这是蚂蚁森林在生态上的成就。阿里巴巴生态脱贫的战略方向为:保护生态+产业发展,带动贫困人口增收。这让于宝君看到了新的希望,他们都对那一句“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感同身受。

  很多县长,也像于宝君一样,参加了“阿里巴巴脱贫攻坚县域示范班”之后,才有了其他维度与阿里巴巴合作的脱贫思考。譬如“教育脱贫”,宁陕县县委书记张益民在示范班期间,开始考虑与阿里巴巴合作农村师范生项目。

  张益民也关注女性脱贫。宁陕县今年4月将启动一个关于0-3岁孩子的养育未来项目,这与孩子母亲的脱贫与素质提高息息相关。他想来阿里巴巴寻求灵感,并找到资源和项目对接的途径。

  来自新疆巴楚县的扶贫专干乌兰树川在白纸上画了一幅女人的头像,旁边是一个脚盆。他对女性扶贫感触颇深,认为这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女性地位的提高。在他看来,让丈夫给妻子洗脚,虽然不直接涉及财富的分配,却为女性的自由施展打开了空间。

  “女性在家庭之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我们希望在信贷、保险之外,给予女性更多的参与机会,比如能就近实现就业和创业,参与到电商扶贫和农产品的推介之中。”巴东县县长郭玲说道。

  在共创环节中,这些县长们提出的女性脱贫痛点包括:女性权益缺乏保障措施,因病、因产返贫风险高,农户、农村新型组织贷款难,女性就业、创业难,权益保障与地方政策结合需要磨合……

  阿里巴巴可能是最有资格谈论女性脱贫的中国互联网科技公司,它曾被外界评价为“中国最理解女性的科技公司”。阿里巴巴的12位女合伙人创立了“湖畔魔豆公益基金会”,以帮助困境中的儿童和妇女。帮助女性脱贫,已经成为蚂蚁金服董事长彭蕾等人的新KPI。

  在这次示范班之后,针对这些国家级贫困县的痛点与需求,阿里巴巴将有更具针对性的落地方案产生。

  教育扶贫更是阿里巴巴的强项,马云基金会这些年在该领域持续深耕,马云乡村教育支持计划,已经惠及众多国家级贫困县。

  陕西省西安市周志县的县委书记杨向喜认为目前乡村学校的硬件设备还是比较薄弱,“尤其是寄宿制学校的建设”。“学校的信息化建设也需要加强,让孩子在山里就能接触到外界新鲜的知识。”而这,正是阿里巴巴长期在做的事业。

  脱贫绝不止是钱,更要新的价值观和工作方法

  在电商、生态、教育和女性脱贫之外,阿里巴巴还在示范班上介绍了“医疗脱贫”项目的情况,以及利用智能移动办公平台钉钉进行地方脱贫的努力。

略阳县副县长潘祝华

  潘祝华是国防科工委在陕西略阳县挂职的副县长,他听当地的一个干部说,有一份相关的文件,他两个星期后才收到,原因是一把手太忙,会议召集不起来,所以耽搁,不能向他传达。另一个故事是,潘祝华有时要在山路上坐车一个多小时,到村里讲5分钟话就走了,非常低效。而现在,通过钉钉平台,开会和传达信息都变得简单高效起来。

  钉钉精准扶贫平台的另外一个典型应用是乌鸡养殖扶贫。原来该县统计农户养殖乌鸡情况非常低效,而且数据核实不准。在钉钉平台,扶贫干部每次到贫苦户家里,就会实时拍下乌鸡照片上传,数量无法虚报。而且钉钉后台智能报表自动汇总数据,全县贫困户有多少乌鸡,及它们的生长情况,打开钉钉一目了然。

  略阳乌鸡是当地知名特产,在扶贫工作中起着相当大的作用。钉钉平台的运用,极大提升了乌鸡养殖信息的传递效率,相应也提升了扶贫效率。大潘利用这些信息,在淘宝众筹平台发起了略阳乌鸡的众筹,原计划一个月众筹10万元,结果超额完成任务,卖出去500多只乌鸡。

  “不能用县域内的土路,对接外部的信息高速公路。不能用车轮或脚力的效率,对接外部的光速度。习惯的巨大惯性,必须要用新工作方法打破!”在示范班分享经验时,潘祝华这样说。

  内蒙古敖汉旗旗长于宝君对此深以为然,他说脱贫不只是钱的问题,还有价值观的引领和具体实操的智慧:“这次示范班的收获比我来之前的预期要大,之前除了电商脱贫外,对其他几个都没太接触过。像阿里社会责任这么大,在农村和贫困地区的空间很大。”

  阿里巴巴脱贫基金的人员配置可谓高规格:马云任主席,蔡崇信、彭蕾、张勇、井贤栋担任基金副主席,阿里巴巴集团党委书记邵晓锋则任基金秘书长。除了4个副主席之外,阿里体系内的每个独立公司都会负责一个脱贫项目,并对总裁进行脱贫KPI考核。

示范班学员在共创脱贫体会

  在示范班第一天的共创结束之时,每个学员都将手里的卡片摆放到地上,形成一个不规则的图案。在班主任的提示下,他们分别说:

  它看起来像一个棒棒糖。

  像我们新疆的一个维族乐器。

  像一个灯泡,预示前景灿烂。

  像含苞欲放的花蕾,下面是叶子。有了阳光雨露的滋润,我们一定会花满人间。

  像一幅画,我们应该有更多的交流合作,如果这样的话画卷会更完美。

  像一把锁匙,阿里巴巴在努力打开这把锁。

  像生态的“生”字,环境的生态、电商的生态,阿里巴巴分享的脱贫空间生态……

  它不规则,象征着脱贫空间的大力开展,情况不一样,不能一种模式。

  从我的角度看,像大树,树大但根不深,所有人要共同参与奋斗。

  ……

  “教育、医疗、环境领域的脱贫工作,都不是一下子产生结果,而是要观察它的长远作用”,阿里巴巴脱贫基金副秘书长孙利军这样总结,示范班结束之后,阿里巴巴的团队还会到各个县域里面,推动脱贫方案的具体落地,让阿里巴巴100亿元脱贫基金未来变成1千亿、变成1万亿的价值。

  在孙利军说完之后,宁陕县县委书记张益民一句话引发全场笑声和掌声,他指着孙利军说:我刚来的时候,觉得你其貌不扬,现在看,你是个美男子!

责编:李文瑶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