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难”下的币圈:华强北矿机卖家含泪割肉

2018-02-06 08:31:00 36氪 分享
参与

  “含泪割肉。”

  全球最大的矿机集散地、华强北赛格广场矿机销售商王先生如此描述现在的状态。哭有时笑有时,矿机销售商在比特币飙涨时从销售矿机中掘到金,现在也经历着“矿难”。比特币跌跌不休,矿机价格应声下落,高价购回的矿机砸在了自己手里。

  华强北矿机商户群流传着一个真实的故事,有位俄罗斯人以4万多的高价买了一批比特大陆蚂蚁矿机A3,他本来是要把这批矿机再度加价卖给俄罗斯的矿工,但行情急转向下,A3一天一个价,每天跌去一两千,这位俄罗斯人只好把A3以3万多的价格在华强北就地卖掉来止损。

  “矿难”发生

  A3是比特大陆2018年1月17日发售的矿机,出厂价定为20800元,A3限量发售,国内外各发售6000台。

  供不应求的情况下,A3价格水涨船高。1月24日第一财经记者来到华强北赛格广场时,A3的行情为4万元左右。王先生彼时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自己的矿机从厂家或同行拿货,但这一行有风险,因为矿机价格随着币价波动,币价下落矿机也会跟着掉价,极有可能砸在自己手里。

  他的担忧变成了真实,1月26日A3被炒到了4万5千元。但随着比特币一路下行,A3在1月26日之后开始掉价,“一天一个价”,以一天一两千元的幅度跳水,到现在仅为3万元左右。

  王先生2月4日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现在卖矿机不赚钱,反而是亏钱,“过年了,商场10号开始放假,手里压货多,想把它出掉,在心里想会不会再降……我现在手里还有40多台S9,但其实三四天前就卖掉了,S9每天都跌,对方付了订金,但一直在犹豫什么时候来拿。”

  在华强北有这样的例子。买家付了订金(订金比例一般在总价的30%到50%,更多是付全款),但拿货时发现,矿机的跌幅已经超过了毁约成本(订金),于是干脆毁约,以最新行情再次下单。

  和A3的限量供应、突然火爆不同,蚂蚁矿机S9是一款持续火爆的矿机,从矿机最早开始流行时就现出在华强北市场,并一直倍受追捧。但伴随着虚拟货币龙头比特币币价跌落,S9同样难逃掉价命运。

  “S9最早是2万出头开始卖的,最贵是在2017年11月底12月初,3万4千左右,有人是3万5卖的,现在在两万元上下。”在赛格广场销售矿机的小桑称。

  那些乐于冒险、在市场不明朗从官网定期货的商户,在矿机处于高位时抛售,一台机器就能成倍于进价卖,赚上数万元。有不少商户表达了对冒险者的羡慕——相比之下,按照客户的订单采卖,每台只能赚取几百元的差价,但华强北不少商户正在用这种方式来卖矿机。小桑在的门店可以买到几乎所有的热门矿机,可店里一台现货也没有。小桑称,“客户要我们就给他找,能给他找到。不会压货,这样就是零风险啊。”

  冒险者支付的成本实在是太高了。如同炒股,敢于囤货的商户低吸高抛,单台机器的利润能超过购机成本;而一旦高位入市行情遇冷,赶上了虚拟币价格下跌、挖矿的收益率变低,矿机价格就会应声下落,商户将被手里的矿机套牢,昔日令人羡慕的压货商户使人唏嘘。“差不多是12月中旬S9开始慢慢掉价,现在是2万左右 ——压货就得赔钱。”小桑称。

  最早开始跌价的矿机是挖掘达世币的蚂蚁矿机D3,它是最早在华强北流通的那批矿机之一,也是价格波动最为剧烈的矿机。有了D3跳价的先例,几乎所有商户都赶着出货。

  2017年7、8月份,矿机最早在华强北展露头角时即有商户销售D3,彼时D3的价格是2万出头。D3一路上涨到3万多,2017年9月底10月初,D3开始掉价,最低时曾经跌到几千块钱,现在的行情为1万元左右。

  收益率决定矿机价格

  “A3跌到两万多就差不多了,那是出厂价,现在还是有点高。”王先生告诉记者。

  矿机该如何定价?一方面矿机受供求关系影响;但更重要的是,矿机是投资品,矿机的最终用途挖矿产生收益,将未来的收益折现会是矿机的合理价格。

  以A3为例,尽管10天以前的价格炒到了出厂价的两倍,但从收益率的角度看,购置A3依然是一笔非常划算的投资。彼时用A3挖矿一天能产生2千多元的收益(矿机效率逐天递减),即便是4万元购入,不到20天即能回本。

  在给矿机定价上,比特大陆的话语权最高。比特大陆拥有比特币矿机70%以上的市场份额,创始人兼CEO吴忌寒被喻为比特币首富。除了比特币矿机外,比特大陆还生产莱特币矿机、达世币矿机。在商户和矿工看来,比特大陆是以收益率来给矿机定价的。

  1月28日,比特大陆在官网开启了第二批A3的预定,发货时间为3月20日到3月30日。第二批A3和首批A3配置相同,定价却仅为7000元,是首批定价的三分之一。但商户和矿工默认了这个价格的合理性,数字货币限量供应,币量变少、矿机变多,二批A3挖矿能力将低于首批矿机,买家收益也会低于首批A3买家,是以二批A3的价格也能被商户和矿工接受。

  但虚拟货币价格每天都在波动,矿机的价格也随之剧烈起伏。没有人能预料虚拟货币未来的价格,矿机收益率的计算变得微妙。

  2018年的“矿难”中,矿机是随着虚拟货币一起掉价的。作为数字货币领头羊,比特币币价在2018年1月末、2月初遭遇断崖式下跌,一度跌破8000美元大关,相比去年20000美元的高峰跌去了60%。其余山寨币也出现了下跌。截至2月3日凌晨1点,全球加密货币市值在24小时内缩水超过1000亿美元。矿机挖矿的收益率变低,价格自然大幅跳水。

  “比特币要是升回来就好了。”王先生在和客户聊天时感慨。但比特币会升回来吗?但令商户感到失望的是,虚拟货币迎来全球范围内的监管趋严。

  美国堪称比特币交易的大本营,但美国政府开始追查比特币交易、挖矿以及支付等环节的税收问题,三家大型商业银行今年2月初禁止用户使用信用卡购买加密货币;英国最大抵押贷款银行劳埃德银行集团也在2月5日禁止其客户使用信用卡借款购买比特币等数字货币。2月4日,针对境内人士转向境外平台网站继续参与虚拟货币交易,中国人民银行将采取一系列监管措施。

  另一方面,华强北本来就是个神奇的地方。曾有商户对记者感慨,华强北经常有莫名其妙的东西火起来,赶上这波热度的商户可以从中掘到金,赶不上的则有可能把投资赔进去,“像是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操纵,”这位商户称。

  这只大手是市场。有人能从这波行情中赚到钱,但也有人因为晚了一步要失去一切。

责编:李文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