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汽车融资再升温:大赢家是传统车企?

2017-09-28 08:32:00 每日经济新闻 分享
参与

  每经记者 骆一帆 每经编辑 杨军

  共享汽车的“入局者”又添新成员,新创汽车企业威马汽车在9月25日发布了智慧出行品牌,这个领域的竞争已经越来越激烈。

  在过去的一个月时间内,“共享宝马”、“共享超豪华车”等一系列新闻事件让共享汽车的话题不断升温。据普华永道思略特管理咨询公司预计,未来5年,共享汽车分时租赁市场将以超过50%的增幅继续发展,到2020年,其整体规模有望达到17万辆以上。

  尽管当前共享汽车受到各方关注,但其盈利难题却始终困扰着经营者。以一辆奔驰Smart为例,用某租车软件租行10公里仅需33.8元,和出租车相差无几,低廉的“共享”价格让共享汽车的盈利前景并不明朗。

  “现在,车企和互联网公司都在布局‘共享汽车’。车企将此视为未来汽车发展产业链条中的一环,而互联网公司只是单独的平台运营,成本与盈利压力相对更大。”微租车创始人兼CEO杨洋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

  共享汽车开始“疯狂”

  “近期,我们正在准备新一轮融资。”9月26日,共享汽车平台驾呗总裁徐征鹏向记者透露,“与之前的融资相比,这次的融资规模要更大一些。”

  融资规模的大小能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共享汽车行业的发展现状。今年8月8日,交通运输部、住建部联合发布《关于促进小微型客车租赁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提出“鼓励分时租赁发展”,将其纳入城市交通出行体系,并要求各地政府部门建立健全配套政策与措施。

  该《指导意见》发布后,共享汽车迎来了一拨融资潮。包括驾呗、环球车享、盼达用车等共享汽车公司都在启动融资。

  事实上,共享汽车行业早在几年前便已经存在,然而其发展一直相对缓慢,在融资、全国覆盖度、话题热度等方面都远不能和共享单车相比。

  “共享汽车属于重资产行业,且盈利模式还未成熟,未来之路尚不明确,因此投资者也相对谨慎。”北京普伦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管理合伙人李剑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

  这一状态从今年开始发生改变。数据显示,仅2017年上半年,就有多家汽车分时租赁平台获得千万甚至上亿人民币的投资。比如,4月,TOGO途歌完成4000万元人民币A+轮融资,由真格基金和拓璞基金共同投资;6月,一步用车获得上市公司多氟多(002407,SZ)1.35亿元人民币A轮战略投资;同月,Ponycar(小马用车)宣布完成1.5亿元人民币的B轮融资,惠友资本领投,华峰资本跟投等等。

  8月,《指导意见》下发后,共享汽车公司的融资热情更加高涨,新加入者也越来越多。据了解,当前共享汽车的入局者中,大玩家不仅有宝马、北汽、比亚迪等诸多汽车厂商,也有上汽集团旗下的环球车享EVCARD、首汽集团旗下的“Gofun出行”、海航旗下的小二租车,以及新兴的互联网巨头滴滴等。

  “淘汰期”将至?

  尽管共享汽车公司的融资热情较高,但这种商业模式能否适应市场需求并获得盈利,一直是业内备受关注的话题。

  “目前,共享汽车公司基本没能实现盈利。价格设立高,用户体验就差,不利于平台推广;价格设立低,就无法摊平购车、运营维护、产品研发等一系列成本。”杨洋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如是说。

  现在,不同的共享汽车运营平台面对的压力并不相同。据了解,我国现有共享汽车平台已达数百个,其中以途歌、一步用车、驾呗等为代表的互联网创业公司占多数,同时也有北汽绿行、上汽环球车享为代表的传统汽车制造企业所推出的共享汽车项目。

  在杨洋看来,相比之下,传统车企的共享汽车项目并不是单独存在,而是与其整车业务相关。比如,车企推出的新能源汽车分时租赁,可以提高车企新能源汽车销量,同时也可以让车企满足新能源积分、燃油消耗积分等法规要求,所以即使共享汽车项目本身尚处亏损状态,但其对车企的整体发展能起到积极的促进作用。

  “共享汽车可看作车企整体业务链中的一环,像北汽的共享汽车项目对北汽的品牌传播与销量增长都有重要意义。”一位北汽集团内部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北汽旗下现有5个共享汽车项目,其中“绿狗租车”针对私人用户新能源分时租赁;“绿行”“北京出行”针对政府部门租赁用车;“轻享”针对二手车做三四线城市的新能源分时租赁;“华夏出行”则是传统燃油车的分时租赁。

  与传统车企相比,互联网投资公司的共享汽车平台仅进行平台租车运营,无法与其他业务关联,面临的运营压力较大。

  上述北汽集团内部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根据内部运营团队推算,共享汽车行业实现盈利恐将在6、7年以后,在此情况下,有几家互联网公司能否坚持到盈利期很难判断,“未来这类平台有很多会倒闭或与车企合作。”

  对于互联网创业公司来说,线上平台的技术与经验是其优势,也是其在竞争中的重要砝码。“我们不做矿工,而是要做为矿工挖矿提供工具的人。”杨洋向记者这样形容。

  事实上,不少互联网创业公司已开始着手与车企合作。徐征鹏向记者透露,驾呗已和国内多家车企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甚至已经和部分车企谈到了关于股权方面的合作。

  但由于当前国内共享汽车平台数量过多,“洗牌”将不可避免。有分析认为,从现在到2020年期间,将是共享汽车行业的洗牌期。在这段时间内,资金成本足够低、掌握政府资源且具备大规模造车能力的“入局者”将在共享汽车领域有大概率的成功机会。

责编:李文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