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汽车/ 科技/ 数码/ 游戏/ 留学/ 财经中心

太空性爱不是件容易事 前苏联宇航员:用手解决

2017-09-10 09:20:00 网易科学人 分享
参与

  随着长期太空旅行越来越接近现实,想要成为宇航员的人可能会想知道:太空性爱是否真能成为现实?在美剧《无垠的太空》(The Expanse)第一季中,当人工引力发生故障时,两个主角正正忙着”亲密接触。当时这对夫妇优雅地漂浮在空中,但他们的宇宙性爱被一个小故障所干扰,直到重力回归,他们将床压塌。事实证明,在微重力环境下进行性爱要比这复杂得多。“

  美国宇航局、欧洲航天局以及其他机构都拒绝涉及太空性爱问题,官方似乎从未表达过自己的立场。不过,也有可能是迄今为止没有人进行过太空性爱所致,这是个很充分的理由。然而事实上,这将是个非常棘手的问题,而且太空性爱并非完全是不可能的。

  在空间站上呆了6个月的宇航员可能或不知道这一点。但是我们其他人呢?在即将到来的太空旅游时代,我们能享受到假期性爱的欢愉吗?更重要的是,一旦我们开始对宇宙进行殖民,我们还能继续繁衍人类物种吗?

  双人探戈

  首先要做的是,你必须能够控制晕动病。美国宇航局的波音KC-135 Stratotanker被用于进行微重力训练的“抛物线飞行”,这类训练也被称为“呕吐彗星”。这有助于人们适应微重力环境,就像参加“呕吐彗星”任务的飞行员们那样。当宇航员被送到国际空间站的时候,他们也已经习惯了失重状态。

  在美剧《无垠的太空》第一季中,太空性爱看起来比实际要容易得多

  但是,在地球上空盘旋的情侣们是否真的能像《无垠的太空》中描述的那样,优雅地进行太空性爱呢?不完全是。在国际空间站上,你在失重状态下漂浮,而空间站保持通风的持续小风会带来额外的挑战。你不仅要紧紧抓住你的伴侣,避免被小风推开,还要应付被风吹来吹去的情况。

  美国宇航局临床咨询顾问、科学家基拉·巴卡尔(Kira Bacal)表示“如果你想在某种推力或拉力环境中做某些事情,保持拥抱的姿势可能就要花很多力气。”就像发明家、作家梵娜·邦塔(Vanna Bonta)发现的那样,即使是简单的亲吻也可能是一种挑战。邦塔曾与丈夫参加“抛物线飞行”,并努力进行接吻试验。她的解决方是穿上2suit,这是连在一起的太空服,这样情侣们就可以在太空亲热了。不幸的是,邦塔已经于2014年去世,而2suit也始终处于原型阶段。

  找个房间

  在国际空间站上,两个人想要避免被分开,可能需要将自己隔离在专供睡觉的小空间里。这种紧密的契合可能是有益的,可以让参与者们以墙壁为助力,这样他们就不会被分开。此外,这样的空间也可以提供隐私保护措施,因为这里的门是关闭的。但是这样的空间里,通风是否足够支持2个人粗重的呼吸?

  巴卡尔说:“如果你身处较小的空间里,你就不会有太多通风。因此,二氧化碳水平会不断上升。头痛可能被赋予新的意义。”二氧化碳并不是在性爱期间产生的唯一物质。你的身体也会变热,汗水也会不停涌出,重力对此毫无作用,而且国际空间站上没有淋浴。美国宇航局的Skylab上有淋浴,但效率非常低,淋浴可能要花两个半小时。

  在国际空间站上,宇航员们会用湿毛巾来进行类似于“猫浴”的事情。这是可能的清洁方式,因为宇航员需要在国际空间站上坚持锻炼,但这也是非常艰巨的工作。这些还只是身体上的并发症。当涉及到太空任务时,性爱可能会扰乱团队的动力。此外,女性宇航员相对缺乏,世界各地的500多名宇航员中只有10%到12%是女性。据推测,这500多名宇航员中有许多都是同性恋,但迄今为止只有萨利·莱德(Sally Ride)公开承认自己的性取向。

  在拍摄纪录片的时候,邦塔与丈夫穿着2suit在G-Force One上体验零重力

  巴卡尔表示:“如果你是3人团队中唯一的女性,你的处境可能非常特殊。三人到底需要保持什么样的关系?或者,如果那两个家伙在一起,你会成为‘那个奇怪的女人?’要想成为宇航员们,他们不得不放弃很多东西,并被赋予使命。有一种真正的感觉,那就是你要做的任何事情都是为了完成任务,这不会碰触可能终结职业生涯的行为。因此,鉴于其可能引发潜在的公共事务灾难,我认为任何做这事的人都会非常谨慎。”

  人们声称已经有了微重力相爱体验,但是他们的故事并没有受到核实。1999年被称为《天王星实验》(The Uranus Experiment)的一系列色情电影中,包括了在“呕吐彗星”上拍摄的微重力性爱场景。然而,这些场景显然都是精心设计的假象。在其中一个场景中,女演员西尔维娅·塞恩特(Silvia Saint)的马尾辫整齐地披在背上,而不是像在微重力环境中那样漂浮在头上。《Packing for Mars》作者玛丽·罗奇(Mary Roach)说,在另一个场景中,有一段录像仅仅是颠倒拍摄的结果。

  1989年,据称详细描述了美国宇航局在异性恋伴侣间进行微重力性爱实验的文件被发布到alt.sex Usenet上。它也被证明是假的。执行STS-75航天飞机任务的成员都是男性,而且直到1996年才起飞开始任务。

  自我保护

  不过,几乎肯定太空中会发生点儿什么,比如自慰。你可能已经了解,男性宇航员很难在太空中勃起,因为血液在微重力环境下运动受到很大限制,但这并不一定是正确的。首先,我们已经知道女性宇航员的月经是正常的,这似乎表明身体内部的流体流动仍然可以正常进行。

  正如退休的美国宇航局宇航员迈克·穆兰尼(Mike Mullane)在2014年接受《Men's Health》杂志采访中所说:“有几次,我从睡眠周期中醒来,发现自己的下半身坚挺得可以钻透骨头。”因此,对于男性或女性来说,重力绝非太空性爱的巨大阻碍。

  宇航员中很有可能存在自慰现象。研究表明,健康的自慰有助于降低女性患宫颈感染的风险,同时也能降低男性患前列腺癌的风险。官方绝不会证实宇航员的自慰行为。美国宇航局和欧洲航天局都没有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国际空间站前指挥长克里斯·哈德菲尔德(Chris Hadfield)也礼貌地拒绝了谈论。

  到达火星需要至少6个月的时间。在那里的微重力环境下,性爱可能比在微重力环境下更有可能,因为这个红色星球有更大的重力,尽管只有地球上的38%

  但是罗奇成功从退役苏联宇航员亚历山大·拉韦金(Aleksandr Laveykin)那里得到了答案。1987年,拉韦金执行Mir-EO2任务时在太空中度过了174天时间。在《Packing for Mars》中,当朋友问他在太空中如何进行性爱时,罗奇分享了拉韦金的回答。他说:”有可能用手解决。当你睡觉时,它也会自动发生,这是很自然的事情。”

  美国宇航局宇航员罗恩·加兰(Ron Garan)在2015年的Reddit问答节目Ask Me Anything中说:“我知道,地球上人类身上发生的事情同样也能在太空中重现。”

  物种生存

  美国宇航局正计划在本世纪30年代将人类送上火星。初创企业Mars One以及SpaceX首席执行官、痴迷于火星的巨头伊隆·马斯克(Elon Musk),都在寻求在这个红色星球上创造永久聚居地。我们可能很快就会拥有脱离这个世界的殖民地了,但这里有个值得一问的问题:我们能不能创造出新的人类?

  我们从对老鼠的研究中得知,在微重力环境下受精是可能的,就像在1G(地球表面重力)环境下,至少在哺乳动物实验环境中是这样的。但是,在微重力环境下分娩可能并不那么顺利。在涉及老鼠的研究中发现,微重力阻碍了发育平衡。另一项研究显示,暴露在微重力环境下的老鼠胎儿死亡率更高。

  太空会对成人身体造成损害,包括肌肉和骨骼密度损失以及激素变化等。我们不知道这些如何影响发育中的胎儿,但由斯洛博丹·塞库利克(Slobodan Sekulic)领导的塞尔维亚研究人员猜测,在怀孕后期的微重力可能会抑制胎儿的肌肉骨骼发育。而这一切都没有考虑到与太空居住有关的最基本健康问题之一,即辐射环境。巴卡尔说:“宇航员也被认为是辐射工作者,没有人会允许孕妇在三里岛核电站工作。”

责编:张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