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汽车/ 科技/ 数码/ 游戏/ 留学/ 财经中心

“有堵亦有疏”“医改”或成机票行业改革“范本”

2017-08-21 15:16:00 环球网 分享
参与

  作者:王国涛

  8月9日,民航局就互联网机票销售行为,要求各互联网机票销售平台、航空公司及销售代理人在销售机票时不得以默认选项的方式“搭售”机票以外的服务产品。

  一时之间,议论纷纷。有一种声音是以消费者为代表的,他们纷纷为这一政策叫好,认为还他们以“干净且透明”的机票价格;另一种则是站在整个行业的发展上的质疑声,他们认为民航局贸然出此政策,可能会将部分航司、机票代理和OTA逼上难以盈利的路。显而易见的是,监管部门和行业参与者迫切需要找到一个新的解决方案。

  4月8日零时起,北京医药改革正式实施,全北京3600多家医疗机构取消挂号费、改为收取医事服务费。机票价格与“医改”,看似无关,却或许能从中找到解决之道——怎么更尊重人的价值、怎么在价格管制造成的“扭曲市场”中不再用更扭曲的办法平衡各方关系,或许,都值得思考。

  医改之路:医事服务费成解决方案

  3月22日,北京市政府发布《医药分开综合改革实施方案》(下简称《方案》),提出北京力争到2017年底,把公立医院药占比(不含中药饮片)降到30%左右,百元医疗收入(不含药品收入)中消耗的卫生材料降到20元以下,到2020年,将公立医院医疗费用增长稳定在合理水平。

  与大众最为紧密相关的是,北京包括军队和武警部队医院在内的所有公立医疗机构,将全面取消挂号费、诊疗费,以及药品进价基础上不超过15%的药品加成,并依据医疗机构级别,设立20元至100元不等的医事服务费,以补偿医疗机构运行成本。

  根据《方案》,今后在北京三级医院看病,普通门诊医事服务费为50元,副主任医师、主任医师、知名专家分别为60元、80元、100元,医保报销40元。二级医院医事服务费最低30元,医保报销28元,最高90元,医保报销30元。一级医疗机构普通门诊医事服务费20元,报销19元,知名专家80元,医保报销20元。

图自北京政府网

  “药品加成政策当时是具有积极意义的。但是,随着我们国家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以药补医逐步演化成为一种逐利机制,大处方、大输液、滥用抗菌素等问题日益严重,推高了医疗费用,削弱了公立医疗机构的公益性,损害了群众的利益。”国家卫计委副主任、国务院医改办主任王贺胜在“ 十三五开局之年卫生计生改革发展”发布会上表示。  显而易见的是,这项新政针对的就是“以药养医”。长期以来,“以药养医”的医疗模式导致了大量的社会问题。“以药养医”的起源,来自我国50年代困难时期实行的一项政策——药品加成。所谓药品加成,是指过去公立医院按规定在药品进价基础上加价15%销售,当时医院近一半的收入都是经过药剂科的手赚来的。

  为了控制医疗费用,降低患者医疗负担,2010年2月取消药品加成的改革正式开始,当时的卫生部将上海、厦门、镇江等16个城市确定为公立医院改革首批国家联系试点城市,并在这些城市率先选择医院开展药品零加成的尝试。

  然而,仓促施行的“药品零加成”并不利于我国药品供应体系的建设,医院药剂科突然出现了“生存问题”,让药剂科在医院的地位非常尴尬。这也成为医院群体和政府相关之间的长期博弈。针对长期以来的顽疾,政府最终决定取消药品加成和挂号费、诊疗费,设立医事服务费,改变了医院靠“开药”赚钱的补偿模式,从根本上促进了医疗机构内部运行机制调整,规范了医疗行为。

  在《北京市医药分开综合改革实施方案》发布会上,北京市卫计委主任方来英表示,作为医药分开改革新设置的项目,医事服务费的目的是补偿医疗机构部分运行成本,其对应的原收费项目是药品加成、挂号费和诊疗费,体现的是医务人员的劳动价值。北京市卫计委则直言,此项改革的当期目标,并不是降低医药费用而是转换机制。

  机票价格:为什么不考虑服务价值

  全国政协委员、中日友好医院副院长姚树坤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表示,医改要遵循规律。“在经济学,商品的价值量取决于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制定医疗服务价格要符合价值规律,制定价格的底线是不能低于成本。价格制定之前,一定要把成本尤其是人力算清楚。就像基建项目招标,如果价格压得过低,一旦低价中标,项目就可能做成豆腐渣工程。药品到医疗机构按固定比例加成当然不合理,但推行‘零加成’也有相应的问题。”

  这一观点,放在机票价格的改革上同样适用。

  这是一种对人价值的尊重。其实,不管是OTA、机票代理还是机票的官网渠道,很显而易见的是,这些都是有技术人员、运营人员等架构起来的,并非毫无成本地展示在消费者一端。

  据了解,机票预订市场,以航司在线的销售渠道和OTA为例,本身存在的客观事实是:在线预订,需要技术支持、网站运营成本、人工成本等,如果全部按航司规定的价格来,自然会导致亏损情况的出现。

  有业内人士做过粗略的计算。预订一张机票,需要设置搜索、预订、下单、支付、出票、退改签、航班变化通知、行程单包装和电话客服大概9个环节,最少21个人来支持。数据流量费、通知短信费、系统维护费、人员成本等等,成本也随着用户预订机票的步骤在逐步增加。这还不包括营销、行政、人力资源这些辅助工种的人力消耗。加之为提升旅客体验,OTA往往会采用先行赔付的政策,总体估算,一张机票的预订成本就高达13-16元不等。

  而北京地区航空运输销售代理人协会的一项测算显示,长期以来,代理企业为旅客退票时不但提供无偿免费服务(服务是有成本的)还要承担开据退票额5.6%的营业税、城建税及教育附加费,代理企业不但没有任何收益还得倒贴。

  但与此同时,长久以来,关乎“国计民生”的一系列产品中,机票曾和火车票、成品油、燃气费、煤价等一齐并列。因此,一旦涉及机票价格调整,尤其是涨价,即会被列为“敏感事项”。机票价格的决定虽看似市场化,却实为发改委严格监管下的政策指导价,不能过低,更不能过高。

  OTA和机票代理们的日子显得更加艰难。为提高机票直销比例,自2014年7月起,国内各航空公司不断下调机票代理费。至2015年6月,在短短一年时间内,国内机票基础代理费便从3%降至0。2016年,海航、国航、东航、上航、香港航空、南航相继取消国际及地区机票基础代理费,机票代理费真正进入“零元”时代。

  借鉴“医改”进行时

  实际上,早在2015年,察觉到难以生存的一些中小机票代理商就在卖机票之时,以“服务费”的名义,额外收取消费者的费用。

  不过,此举很快被相关部门叫停。2016年2月,国家民航局下发《关于国内航空旅客运输销售代理手续费有关问题的通知》,要求航空运输企业委托销售代理企业销售客票,要合理确定客运手续费基准定额,可适度浮动。同时明确,销售代理企业“不得向旅客额外加收客票价格以外的任何服务费”。

  有业内人士直言,民航局种种规范机票价格举措的出发点是好的,然而却将OTA、机票代理商,甚至航空公司逼入了无法盈利的绝境。“有堵就要有疏,正如政府控制药价的同时,需要收取医事服务费,这不仅能为医院创收,体现医师的价值,更能够让整个行业有序、健康发展。机票的逻辑与此相通,既然不准许机票价格增加,那么就需要以别的形式创收,比如收取服务费。可以看到的是,目前通过代售点预订火车票或汽车票,要收取5元/张的手续费,机票预订也应如此。”

  “此外,OTA平台、机票代理商以及不少航空公司提供的增值服务,包括贵宾休息室、保险等在内,饱受争议。这个设置其实和医院的专家门诊是一样的道理,同为个性化服务,给大众提供便利,有何不可?改革,必须建立在市场各方参与者能够实现共赢的基础上,这对于整个行业的健康发展,意义重大。”上述业内人士说。

  一系列的事实显示,国内各大OTA平台以及机票代理商单单依靠机票收益已经很难存活下去,正如医院仅仅依靠5元挂号费无法存活一样。机票行业,迫切需要一场如“医改”般声势浩大的改革。

  而去卫生部调研,或许也该是民航局下一步该做的事——与其用更扭曲的办法管制价格,那么,为何不再稍微尊重下市场经济的发展规律呢?(作者系互联网行业观察者)

  本文只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环球网立场

责编:李文瑶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