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媒揭秘:任天堂发家史与历代社长们

2018-07-03 11:23 环球网

  【环球网科技综合报道】《日本经济新闻》7月2日发表文章,对日本任天堂的发家史以及历任社长进行了介绍。文章称,6月底,46岁的任天堂新社长走马上任。最近10年,任天堂的业绩会根据游戏是否热卖会像过山车一样大起大落,任天堂社长背负的任务就是稳定波动的业绩。在任天堂的历史上,技术人员的话语权一直很强。如何推动公司转换方向?这一点让财务出身的新社长苦恼不已。

  “古川? WHO?”

  2018年3月,在京都市南区上鸟羽的任天堂总部。正午之后,员工陆陆续续地从公司走出来。他们的目的是通往地铁乌丸线十条站路边的餐饮店和便利店。穿着深蓝色文职工作服的一名男性从7-11里走出来,手里拎着面包和饮料。

  “总在7-11买吃的吗?”“嗯,基本是”。

  这名男性是任天堂常务执行董事古川俊太郎。4月26日,在大阪交易所举行的财报发布会上,现任社长君岛达己将自己的接班人介绍给了大家。

  “古川?WHO?”东京一家游戏公司的开发人员听到这个消息后调侃道。在游戏行业,开发人员之间的联系很密切,消息会在各个公司之间迅速传播。与此相对,开发人员对管理层的消息却是不甚了解。

  任天堂的社长往往给人一种个性十分强烈的印象。在第2任社长山内积良的带领下,任天堂作为一家花牌(日本一种游戏纸牌)企业得以发展壮大。1949年,山内积良因病去世,其孙被从东京的早稻田大学紧急召回。这就是后来成为任天堂代表性人物的山内溥(2013年去世)。

  山内推出便携式游戏机Game & Watch和红白机,创造了当时被称为电视游戏的家用游戏机市场。当时的世嘉(SEGA Enterprises)和索尼也进入游戏领域。当各家开始存储容量的竞争时,山内认为“游戏不在于存储容量”,坚持重视软件的自主路线,建立了面对电子产品巨头寸步不让的游戏王国。

  剧烈波动的业绩

  2002年,当了在50多年社长的山内溥将社长职务让给了当时42岁的岩田聪。这次人事安排在当时的日本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岩田还在东京工业大学上学期间,就在新创企业HAL研究所埋头为任天堂研发游戏。除了开发的能力,岩田聪重建了一度陷入经营危机的HAL研究所。其经营手腕受到关注,山内不断提拔岩田,有意栽培其出任下一任社长。

  自此以后,任天堂的业绩波动日趋剧烈。家庭式游戏机“Wii”的爆炸式热卖让任天堂2008财年(截至2009年3月)的销售额达到3年前的3.6倍,增至1.8386万亿日元,营业利润也猛增6.1倍,达到5552亿日元,均为历史新高。

  但是,2011年推出的便携式游戏机“3DS”未能如愿热卖,2011财年的合并销售额降至顶峰时的约3分之1。作为Wii后续机型的“Wii U”也是出师不利,自2011财年起,连续3年出现营业亏损。

  2015年7月,岩田因胆管肿瘤撒手人寰,没有看到当时还在研发阶段的新型机“Switch”上市,随后作为替补出任社长的是银行出身、被称为任天堂“大掌柜”的君岛达己。之后受益于“Switch”热卖,任天堂业绩回到了复苏轨道。

  在4月的记者会上,古川表示,“娱乐产业只有天堂和地狱。如果不能推出独创性商品,让消费者感到有趣,任天堂就没有价值”。

  在表面上,这番话似乎是已经对游戏企业经营的“赌博”属性做好了心理准备,但实际上对有如过山车一般波动业绩抱有危机感的正是古川。在过去10年里,他与君岛、岩田一直在培育现有游戏以外的业务。

  “开发人员影响力高于社长”

  “如果与我们合作,能提高家用产品的价值”,2010年前后,时任社长岩田相继走访了各大型家电企业。他提出了以“Wii”为核心统一管理各种家电的设想,对现在出现的智能音箱也起了推动作用。

  之后,Wii的销量放缓,与家电的合作构想被迫中断,但任天堂扩大非游戏业务的意愿并未动摇。岩田提拔了财务部门出身的古川,作为自己的亲信参与经营策划。任天堂在手游领域与DeNA、在主题公园开发方面与美国环球影城展开了合作。古川一直支持着在国内外到处奔波的岩田。

  不过,古川无法大张旗鼓地宣传自己曾做出的这些努力。

  2018年初,某相关人士透露,任天堂的开发团队接到了“停止Switch以外开发活动”的命令。经营层认为应该将经营资源集中于畅销的Switch,但这名人士同时担忧地表示,“想开发新产品的年轻人将失去干劲”。

  在任天堂,开发团队拥有很强的话语权。实际上“不知道古川是何许人也”的不仅只有公司外部人员。一位任天堂开发部的“老人”也不认识古川。他明确表示“开发人员在社长之上”,因为社长不过是负责与投资者和外部联络的“公司脸面”。

  决定社长人选的三人会议

  并非开发者出身的古川在这种企业风气下爬到了金字塔的顶端。

  古川的父亲是日本知名的插画家古川TAKU(笔名),2012年秋季还曾获得旭日小绶章。因为父亲工作的关系,古川在接触各种娱乐的环境下长大。入职4年后前往非主力的任天堂欧洲分部(德国)工作,一干就是11年。虽然隶属于会计部门,但由于部门规模小,还会参与经营企划的工作。古川渐渐升到欧洲分部二把手的位置,得到了岩田的关注。

  客户公司的高管评价称,“古川不抛头露面,属于在经营者身边负责制定方针的事务性角色,不会做出任何令开发人员讨厌的官僚性举动。因为好人缘一步一步到了今天的位置”。

  今年4月上旬,在敲定新任社长人选之前,任天堂召开了古川的人事任命会议。出席会议的有多年来执掌硬件部门并于2017年6月引退的竹田玄洋、被称为“马里奥之父”的代表董事宫本茂以及现任社长君岛。

  其中一位与会者表示,“高桥也得到了升迁”。高桥指的是负责Switch的软件开发部门老大、常务执行董事高桥伸也。

  实际对外公布的人事安排也透露出对开发部门的顾及。高桥从常务升任为专务。《超级马里奥》、《动物之森》等招牌软件的制作人手塚卓志以及Switch的开发者小泉欢晃也升任为执行董事。

  任天堂一位高管解释称,“如果不这样做的话,开发者会觉得不受重视升迁无望,离开任天堂”。

  君岛的执念

  “我们将正式退出开发”,3月上旬,到访京都市任天堂总部的松下公司高管告知君岛,将退出“QOL业务”的共同开发。QOL(Quality of Life)是通过娱乐和睡眠提高用户生活品质的计划,于2014年启动。

  2015年岩田突然病逝后的经营者会议上,“应专注于游戏业务”的声音甚嚣尘上,只有君岛自己主张继续推进QOL业务。虽然松下的退出使商业化更加遥遥无期,但任天堂呼吁中国的企业加入开发。君岛在自己的枕边放着试制机,积累睡眠数据。虽然使任天堂业绩复苏的君岛将接力棒交给古川,退居顾问职务,但古川继承了君岛“开拓游戏以外业务”的执念。

  一位任天堂前高管表示,“开发和技术性人才属于‘工匠’,视野较窄。企业掌舵者需要有更长远的眼光”。

  君岛在三和银行纽约分行工作时和山内成为知己,2002年进入任天堂。从2013年去世的山内手中接过任天堂的经营权,继承了山内重视的“三原则”,今后将由古川继续继承。

  这三条原则是(1)朝令夕改(发现错误马上改正);(2)尽人事听天命(尽最大努力后坦然接受结果);(3)德能配位(不允许过度自信、自诩天才)。

  古川在东京都立国立高中上学时期的同学惊讶地说:“没想到他能成为任天堂的社长”。在班里,古川并非中心人物,是以自己独有的从容气质来处事的类型。在运动部中,古川选择了冷门的软式网球部,但高三的时候当上了部长。

  古川虽然不属于出尽风头的类型,但能在不知不觉中成为组织的领导者。古川至今为止的经历似乎都是这样。

  古川住在京都市鸭川沿岸的住宅楼,之前每天坐地铁上下班的他,最近换上了公司的黑色专车。

责编:黎晓珊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