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科技>游戏>正文

短暂生命中的闪光 揭秘《Flappy Bird》成功背后

2014-02-17 11:01 环球网科技 我有话说 字号:TT

  【环球科技综合报道】在移动终端进一步普及的今天,手机游戏早已成为人们休闲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一个好的游戏自然会受到大家的追捧,像之前的《水果忍者》、《愤怒的小鸟》等都曾红极一时。不过要说最近人们的新宠恐怕非《Flappy Bird》莫属了。究竟是怎样的一款游戏能引起如此大的轰动,让无数人一边狂喊难度反人类一边还乐此不疲的投身其中呢?这其中有很多不得不说的故事。

  美国了《连线》杂志2月17日刊文称,《Flappy Bird》的成功恐怕颇有些运气成分,这样一款简陋的游戏本应该淹没在苹果商店的茫茫应用海之中,但事实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在发布后的几个月时间里,这只悲剧的小鸟逐渐积累了人气,并最终爆发,登上免费榜的第一名。随后用户数更是呈几何倍的增长——最多时每天有数百万人下载这款应用。

\

  然而就在人们惊呼又一个《神庙逃亡》出现了时,其开发者越南人阮哈东却承受着前所未有的压力。每天无数的电邮除了要求采访外还夹杂着谩骂甚至死亡威胁。这也让他最终做出了撤下游戏的决定。我们可以回顾一下这硬着陆的过程。 

  在《Flappy Bird》之前,阮哈东已经开发过数款游戏应用。包括《飞镖块》和《超级杂耍球》。这些游戏的共同点除了画面复古,操作简单之外,就是难度高的离谱。通常一局的时间只有几秒而已。这样的游戏当然不被人喜欢。就拿《Flappy Bird》本身来说,虽然只是点击屏幕控制小鸟飞过障碍,但由于速度太快又起伏不定,多数人的得分只停留在个位数。

  但事情的转机出现在2013年10月底,阮哈东上传了一个更新包修复了游戏中的漏洞。过了几天,推特上出现了一些关于游戏的评价——“去你的《Flappy Bird》”。这也是阮哈东自己对游戏的感受。但现代人对受虐的渴望显然无法用正常思维来衡量。人们对变态难度的口口相传逐渐为游戏积累了一批玩家。通过在推特上与粉丝的互动,阮哈东甚至承诺将游戏移植到安卓平台上。

  同年12月底,小鸟进入了免费游戏榜的前80。然后,它开始展翅高飞。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Flappy Bird》随着人们无休止的抱怨一路高歌猛进,最终在今年的1月17日登顶。

  与小鸟一同火起来的还有游戏的评论区。你可以在这里找到无数的牢骚和抱怨。来个最有代表性的:“我正坐在浴缸里严正警告你不要尝试这个游戏——我哥一个月没顾得上洗澡,我们全家见了这只鸟都绕道走!”

  抱怨归抱怨,《Flappy Bird》风靡全球却是不争的事实。《连线》杂志的一名记者在尝试了游戏之后决定采访一下这个奇葩的作者。双方约定通过Skype通话。但阮哈东在最后一刻改变主意,采访只能改为文本交流的方式。即使这样采访也并不成功。由于当时越南当地时间已是深夜,沟通草草结束。而后续采访也因为阮哈东的消失而不了了之。

  外界对这位鬼才的关注还不止于此。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和美国著名科技网站CNET等知名媒体也竞相报道了这款游戏流行的情况。除了试图解释其使人上瘾的原因,更直呼这是人类陷入盲目疯狂的体现。

  尽管批评不断,但阮哈东似乎不为所动,坚信自己做出的是好游戏。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他泰然自若的应对各种抨击,声称“刻薄的话太多,他已经习惯了”。不过量变到质变是需要过程的。随着负面消息的持续发酵,网络上已经很难见到有关《Flappy Bird》的积极评价了。

  俗话说三人成虎,而阮哈东面对的何止成千上万。当推特中都出现无数讨伐他的人时,他的自信终于动摇了。铺天盖地的谩骂让他不得不放满了脚步。原计划推出的Windows Phone版本也被迫搁置。为此他还专门道歉。

  战火甚至波及了无关人等。阮哈东的偶像,同为独立游戏制作人的特里•卡瓦纳认为人们对游戏的偏见有失公允,遂发推文声援。但很快多家网站曝光了阮哈东从游戏植入广告中获取的巨大利润,并指出游戏场景有抄袭任天堂经典游戏《超级玛丽》之嫌。对此阮哈东当然矢口否认,这又引出了新一轮的骂战。

  2月8日,知名游戏评测网站IGN给出了他们的评价,称《Flappy Bird》不是一个好游戏,甚至算不上有趣。并给其扣上了缺乏艺术性的帽子。这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阮哈东随后在推特上写道:“人们对我的作品过分关注了,这不是我希望看到的。我现在只求一点安宁”。

  但人们会就此打住吗?答案是否定的。在将游戏内容贬得一文不值后,人们开始思索:这样的游戏怎么会火起来?如果不是新年行大运(当然不是,老外也不过年),那就是作弊了!于是许多人开始从种种蛛丝马迹中寻找欺骗的可能。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一时间阮哈东再次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尽管现阶段还没有确凿证据证明他是通过作弊软件获得成功的,但消极影响已无法挽回。

  悲剧的结局终于要上演。上周末,阮哈东发文说:“《Flappy Bird》是我个人的成功,但也毁了我的生活,所以我恨他”,并宣布将从应用商店撤下游戏。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除了下架前的最后疯狂下载,各种传闻也是不绝于耳。有说任天堂因为疑似抄袭欲起诉阮哈东的,有说是跟苹果有秘密协议的,因为苹果通过软件内置广告挣钱,而通过下架刺激的巨大下载量无疑能带来天价的收入。而更直接的影响则是阮哈东的前几款游戏——人们视线的转移让这些早被遗忘的家伙重新走上前台。

  与此同时,游戏的山寨版开始大行其道,把鸟换成猪,柱子换成城墙……改头换面后的虐心游戏扎堆来袭,其中不乏暗藏扣费木马的恶意软件,又带来了新的安全问题。

  总之,《Flappy Bird》问世后的这半年有余,发展之跌宕起伏堪比好莱坞大片,余温至今未减。尤其是中心人物阮哈东完美复制自己游戏中小鸟的生命轨迹,盛极而衰,让人唏嘘不已。不过还是那句话,经得住多大的诋毁,就能担得起多少赞美,人生如戏,认真你就输了。(实习编译:姜扬  审稿:陈薇)

责任编辑:李文瑶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