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死率60% 刷屏的超级真菌真的超级可怕?

2019-04-13 09:09 中国科普博览

  4月9日,#中国确诊18例超级真菌感染#的新闻登上微博热搜,微信朋友圈也有人纷纷转载该新闻,引起一阵恐慌。新闻写道:据《纽约时报》4月6日的报道,纽约市西奈山医院在去年5月为一名老年男子做腹部手术时,发现他感染了一种‘神秘而致命’的真菌,医院迅速将其隔离在重症监护室。

  90天后,该男子在院内死亡,但这种致命的真菌却顽强地存活了下来,院方为此对墙壁、病床、门、水槽、电话都进行了特殊消毒,甚至拆除了部分天花板和地板。

  目前,这种超级真菌在纽约、新泽西和伊利诺伊等12个州流行。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近日已将耳念珠菌列入‘紧急威胁’名单。据其官网最新通报,全美感染病例已上升到587宗,近50%的感染者在 90 天内身亡。

  而在中国大陆,目前共确认 18 例耳念珠菌临床感染病例。

  很多人看完后感到一阵莫名恐慌,认为自己也可能被感染。

  事实上,我们完全不必过于恐慌。为什么?

  国家卫健委抗菌药物临床应用与细菌耐药评价专家委员会办公室主任徐英春表示:我国监测数据及已有病例报道,目前国内所受到的耳念珠菌威胁并不严重。第一,耳念珠菌在国内发生仍属个案。目前中国共报道耳念珠菌感染18例,并且没有集中暴发案例。耳念珠菌的发生率低于1/20000;第二,中国耳念珠菌耐药情况并不严重。我国已报道的18例耳念珠菌,对除氟康唑外的所有抗真菌药物均敏感;我国最早分离的耳念珠菌对所有抗真菌药物均敏感。换言之,称中国地区的耳念珠菌为“超级真菌”并不准确;第三,耳念珠菌的致病性并未显著高于其他真菌。总之,目前我国无需过度担忧耳念珠菌所带来的威胁。

  “18例”真相: 2011年-2017年间相关病例的汇总

  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抗生素研究所主任医师刘杨表示,对于“目前中国已经确认18例超级真菌临床感染病例”说法,其中有15例发生在沈阳。根据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艾滋病确认实验室主任、检验科主任尚红及其团队于2018年发表在著名医学杂志《新发现病原体与感染》上的文章《中国沈阳耳念珠菌或定值的首例报道及危险因素分析》,在2011年1月-2017年10月期间中国沈阳有15名住院患者分离到耳念珠菌,其中部分是感染病例。

  另据了解,其余3例发生在北京。

△尚红及其团队于2018年发表在著名医学杂志《新发现病原体与感染》上的文章

  刷屏的“超级真菌”到底是个啥?

  其实,早在 2009 年,就有研究者在一名日本患者的外耳道分泌物中发现这种耳念珠菌,耳念珠菌是一种院内感染菌。

  何为院内感染菌?

  简单的说,就是在医院内获得的感染,一般发生在本身有基础疾病的人身上(尤其是住院病人),正常人不易感染。

  这种超级真菌感染主要是发生在长期使用静脉 / 动脉留置导管、外科手术后或是免疫缺陷的患者身上,普通人群大可不必过于恐慌。

  美国 CDC 也曾警告过医疗机构,耳念珠菌通常是通过伤口、呼吸机与导管感染病人,特别是住院与长期护理机构内的病患特别易患。

  也就是说,不是长期使用导管、没有严重免疫缺陷的住院患者基本没有感染风险。

  为什么美国CDC如此关注耳念珠菌?

  耳念珠菌是一种新兴的真菌,美国 CDC 之所以关注耳念珠菌主要有三个原因:

  1、耳念珠菌一般具有多重耐药性,这意味着它可以抵抗常用于治疗该菌感染的多种抗真菌药物。就算临床常用的氟康唑对它也是束手无策,治疗困难,可导致死亡。

  2、诊断和鉴定困难。难以通过标准的实验室方法对该菌进行识别鉴定,在没有特定技术的情况下,可能会错误地鉴定为其他念珠菌。

  3、该菌已引起医疗机构的院感爆发。因此,关键是要快速识别住院患者的耳念珠菌,以便医疗机构可以采取预防措施来阻止其蔓延。

  北京大学医学部检验学系主任、北京大学人民医院检验科主任王辉也曾说,‘超级真菌能长时间存活于患者和医护人员的皮肤及医院设施表面,若感染控制措施不力,容易导致院内爆发性感染。’

  那么对于医疗机构,尤其是院感人员、医护人员应该怎么做呢?

  医院如何进行有效的感染预防和控制?

  2017年8月英国公共卫生部门(PHE)对目前的耳念珠菌指南进行了更新,具体感控措施如下:

  患者关键感控措施

  1、单间隔离定植或感染者,要求单间有独立的卫浴设施。

  2、对于从感染的医院或国外医院转来的患者,均采取隔离措施,直至获得筛查结果。

  3、严格遵守标准预防措施,用流动水和皂液洗手,再用速干手消毒剂消毒双手。

  4、 个人防护装备如手套和围裙,如果有接触患者皮肤或患者血液、体液风险,应穿隔离衣。

  5、个人防护用品应在洗手后、进入房间或患者区域前穿戴好,并在患者房间内脱下并丢弃,离开前应彻底洗手并用速干手消毒剂擦拭双手。

  6、患者和探视者需要掌握感染预防措施(可以使用宣传册),包括手卫生和如何使用围裙。

  7、应考虑使用一次性物品,如血压计袖带、枕头等,特别是在暴发期间。

  终末消毒

  1、一旦患者离开环境,就应进行终末消毒,先清洁后消毒所有患者及医务人员手可能接触到的地方。

  2、如果使用任何非接触式消毒(如气态过氧化氢或紫外线),应在其之前进行充分的清洁。

  3、如果病人需要医技检查或手术,应排在当天最后一位,环境清洁同前所述。

  设备的清洁消毒

  1、所有设备应按照生产商的说明书来清洁。

  2、应特别注意复用器械的清洁消毒,如脉搏血氧仪、温度计探头等。

  废物和织物的处理

  1、应注意合理包装,避免废物和织物污染环境。

  2、在儿科和新生儿科应注意正确处置用过的尿布。

  3、任何时候不应在洗手池中丢弃或清洗污染的物品。

  写在最后

  这次的‘超级真菌’感染之所以造成如此大的群体恐慌,最主要的是它击中了所有人最担忧的部分。

  60%死亡率、18例中国病例、大部分病人在 90天内死亡……这让我们不禁想起16年前的‘非典型肺炎’。

  当然,在传播过程中,一些重要信息被有意无意忽略掉了——这是一种古老的病菌,这种病菌对一般人不会有影响,中国发现的菌株对药物敏感等。这部分,需要媒体及专业人士的及时跟进宣传,也需要我们所有人的扩散。

  虽不可过分恐慌,但这次事件也给我们提了个醒,抗生素滥用的恶果已经初显,耳念珠菌在美国的爆发让我们惊警,关于如何控制‘超级真菌’的进一步蔓延,如何解决抗生素滥用的问题,我们将持续关注。

责编:连丽敏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