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13条改善大脑认知缺陷的科学建议

2019-02-12 15:36 环球网 林迪

  【环球网科技 记者 林迪】人类是否像莎士比亚的名言所说的那样,身为万物之灵,具有“高贵的理性”和“无限的能力”?人类进化至今,是否已经是上帝完美的作品?

  

  事实不是。虽然算是“达标”了,但人类的身体和大脑仍然存在许多瑕疵。比如我们的眼睛其实都存在盲点;我们的身体全部重量只由一根脊柱承担;我们的大脑经常会忘记刚刚发生的事情,以及坚持错误的决定等。

  面对不完美的进化,人类是否束手无策呢?纽约大学心理学与脑研究专家盖瑞·马库斯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盖瑞·马库斯根据最新的心理学和脑科学知识,从人类大脑进化的视角提供出了认知心理学的独特视角,清晰地阐释了“进化惯性”,说明大脑的进化本来就是不完美的。面对不完美进化,作为思想者的人类,并不是束手无策,而是可以区分出哪些缺陷是可以置之不理,哪些是可以改善的。

  为此,他总结出了13条科学建议,帮助我们改善大脑的认知缺陷,战胜焦虑、混乱、拖延等习惯。在他看来,存在瑕疵并不可怕。当我们能够在镜子中诚实地审视自身,清醒地认识到优劣并存,我们才有机会最大程度地利用进化赋予人类的大脑,从而更好地适应生活。

  一、尽可能考虑有无其他可行的选项

  正如我们所看到的,人类并没有养成以冷静而客观的方式考量证据的习惯。我们可以用来提高自己思考和推理能力的最简单的方法之一,就是训练自己考虑有无其他可行的选项。即使简单到仅仅勉强自己列举出可行选项的做法,都能提高我们推理的可靠性。

  一系列研究已经表明了“反向思维”(consider the opposite)这一朴素格言的重要意义;而其他一些研究则表明“虚拟思维”(counterfactual thinking)的重要性—我们要仔细推敲还可能发生什么,或原本可以成为什么,而不是仅仅关心当前的态势。

  我们对自己最关注的事物之外的其他想法和可能性,投入的关注越多越好。正如罗伯特·鲁宾(Robert Rubin,比尔·克林顿任总统时的首任财政部长)所说:“我在职业生涯的不同阶段曾经遇到一些人,他们似乎对世界上的所有事情都比我对任何一件自己手头正在做的事情更有信心。”在做出正确抉择之前,我们往往需要把不会采取的途径和最终选用的途径都加以考虑才行。

  二、重新界定问题

  那块肥皂达到了99.4%的纯度还是具有0.6%的毒性?政治家、广告商甚至我们当地超市的员工们都习惯杜撰我们听到、看到和读到的一切信息。把每件事情都尽可能地以积极正面的方式呈现出来。我们—作为消费者、选民和公民—的工作,就是必须始终以一种怀疑的眼光看待周围的一切,并对任何被问到的事情都养成再三思考的习惯。(我应当把关于“安乐死”的立法理解为一种防止人们死于杀人凶医之手的方法,还是将其理解为一种帮助人们死得有尊严的途径?我如果减少兼职工作的时间,是会缩减自己的收入,还是可以有更多时间陪孩子们了呢?)如果能够换种思路考虑问题,那就不妨一试。背景关联记忆意味着我们总是得逆向思维:我们如何思考一个问题会影响我们的记忆内容,而我们的记忆内容又会影响我们能够得出的答案。因此,对每个问题尽量以不同方式提问,在避免这种偏差方面很管用。

  三、 始终牢记:相关关系不等于因果关系

  信不信由你,综观全美人口,你会发现他们鞋子的尺寸和他们的常识水平高度相关:鞋码大的人通常比鞋码小的人懂得更多的历史和地理知识。但这并不意味着你买一双更大的鞋子就能让你变得更聪明,或者长着一双大脚就代表你的智力水平很高。这种相关关系,和其他许多相关关系一样,看起来似乎比它的本质更重要,这是因为我们生来就有把相关关系和因果关系混为一谈的倾向。我所描述的这种相关关系是真实存在的,但由此引出的自然推论—其中一个因素必然导致另一个因素的出现—则是不存在的。在这个例子中,相关关系存在的原因是脚最小的人(因此也穿最小的鞋) 是才降临到我们星球的访客,即那些婴幼儿和蹒跚学步的小朋友们,他们都是年龄很小的人类,还没有上过人生的第一堂课呢。我们一边成长一边学习,但这并不意味着成长(本身)能让我们学习。

  四、永远别忘了控制样本的大小

  从医学研究到棒球成绩统计,人们往往忽略了他们用来得出结论的数据规模。任何单一事件都可能是随机的,但同一模式的反复出现就不大可能是一个偶发事件了。从数学上考虑,样本数量越大,统计结果就越准确。这就是为什么平均来说,对2 000 人进行调查统计的结果要比只对200 人进行调查统计的结果更可信。看到有人在10 场棒球比赛中击球率达到0.400(即40% 的击球命中率)并不能代表他在包括162 场比赛的整个赛季中也能达到0.400 的击球命中率。

  虽然这个事实如此醒目,但人们仍然很容易忘记去注意样本的大小。首次将这个规律表述为“大数定律”(law of large numbers)的人认为,这个规律是如此浅显明晰,“以至于最笨的人都能凭大自然赋予的某种本能而理解它”,但事实上,人们经常会忽略它的存在。我们不得不为数据模式寻找某种解释,面对一些小规模的样本(比如,几场棒球比赛的成绩或某天的股市波动情况),这样的样本反映出来的不过是随机因素的影响罢了。在最近10 场棒球比赛中击出0.400 的成绩的家伙是因为“他的球感真的很棒”,而(从数据统计的角度而言)不是因为一个平时成绩只有0.300 的击球手可能在短短几天当中,碰巧具有了打出0.400 的成绩的水平。然而股市分析员就在做这样的事情,他们试图把每天的股市波动和一些特定新闻事实联系起来。“股市今日走高,是因为阿珂姆联邦公司发布的第四季度的业绩高于预期。” 回想一下,你上一次听到某个分析师说“其实,今天的行情上涨很可能只是股市的随机波动而已”是在什么时候?

  令人兴奋的是, 心理学家理查德·尼斯贝特(Richard Nisbett)已经证明了可以在半小时之内,让普通人对大数定律更加敏感。

责编:陶宗瑶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