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水者发现神秘发光巨蛤 听说有拯救地球的潜力?

2018-10-03 09:46 网易科学人

  蝴蝶绚丽的翅膀、孔雀多彩的开屏能吸引配偶、迷惑捕食者,那浅滩礁石处巨蛤闪耀的光又有什么用?科学家发现,巨蛤外套膜内部,有藻类组成的柱状物,而虹色细胞又在每个柱状物之上组成了能收集阳光的覆盖物。虹色细胞不仅能将阳光引入并散射给能进行光合作用的藻类,还能将蓝和红以外光波反射回水中,这样,蛤给藻类分配光照,而藻类能保持蛤的脂肪并防止蛤被热带阳光烤干。

能发光的蛤

  这不仅指引了生物能源的前景,还能据此开发散热技术。但气候变暖、海水酸化、游客潜水和非法捕捞正威胁着巨蛤的生存。此外,据此开发的应用虽能带来长期回报,但没人想对这种不好标价的应用进行短期投资。

  实地探索

  西太平洋帕劳群岛恩格米德海湾(Ngermid Bay)附近的岩石小岛就像树木的枝杈一样形状各异,艾莉森⋅斯维尼(Alison Sweeney)在这处水域进行潜水,她徘徊在一处很陡的珊瑚暗礁处。这处珊瑚暗礁横截面有50米宽,她在拍摄她看到的每只巨蛤。在帕劳群岛长时间潜水会使皮肤起皱,这和在世界上其他地方潜水的后果一样。

  但是对Sweeney来说,观察并拍摄蛤还是比较容易的。斯维尼是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的一名生物物理学家。这种蛤从壳体中挤出的身体就像电影《功夫》里周星驰被毒蛇咬后的嘴唇,不过它们的软体是呈螺旋状或波浪状的,而且这些软体还能发出蓝色、紫色、绿色、金色甚至棕色的光。这种蛤中最大的有0.3米宽,但大多数都是十几厘米宽的番红砗磲,而番红砗磲生活在礁石的更高处。从恩格米德海湾的珊瑚和岩礁的各个方向望去,人们都能发现这些蛤发出的五彩的光。

  斯维尼在帕劳国际珊瑚礁中心的实验室内待了好长一段时间,随后,她和团队中的另外3名科学家决定游泳前往巨蛤的栖息地,也就是距离海岸约1.6公里的礁石水域。当他们一起游到了那座蘑菇形岛屿时,一抬头就看到倒挂在树上睡觉的果蝠,而水域中还有大量的珊瑚。由于受到了恩格米德海湾自然高温和酸度的影响,这里的一些珊瑚被漂白了。恩格米德海湾也叫妮可湾(Nikko Bay),但是当地领导人和政府更喜欢将之称为恩格米德海湾,因为这是本地土著的叫法。

  即使是生活在漂白珊瑚上的蛤,也能发出跳动的色彩。斯维尼拿着相机靠近这些蛤。蛤感知到有东西靠近就会把软体缩回波浪状的壳体内。这些蛤就像童话中的生物一样,情不自禁地用自己闪耀的光芒吸引着人们的注意。

一只生活在澳大利亚大堡礁海域的巨蛤,它的外套膜还在发着光

  正是这种光芒吸引了斯维尼对蛤的关注。帕劳,位于菲律宾和关岛之间,是一个由300多个岛屿构成的共和国。这里的水域光照充足,是世界上7种巨蛤物种的家园,其中既有历史上就闻名、体重能达250千克、宽达1.2米的巨蛤(也称大砗磲,是双壳类中个体最大的贝类),也有壳体凹槽优美的鳞砗磲。斯维尼在2009年第一次到帕劳群岛就是来研究动物的色彩学,当时她还是加州大学圣芭芭拉分校的一名博士后研究员。无论是蓝色大闪蝶翅膀反射的光,还是枪乌贼皮肤反射的光,都代表着一种视觉信号,动物们用这种信号来吸引配偶或是迷惑捕食者。巨蛤发出的光并不是这种视觉信号。那么,它们发出这种光代表着什么呢?

  从那时候开始,斯维尼和她的同事就发现了蛤发出的光本质上是太阳光转变的外发光。发光蛤经过百万年的优化,于是对阳光和生物燃料有了转化的能力。巨蛤之所以能长到这么大的体型,多亏一种特殊能力,因为它们能在自己身上培养进行光合作用的藻类,而这些藻类又能为己所用。斯维尼和其他科学家认为,在全球变暖的背景下,巨蛤进化出的这种本领或许能激发起人类开发可替代燃料技术和其他工业解决方案的灵感。

  记者辛西娅⋅巴奈特(Cynthia Barnett)漂在恩格米德海湾的水面上,等着斯维尼团队的返回。帕劳群岛强烈的夕阳正降临在这座古老的岩石岛上,果蝠开始睡醒,它们要活动活动翅膀以开启夜间生活。夜幕快要降临,巴奈特也开始游向海岸。

  斯维尼是最后一个回来的。斯维尼离开巨蛤时很不舍,因为她很想解开这些软体动物的发光秘密。

  帕劳文化中创世纪的巨蛤

一座Bai建筑

  帕劳专门供男性聚会的场所叫做Bai,这种屋子由木头搭建、茅草搭顶,木制屋梁刷有鲜艳的色彩,而且海域果蝠和巨蛤的画像。但是现存的只有一座Bai了,这座Bai位于帕劳群岛中最大岛屿巴伯尔图阿普岛(Babeldaob)的艾拉伊州(Airai)。在每座建筑物尽头的通道处都有果蝠的画像,这是在提醒人们要保持尊重,即使是最重要的首领也要遵守这一点,因为在帕劳文化中,果蝠是谦逊的象征。在果蝠画像的下部还有黑白相间的条纹,上面印有程式化的巨蛤的形象。“在帕劳的传说中,巨蛤代表着力量与坚持,”艾拉伊州历史和文化保护办公室的埃尔莎⋅休格(Elsa Sugar)说道。埃尔莎⋅休格还带着巴奈特去参观自己出生所在村庄的巨蛤文化。

  帕劳群岛有人居住的历史可以追溯到至少3400年前,从一开始,巨蛤就是当地人的主要食物来源,人们甚至还会拿巨蛤供奉神明。岛上现存的许多最古老的工具都是用厚厚的蛤壳制作的,比如说锋利的斧子、凿子和坚硬的捣具。在帕劳的一些最古老的贝壳中,巨蛤壳占比超过了四分之三,但在以后的几个世纪里,巨蛤壳的占比降低了。考古学家认为,岛上的早期居民一开始过度捕捞了巨蛤,当他们意识到巨蛤减少后就停止了捕捞。帕劳古代也有环境保护规定,比如说,禁止在关键产卵期内捕鱼,或者,当一个物种出现过度捕捞的迹象后就要有所改变。

  十八世纪,基督教开始成为帕劳的主要宗教,在此之前,帕劳文化创世纪的传说中,当时的大海还没水,是一只巨蛤在那里呼唤着生命的到来。这只蛤长得越来越大,然后就产下了Latmikaik,而Latmikaik就是人类的母亲。Latmikaik是在风暴和洋流的帮助下生下了人类。

  Latmikaik唤起了一些幼虫期的巨蛤,而巨蛤们生命的前两周就在洋流中漂游。在定居之前,漂游的巨蛤必须找到并摄食一到两个光合藻类。这种光合藻类随后就能自我复制以形成更多的藻类。当幼虫期的巨蛤吃下很多藻类后就会长出一点硬壳并长出一只脚,巨蛤就用脚在海中游动以寻找阳光充足的地方定居下来,因为光照能促进光合藻类的增长。巨蛤在浅滩或暗礁上选好一处光线不错的栖息地后,藻类就会大量繁殖,而巨蛤就和藻类形成了共生。

  这种被称为黄藻的藻类既能保持蛤赖以生存的脂肪又能获取自己神生存所需的糖类。作为交换,寄主蛤能够为藻类提供安全的居住场所和每天充足的光照,而且蛤能把光照的剂量控制的很精确。这些相互交织的生命周期使人联想到一些科学问题,比如说,蛤如何在自身不过热的情况下收集到如此强烈的赤道光照?蛤如何将光均匀地分配给成千上万的藻类?或许最紧迫的问题就是,在变暖、酸化的海水中,蛤如何保持了如此强大的生存弹力?

  恩格米格海湾的水就像浴缸里的水一样暖和,巴奈特和斯维尼团队中的两名博士后研究员阿曼达⋅霍尔特(Amanda Holt)和蔡静(Jing Cai的音译)一同游泳以寻找巨蛤。以前,巨蛤是这里最常见的野生动物,而现在却很少见了。

在帕劳群岛海域,斯维尼正在观察一只巨蛤

  帕劳群岛的居民和其他许多太平洋岛屿上的人都很喜欢拿巨蛤当主食,可以就着柠檬生吃,也可以加入椰肉慢火炖成汤,还能烘焙成薄饼,或者是切成薄片腌制起来。巨蛤的壳体像象牙,这能做成奢侈品。巨蛤的内收肌能做成高端生海鲜片,也有人将之当做壮阳药。世界上一些最严格的海洋保护法,以及巨蛤人工养殖,都在一定程度上保护了野生巨蛤。帕劳海洋文化示范中心每年都会养殖成千上万的巨蛤以供应给当地渔民,渔民再卖给餐馆或水族馆,这样就减轻了野生巨蛤的生存压力。但是其他海洋岛国却对野生巨蛤大肆捕捞,自己海域的捕完了,就开始打起帕劳群岛海域的主意,因此,帕劳共和国近60万平方千米的海域成了越来越多非法外国渔民的目标。

  巴奈特和研究团队的两名成员一下午只找到一只巨蛤。但体型相对较小的番红砗磲则很常见。记者在一块珊瑚石找到了20只番红砗磲。番红砗磲的软体表皮叫做外套膜,能够发出跳动的光。一只黑天鹅绒般的蛤呈现出铁蓝色的斑点。一只暗宝石绿的蛤呈现出一条由黑斑围绕的明亮的碧绿色发光带。旁边还有一只像蜥蜴皮一样的黄绿色的蛤。这些蛤就像是被路过的美人鱼从头发上摘下的活着的橡皮筋。

  这些多彩的颜色掩饰了恩格米德海湾酸化和变暖的事实。像珊瑚一样,巨蛤和黄藻关系也很密切,也会受到海水升温漂白的影响。在这种压力下,蛤会排出藻类,而藻类会带走蛤的色彩并最终杀死蛤。但恩格米德海湾的野生蛤却依旧很旺盛,尽管全球海洋状况正如预测的那样在变化着。

  在繁忙的科罗尔岛帕劳国际珊瑚中心,中心的首席执行长、生物学家伊芒⋅高尔布(Yimnang Golbuu)解释称,海水对恩格米德海湾的冲刷影响较小,而且这里与外界生态系统有一定隔绝,因此这里的蛤没受到影响。这些特征还将蛤的幼虫限制在海湾附近,这就使它们能够适应严酷的环境。“显然,大自然为我们这儿提供了不一样的韧性,”高尔布说道。“我们需要理解并倾听自然,然后从这些差异中学习。”

  倾听自然是生物学和材料科学相结合的关键。斯维尼是伊利诺伊州人,她大学主修生物,但也会上其他课。当斯维尼在大学上第一节物理课时,她就发现,在进化生物学存在诸多疑问的情况下,通过物理结构来研究生命,能带来一种秩序感。20年后,斯维尼成为宾夕法尼亚大学物理与天文系第一位受雇的生物学家,她仍对生物体的效率很感兴趣,比如说,枪乌贼眼晶状体的敏度,或者是现在谈到的巨蛤将阳光转为能量的能力。

  在某种意义上,实验室对巨蛤的研究与帕劳文化传说中的巨蛤特质有相似之处。生态系统的特点使土木工程师联想出更具特色的设计,而材料科学家也是一样道理,通过观察生物,不仅能获取灵感,甚至还能绘制出未来实际的蓝图。

  斯维尼表示,“生物体的进化要比人类工程师聪明得多”。

  蛤体内的精密结构

  大约在1.5万千米之外,也就是地球的另一面,巴奈特在1月份参观了一处巨蛤研究中心,当天还下着雪。费城是斯维尼的实验室所在地,而且这里的自然科学研究院还是北美最古老的软体动物集合地。该研究院成立于1812年,现在是德雷克赛尔大学的一部分,该研究院既有维多利亚时代的藏品,还拥有现在技术。在科学院顶层有1000多万份样本,既有完整的巨蛤壳,也有极其微小不足1毫米的海螺螺旋,这些样本就存放在1.35万个铝制抽屉内。

  想要了解人体,不仅要了解人的肉体,还要去认识人的历史。同样道理,想了解一种软体动物,不仅要了解动物的肉质身体,也要研究它们的壳体。德雷克塞尔大学的生物地球化学家米歇尔⋅加努恩(Michelle Gannon)能根据壳体读出帕劳蛤的生命故事。

巨蛤的空壳

  在研究院的地下室内,有很多气味难闻的哺乳动物标本以及被割下的动物角。加努恩指着一个由斯维尼团队收集的番红砗磲的壳体,这个壳体被机器开,横截面羽毛灰色的年轮就像树的年轮一样标记着蛤的年龄。加努恩用扫描电子显微镜能更仔细地观察这些年轮,她能从这些几微米宽的晶体中读出蛤的日循环历程。在研究院稳定同位素实验室,加努恩校正仪器,将晶体磨成粉末后进行称重。贝壳是由碳酸钙构成的,也就是一个钙原子,一个碳原子和三个氧原子组成的CaCO3,而蛤能根据水温、蒸发率和其他条件,将不同数量的氧16和氧18同位素构建成壳体。加努恩通过测量不同同位素的相对质量,就能描绘出蛤所在环境的日变化。

  当加努恩将这些生物档案都整合到一起,就能得出蛤的生活环境的详细历史,甚至还能得出蛤每天接收到的阳光照射量。加努恩发现,在阳光最充足的日子里,蛤的生长速度要比多云天气里快。

  第二天,巴奈特和斯维尼以及斯维尼在宾夕法尼亚大学的合作者杨舒(Shu Yang的音译)见了面。杨舒是材料科学与工程教授,她还在大学里关于物质结构的研究实验室内工作。大厅内有一张巨大的特写照片,照片上有一只发着热带蓝色光的标志性巨蛤。

  杨舒的职业生涯始于朗讯科技-贝尔实验室,她当时研究电信中光的应用。杨舒过去14年都待在宾夕法尼亚大学,在这里,她和她实验室里的20多名研究人员在制造基于自然形态的材料。他们已经模仿了荷叶的自净能力、壁虎脚和牛蒡种子的附着能力以及不同颜色的蝴蝶翅膀和甲虫壳的拒水能力。现在,他们正在模拟巨蛤的光合效率能力。

  研究以巨蛤闪出的光为开始。巨蛤表现出的这种色彩斑斓的颜色和色素还不一样,巨蛤外套膜的光、孔雀羽毛的颜色或者是蝴蝶翅膀的颜色都是一种物理效应。当这些生物体表层内的纳米级晶格与光相互作用时就会展现出这些颜色。科学家称这些晶格为光子晶体。像杨舒这样的材料学家非常希望制造出这样的晶体,然后把这些晶体运用到现实中。比如说,更快的光纤,更高效的光伏电池。

  蝴蝶翅膀上闪闪发光的格子和孔雀羽毛看来已经进化到能吸引异性了。但蛤的发光细胞,也就是虹色细胞则是吸收太阳光,当然,浪漫地说,我们可以理解为蛤是在向太阳求爱。斯维尼发现,在蛤的外套膜内部,有藻类组成的柱状物,在每个柱状物之上,虹色细胞组成了能收集阳光的覆盖物。虹色细胞将集中的光照引进,然后对这些收集的光进行散射,这样藻类就能进行光合作用。虹色细胞能将蓝色和红色的光波导向柱状物,并将其余的光波反射回水中,这样一来,蛤既能免于被热带阳光烤干,又能为藻类补充燃料。“我被深深吸引住了,这是蛤的自我组装,而且成本还很低,”杨舒说道。

  杨舒花了数年时间,利用昂贵的金属材料制造光子晶体。与斯维尼合作,作为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一项特殊跨学科拨款的一部分,杨舒和她的团队发现嵌在凝胶中的二氧化硅纳米粒子可以模仿出发光蛤的虹色细胞的光散射特性!最重要的是,他们不用花多少钱就能做到这一点!

  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加州藻类生物技术中心主任斯蒂芬⋅梅菲尔德(Stephen Mayfield)表示,提升藻类生物燃料效能的成本很高。“现已证明,我们能种植多产的藻类,而且我们也可以将之转换为燃料,”梅菲尔德说道。“我们之所以没有进行这种转变是因为我们的社会不愿意为这项能带来长期回报的技术进行短期投资。”现今社会,为了保持化石燃料的廉价甚至都出台了相关补贴,由此可见发展新能源的大环境。

  英国建筑师迈克尔⋅波林(Michael Pawlyn)能将生物设计引入建筑物和工业厂房,他也因此闻名。迈克尔⋅波林表示,在全世界范围内,挑战都是相似的。投资者因前期成本望而却步,而且即便研发出来,也看不到定价标准,即使低碳能源对全世界都有好处,但仍然没有财务激励。

  斯维尼和杨舒相信由巨蛤激发灵感设计出的生物反应器会比现有的生物燃料生产方法更加高效、成本更加低廉。目前,能不能建成这种新的生物反应器是个问题,而现在,因为投资问题,杨舒和团队就先解决藻类的问题。但到目前为止,虽然成功模拟了蛤的虹色细胞散射特性,但还没能在实验室内成功诱导藻细胞表现出在蛤体内的特性。不管是杨舒还是其他人都不知道还需多长时间才能做成这一点。

  降低体温的秘密

  再回到恩格米德海湾水,斯维尼的博士生学生林肯⋅雷姆(Lincoln Rehm)的胳膊上纹着巨蛤的画像,这纹身和帕劳当地Bai屋子上的巨蛤纹身很像。雷姆在得克萨斯州的一个帕劳家庭中长大,他小时候度假就去帕劳群岛,到了帕劳后经常和自己的家人一起去浅谈收集蛤。雷姆和家人会带上酱油和柠檬,然后在礁石上吃生蛤野餐。雷姆认为童年的经历影响决定了自己未来的选择,在获得生物学学位后,他搬到帕劳,然后在当地的珊瑚礁中心工作。正是在那里,雷姆对斯维尼关于巨蛤的光学特性研究产生了很大兴趣。2015年,雷姆回到美国,在德雷克塞尔大学开始攻读博士学位,他所参与的博士项目的部分资金正是由斯维尼和杨舒国家科学基金会赞助的。

  霍尔特和蔡静在前边一边游一边寻找蛤,而雷姆则潜到水里安置斯维尼交代的摄像头。雷姆在每个蛤旁边都放置了一个调色板,这样以后就能在电脑中更方便地记录蛤的颜色。在过去的三年里,雷姆建立了一个数据库,里面有超过800张蛤的照片。Holt和Cai写了一段代码,能根据蛤的颜色对蛤进行编组归类。蔡静是一名机器学习专家,他设计的算法能够分析照片的每一个像素,这样研究团队就能看清单个藻类和蛤细胞的色度亮度的信息,而且还能看清蛤的发光的虹色细胞。

帕劳群岛海域中的巨蛤

  回到珊瑚礁中心的实验室,斯维尼、雷姆、霍尔特和蔡静正在完成一系列关于活蛤组织的试验。他们测量了光和热如何离开藻类和蛤细胞。雷姆从垒球大小的番红砗磲上切下了一小片肉,这只试验用的蛤是从实验室后面的水湾中收集的。雷姆将切下样本放在水中,然后又放置在强光下,水中插着一只数字温度计,以记录30分钟内水和样本组织的温度。

  在工作台的另一边,斯维尼用一只浸入式搅拌器快速地搅拌从刚才那只蛤身上提取的藻类。搅拌后产生的泡沫看起来像椰汁冰沙、闻起来像蛤汁,而且其密度也和蛤外套膜内的藻类密度一样。

  科研人员又从蛤身上割下一块肉,霍尔特利用分光计将这片样品中的肌肉、虹色细胞和藻类暴露在不同类型的光线下,来追踪哪类细胞会透过并吸收多少光线。

  科研人员在帕劳的三个星期每天晚上都会重复这些试验。这些对蛤组织和从蛤体内分离出的藻类的试验揭示了双壳生物反应器工作原理的新线索。试验结果显示,虹色细胞看来不仅能将光照吸引进蛤体内并将最有用的波长散射给蛤体内的藻类,还能收集光合作用产生的过剩热并利用光将这些热再送出蛤体内。光合作用能使蛤的体温比周围海水的水温高出几度。科研人员还探测到过剩热量通过红外光透过虹色细胞先离开了藻类再离开了蛤,于是过剩热就排出了。

  对于巨蛤来说,这一散热能力可能是它们拥有弹性生存力的关键,这样它们就能在类似恩格米德海湾的环境中生存下来。对人类来说,这可能为新的散热技术指明了方向。未来我们或许能利用这种完全不消耗化石燃料的方法来排出发电厂、办公大楼或汽车内部的热量。

  雷姆的电脑屏幕上有张放大的图像,图像上显微镜放大的虹色细胞,这张照片让人联想到夜空中的银河。这张照片像是在提醒人类,海底仍是未被探索的世界,在那里,可能隐秘着人类继续生存的解决方案。

  如何解决游客破坏和非法捕捞

  在离开帕劳之前,记者再一次看到了巨蛤和果蝠。这两种动物在当地的餐馆都是“美味佳肴”。果蝠汤是当地最受欢迎的一种汤品,这种汤是将整只果蝠煮熟然后盛到碗里。记者还在潜水船上听人说,美国人喜欢在餐馆订果蝠汤,他们不喝,但会和汤自拍,然后将照片发到社交媒体上。

  对帕劳人来说,他们几千年以来就食用这种动物。但巴奈特并不会去点巨蛤汤或者巨蛤海鲜片。来帕劳的游客、非法捕捞的渔民、变暖的天气以及酸化的海水都在威胁着巨蛤的生存。

  帕劳共和国人口只有2万,面积也是世界上第十三小的国家,但每年来此的游客竟能达到16万,而且这些游客几乎来了都要下水。旅游业占帕劳国内生产总值的一半以上,但成千上万的游客在威胁着这里的生态。但还有比这种威胁更严重的东西,那就是超级拖网渔船和小船非法捕捞者,他们偷偷来到帕劳海域,大肆捕捞巨蛤、金枪鱼、鲨鱼和其他海洋生物,因为贪婪嗜血的全球海鲜市场在等待着这些“美味佳肴”。

  帕劳继承了其古老的保护传统,他们正在反击。2015年,帕劳总统汤米(Tommy Remengesau Jr)签署了《帕劳国家海洋保护区法》,禁止在帕劳80%的专属经济区内捕鱼,并给当地渔民在剩下的20%经济区内建立一个国内捕鱼区。2016年,帕劳从日本获得了660万美元的补助,这笔钱将用于对帕劳海洋生物养殖示范中心的重大改造。现在,示范中心正处于建设之中,地址就在马拉卡尔岛南部的海滨区。新设施将加强水产养殖研究,增加五倍的巨蛤产量,每年将有超过100万幼苗。

  去年,帕劳修订了出入境政策,要求所有游客签署承诺,以一种对生态负责的方式行事。入境工作人员会把承诺的内容印盖在护照上并亲眼看着入境人员签名。承诺的内容如下:

  帕劳的孩子们,作为你们的客人,我会遵守这些承诺,我会保护好你们美丽而独特的岛屿家园。我发誓,我会小心行事、举止和善并谨慎地进行探索。我会不妄取不属于我的东西。我不会伤害那些没伤害我的东西。我唯一留下的就是以后会被海水冲刷掉的脚印。

  这项真切动人承诺内容获得了“心灵与公共关系奖”。作为集体的“我们”的所作所为仍是帕劳所面临的挑战。不断增加的碳排放以及由此导致的全球升温与海平面上升,还有越来越多的极端天气等着我们去处理。

  帕劳自然资源、环境和旅游部部长森贝布(F. Umiich Sengebau)就是在科罗尔岛长大的,该岛充满关于巨蛤的箴言、智慧和传说。森贝布给巴奈特讲了个故事,这个故事巴奈特以前从艾拉伊州的一位老人那里听过。故事很简单:在旧时代,巨蛤被认为是“暴风雨天气里的食物”,当暴风雨太大而无法外出捕鱼时,渔民就很容易收集到巨蛤。

  帕劳现在面临的是气候变化的风暴,森贝布看到巨蛤变成了另一种暴风雨天气里的食物,他将之视为蛋白质的安全来源、渔民的谋生之道、游客的纪念照片,而在科学家眼里,巨蛤是替代能源和其他低碳技术的灵感来源。“在过去,是蛤拯救了我们,”森贝布对记者说道。“我认为巨蛤当中有很大的力量,以前是作为食物的力量,现在是作为科学的灵感。”

  巨蛤闪耀的光芒可能在传达着一些重要的信号、一些急需我们解开的秘密!

责编:陶宗瑶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