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宫内避孕器有效性99%,为啥使用的人却不多?

2018-09-08 09:15 网易科学人

  出品|网易科学人栏目组 翟中超

  子宫内避孕器(intrauterine device),简称IUD,是一种造型奇特的避孕装置。

  子宫内避孕器长度和曲别针相似,形状比较多样,而尾端系有细绳的T形避孕器是西方国家最常见的款式。

  子宫内避孕器,顾名思义,只有放置在子宫内才能起作用。根据品牌和型号的差异,有些避孕器能在子宫内存在12年之久。这种装置预防怀孕的效果非常好。

  “在亚洲,27%的女性使用子宫内避孕器来预防怀孕;在北美,这一比例为6.1%”

  事实上,除了绝育和完全避免性行为,子宫内避孕器就算是地球上最有效的避孕措施了,而且,这也算是世界各地非常流行的一种避孕方法。但这并不意味着每个国家的女性都听说过这种方法。举个例子,在亚洲,27%的女性使用子宫内避孕器来避孕,而在北美,这一比例仅为6.1%,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更是不足2%。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差异?为什么我们有必要了解这一避孕方法?

  子宫内避孕器在美国没有广泛应用的原因之一可能就是缺乏市场营销。多年以来,制药巨头选择投巨资以推广避孕药,因为避孕药的利润更高。

  “相比以前,我认为现在的医疗消费者懂的更多了,”纽约市的一名妇科医生阿莉莎·德威克(Alyssa Dweck)说道。“但钱的因素显然很重要。”

图注:如今的子宫内避孕器很小,这种T形装置长度不足3.2厘米。(图/盖蒂图片社)

  “世界上有很多避孕药公司,各种避孕药的药剂组成也各不形同,但作为个体医疗消费者,人们很难注意到这些药片的差异,”非营利性人类发展组织FHI 360的流行病学家大卫·哈巴赫(David Hubacher)说道。“相比之下,如果你去观察自1988年以来市场上出现的主要的子宫内避孕器,如Paragard品牌,你就会发现他们做的广告并不多。”

  另一个原因就是子宫内避孕器的造型问题。这种避孕器造型看起来比较另类,因此有很多敌对性谣言,比如说,使用这种装置会很痛、会造成不孕不育或者是影响性行为质量。子宫内避孕器的历史有许多波折,这样看的话有这些谣言也就不足为怪。

  最早是在19世纪晚期,就有人设想出往女性生殖器官内放置特殊装置以避免怀孕的想法。一开始,医生们对装置并没有特殊选择,只是往子宫口随机放些东西,他们希望借此达到理想结果。这算是子宫内避孕器的前身,这种装置有很多称谓,如子宫帽、子宫托或阴道栓,其制作材料也各不相同,有的是用骨头或猫肠线做的。但后期的版本绝大多数是首段有两个小开叉的金属制螺丝状装置。

  图注:以前的内科医生用这种Y形子宫帽来进行避孕试验,这种方法在1880年的德国走向成熟。(图/伦敦科学博物馆)

  几十年后,也就是20世纪20年代,第一款主流的子宫内避孕器出现了。这些装置都是由一位名叫恩斯特·格拉芬贝格(Ernst Grafenberg)的德国医生推广的。大家应该听说过G点,即女性的性感带,这个名词就是以格拉芬贝格医生命名的。

  格拉芬贝格的设计很简单,就是把一个简单的金属环放置在子宫里。格拉芬贝格随后很快就开始进行科学研究以确定此法是不是确实管用。一切进展的都很顺利,但这时纳粹把格拉芬贝格抓起来了,研究因此也就中断了。后来,节育女王玛格丽特·桑格(Margaret Sanger)把格拉芬贝格救了出来,然后格拉芬贝格就逃到了美国。

图注:恩斯特·格拉芬贝格在20世纪20年代设计的子宫内避孕器。(图/伦敦科学博物馆)

  从上世纪20年代后,子宫内避孕器就真正开始腾飞,比如说,我国进行独生子女政策时期就使用过这种避孕方法。直到今天,我国也有经过自己特殊设计的子宫内避孕器,而有些避孕器则比较难以取出,有时甚至需要手术。

  同时期的美国,道尔盾(Dalkon Shield)牌避孕器却面临着困境。道尔盾避孕器可谓声名狼藉,这种装置有点像马蹄蟹的背壳,是在上世纪60年代引进美国的。当时有一种观点,子宫内避孕器表面积越大有效性就越高,基于此,就出现了这种类型的避孕器。相反,使用这种避孕器的女性怀孕风险高得令人无法接受。更严重的是,这些装置还导致了广泛的感染和不孕不育。这是一个严重的丑闻,超过5万名女性最终对制造商提起了诉讼。

  “女性总是担心她们未来的生育能力。我们花了很长时间才使女性重新认识到子宫内避孕器的安全性,”德威克说道。

  道尔盾牌子宫内避孕器于上世纪60年代引进美国,这种装置不仅无法有效避孕,还令使用者出现了感染和不孕不育。(图/伦敦科学博物馆)

  幸运的是,现代版本的避孕器有了完全不同的效果。如今主要要有两种类型,一种是铜制的,另一种能够缓慢释放低剂量的左炔诺孕酮。

  “我们今天使用的装置非常安全非常高效,”哈巴赫说道。哈巴赫指出,尽管是在子宫内避孕器使用率处于历史最低水平的时期,此避孕法在女性医生中的受欢迎度也要比普通公众多5倍。“而且,如果你去观察一些特殊的小团体,如生殖医学领域专家中的妇产科医师,子宫内避孕器的使用率会比大众高出9倍。”

  如果和其他避孕法比较一下,就能发现子宫内避孕器受欢迎的原因。

  如果每月忘吃5片避孕药,那么这样10年以上,女性将有61%的几率怀上孕

  从墨尔本到孟买,全球数以百万计的女性在每天早上醒来都要从药盒里拿出一粒药片并服下去,她们必须每天都得服用一次,想要一次不落很困难。

  理论上讲,服用复合避孕药的女性的怀孕几率将低于1%。但事实上,很多人每月都可能忘记服用大约5片药,因此,怀孕率实际上更接近9%。这意味着,如果按这种遗忘情况服用避孕药10年以上,女性将有61%的几率怀上孕。也就是说,靠服药来避孕的女性更可能意外怀孕。

  图注:数以百万计的女性依赖避孕药,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意识如果每月忘喝几片药,那么10年期以上怀孕的几率将达到61%。(图/盖蒂图片社)

  据估计,依靠避孕药每年会导致96万例意外怀孕。此外,避孕药还有副作用,如增加血栓风险或降低幸福感。

  在大多数避孕措施中,从避孕套到避孕贴,没能遵守医规医嘱是个普遍问题。人性存在某些“缺陷”,因此,一些避孕措施的效果也就没能很好地体现出来。

  但是子宫内避孕器就不一样。子宫内避孕器有专业医生嵌入子宫后就不用管了,因此其有效性就和产品介绍的一模一样。使用铜制子宫内避孕器的女性,每年怀孕的几率不足1%,10年以上也是只有8%。使用激素版避孕器的女性,每年怀孕几率也小于1%,10年期几率也仅为2%。激素版避孕器的五分之一使用者的月经会完全停止,这在许多女性看来是一项附加福利。

  来自新西兰的安娜·福利(Anna Foley)几年前就决定使用激素版子宫内避孕器。“对我来说,我喜欢这种避孕方式,因为我总是忘记吃避孕药,”她说道。“另外,我发现激素会对我产生一些副作用,不过Mirena牌子的避孕器释放的激素剂量会更低些。”

  以前,人们认为子宫内避孕器主要是在怀孕后通过让受精卵无法植入来起作用,但专家们否认了这种说法。

  子宫内避孕器之所以能工作有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就是,子宫内出现任何异物都会导致炎症反应,这时,一种特定的白细胞就会冲到这个区域,在这里,白细胞就会吞噬精子并产生对精子有毒的废物。一项研究发现,子宫内避孕器能将子宫内这类细胞的数量增加至1000%。

  图注:20世纪早期,人们使用肠线环和骨头制成的避孕器来避孕,自此以后,避孕器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图/伦敦科学博物馆)

  第二个原因则要取决于子宫内避孕器的类型。激素版避孕器会调整女性的身体,使精子难以抵达卵子。如果精卵相遇,这种避孕器还能使子宫变得不适合受精卵发育。而铜制避孕器也是厉害的精子杀手,溶入到子宫里的铜离子能麻痹甚至斩首精子,而这种行为的精确度仍是个谜。

  尽管有许多优势,但现代版本的子宫内避孕器也有一些风险。最严重的就是,当放置装置时,避孕器有可能插入到子宫壁,这就属于医疗紧急情况,但发生几率很低,1000次放置时会发生1次。此外,感染、盆腔炎和异位妊娠的风险也有轻微增加,但避孕器一旦被移除,这些情况就会消失。

  如果疼痛强度值最高是10,那么嵌入避孕器时的疼痛值就是10——安娜·福利

  但很多女性担心的一个主要问题就是插入子宫内避孕器会很痛。虽然并不是每例都痛,但可能会有些很痛的例子。安娜对自己的经历毫不讳言。“就疼痛强度而言,如果最高值是10,那么这个的疼痛就是10,这真的非常疼。当时,每当我想到我还要在今天剩下的时间中忍受这种疼痛时我就开哭。”

  一般来说,最剧烈的疼痛会在几分钟内消失,这就像是一种短暂的痉挛,而在接下来的一天里,女性还会感受到隐隐的疼痛。很多女性都表示,这种痛感比生孩子的痛感要小很多。

  图注:铜制子宫内避孕器能麻痹甚至斩首精子,这样精卵结合的可能性就会大大降低。(图/盖蒂图片社)

  事实上,多年来,医生们一直认为,因为生过孩子的女性产道会得到轻微拉伸,因此,插入子宫内避孕器时的疼痛对这些女性来说是可以忍受的。但很多做避孕器嵌入的女性并没有从医生那里听过这种说法。我们现在知道了原因,其实产道的区别不会产生很大不同,因为女性仍会大呼很疼。

  现在有许多医生主张所有进行避孕器嵌入的女性都应该有选择局部麻醉的权利,他们希望这样能使更多的女性选择子宫内避孕器。无论如何,自2000年以来,这些精巧装置的流行程度就一直在上升。“尽管购买和嵌入避孕器的价钱比较贵,但用期限能达10年,因此避孕器比避孕药的性价比更高。”

责编:李文瑶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