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臭”跟狐狸真没啥关系,罪魁祸首主要是它!

2018-08-02 08:42 网易科学人

  出品|网易科学人栏目组 惜辰

  据史密森学会网站报道,在夏天挤过地铁的人都体会过,不管是来自自己还是陌生人,刺鼻的体臭让人倍感尴尬。为什么人体会散发难闻的气味?这简直是人体进化的一大败笔。为什么有些人健身后不用淋浴就可以潇洒离开?为什么有些人在公园里散个步就腋臭袭人?止汗剂如何抑制体臭?

  为什么有些人的体臭更浓烈或闻起来与他人不同?年龄、饮食、遗传和卫生状况都是影响因素。而细菌发挥着很大的作用。无菌的汗水闻起来气味不大。但是,在腋窝这种舒适潮湿的环境中大量生长的细菌会把汗液分子转化为较小的化合物,从而产生刺鼻难闻的气味。我们生活环境中的各种细菌会赋予体臭不同的内涵。它们闻起来可能会带酸味、肉味、洋葱味或腐烂的鸡蛋味。止汗剂的工作原理首先是减少出汗量,再者是杀死一些细菌,并通过香水覆盖异味。但是,这些止汗剂并不完美。

  最近,英国研究者的新发现加深了我们对细菌和体臭产生过程的认识,这一发现有可能为人类带来更有效的止汗剂。约克大学的生物学家发现,几种葡萄球菌会形成最难闻的化合物。因此可以说,引发人体恶臭的细菌种类相对较少。这个研究发表在《eLife》杂志上。

  这些细菌怎么使让本来无味的汗液化合物变得这么臭?

  该研究的合著者、生物学家加文·托马斯(Gavin Thomas)说,“我们发现,少数细菌会让腋窝腺分泌的无味前体分子产生有气味的化学物质3M3SH。我们想弄清楚这些葡萄球菌如何实现这一过程,并且在过去几年中一直试图解决这个问题。”

  该团队最终揭秘了该过程的关键步骤——转运蛋白的结构。这种蛋白使细菌能够识别和消耗汗液化合物。理解这种蛋白质意味着,理论而言研究者可以开发某些新型的止汗剂来阻断这一过程。由于只有相对少量的细菌会产生最难闻的气味,研究者可以锁定这些细菌,把其他细菌划到目标范围之外。

  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研究体臭的博士后研究员克里斯·卡勒瓦特(Chris Callewaert)表示,“对生化、酶和遗传背景进行更全面的研究肯定会带来帮助。”

  但是研制新型止汗剂很可能并非易事。约克大学的团队也并未展开这类研究。

  “细菌不仅生活在皮肤表皮,还生活在皮肤内,”卡勒瓦特说,“哪怕他们发现‘酶阻断剂’,在开始形成体臭的、更深的皮肤区域中施用仍然存在困难。”

  至于我们为什么会散发体臭,托马斯说,“一些相同的细菌可能与智人共同进化,成为产生挥发性信号分子(更确切地说是信息素)的机制的一部分,它们在性吸引和配偶选择中发挥着作用。”

  卡勒瓦特表示,随着时间推移,在世界某些地区,社会习俗无法接纳有体味的人,人们甚至会因为体味而丢掉工作。他的研究涉及到由“好细菌”制成的益生菌止汗剂的潜力。

  “人们往往把体臭和不良卫生状况联系在一起,”卡勒瓦特说,“与此同时,有体味的人,当然还有那些了解它的人,会更经常地清洁自己,使用大量的止汗剂,并常常更换衣服。所以体味不是不卫生造成的,而是由微生物组造成。只是公众根本不了解它。”

  不过,体臭并不总是忌讳。止汗剂在人类历史上出现的时间相对较短。虽然人们使用香水已有数千年的历史,但是第一种杀菌止汗剂直到1888年才被注册商标,并且这类产品直到1903年才开始流行。当时,企业采取了巧妙的广告宣传来说服美国人购买这些产品,强调体味会带来尴尬,也会导致异性的排斥。如今,止汗剂已成为规模达180亿美元的产业。但此前,止汗剂制造商面临着重重障碍。有些人似乎不排斥这种体味,例如,热爱香水、曾经不爱洗澡的法国人。

  正如托马斯所说,“拿破仑从战场返回时写信给约瑟芬,他可能会在信中写道,‘我将回家——但不洗澡。’”

责编:李文瑶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