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产大佬冯仑的卫星发射成功 商业航天未来在哪?

2018-02-06 08:30:00 网易科技报道 分享
参与

文|郭浩

  2017年2月2日,长征二号丁火箭在酒泉发射成功,该火箭上搭载了包含“张衡一号”、“风马牛一号”等在内的七颗人造卫星,其中在商业应用领域,“风马牛一号”受到不小的关注,而主导这颗卫星发射的背后大佬就是冯仑。

  冯仑,御风资本董事长,万通集团创始人。1991年开始领导并参与了万通集团的全过程创建及发展工作。1993年,领导创立了北京万通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也与王功权、刘军、王启富、易小迪、潘石屹等称为”万通六君子“。之后,冯仑还参与创建了中国民生银行并出任该行的创业董事。除了商业上的巨大成就,冯仑还是一位颇有文笔和思想的“出书人”,作品包括《野蛮生长》《理想丰满》《岁月凶猛》等;甚至翻译过《狂飙突进——马斯克的心路历程》;当然还不止这些,冯仑还尝试做自己的视频节目《冯仑风马牛》。

  就是这样一位在诸多领域积极探索,并拥有成就的商业人士,这次发射卫星的举动就更显得既难以理解又不难理解了。不难理解在:作为一名多方位的探索者,冯仑进军天文领域,不足为奇;难以理解在:从地产到太空,本次跨度之大确实令人好奇。

  发射卫星不算多大的跨界

  而说到跨界大的问题,冯仑则否认了这种看法,他反而觉得,这本身不是一件有多大跨界的事情。冯仑之所以会产生这样的看法,与其公司业务的架构变动有所关联。

  其实在2016年,冯仑系的业务有了很大的架构变动,先前,冯仑旗下的业务分为万通业务与非万通业务两大部分,前者就是纯房地产开发业务,后者是非地产业务。架构调整之后,万通业务不再是纯房地产开发业务,而是分成了传统地产和后开发时代的地产,而后开发时代的地产变成四个部分,分别为:房地产投行、房地产科技、健康公寓、风马牛公社;而原来的非万通业务中有一项叫风马牛,最初是电子杂志,逐渐变成了一个集公众号、视频、线下活动等很多产品于一身的媒体,而卫星业务就在这项业务当中;此外,海外安保业务也是公司架构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最后,还有一项金融类的业务,会有很多网上业务,这些都在御风资本旗下,而御风资本是原来万通业务的上一层控股公司。按照冯仑的话说:“这有点像一个家,二三十年以后家都得重新装修,家具都得重新挪着,然后重新开始新日子。”

  这样的架构变动和重新提调整是为了面向未来的20年,冯仑表示:“我们一个快30年的公司,要更加开放、更加互联网化、拥抱移动互联网、人工智能等等科技上的创新。”而这种架构的变动随之而来,带来的是价值观上的重新梳理,从早期创业的守正出奇到今天的“自由、赋能、创造、共享”,从而在组织上变成了价值观、小组织、自驱动、低成本、高回报的模式。而冯仑称:“风马牛一号卫星就是小组织在做,它属于公司的传媒文创板块。此外,我不太认同‘跨界’的叫法,而更认同这是一种投资,就像20多年前我投资万通,我可以减持、也可以增持,今天的风马牛传媒体系也是如此。”

  风马牛一号算是初探索

  之前,冯仑曾去过NASA,从此便颇有感触,他突然感觉航天太空离我们并不是那么遥远,而正是因为不遥远,他才敢去想,在回国后,他与一个造火箭的年轻创业者聊天,明确了自己要做的是“卫星”而不是火箭,这或许与火箭的成本过高,商业模式还未走通有关,相对而言,卫星的路或许更加清晰一些。

  根据资料显示,风马牛一号卫星是世界首颗全景卫星,中国第一颗私人卫星。配备4K高清全景摄像头,可呈现360度太空高清照片。卫星拥有可承载用户原创内容的数字空间,能与大众进行互动的功能。但是这次卫星中并没有加入4K高清直播功能,这项功能一直是冯仑的期望,而冯仑也坦言:“这一次因为一些技术问题和审批问题,只做到了音频和图片,视频成了最大的遗憾,未来第二颗、第三颗,我希望一定要加进去,毕竟视频带给我们的互动性和及时性以及身临其境的感觉,会更加强烈。”

  当然对于今后继续发射卫星的可能性,冯仑更看重的是商业模式是否走得通,冯仑表示:“风马牛一号打开了一个大门,让我对卫星技术、对民用化有了更多的了解,如果商业模式走得通,第二颗,第三颗也一定会发射。”当然在此之前,风马牛一号卫星的设计者们开发出一个“信号接收器”一样的硬件设备,关于这个设备,冯仑认为这是一次探索和试验,他相信在二号、三号发射的时候,就可以形成一个从内容生产到接收的,完备而独特的新媒体。

  冯仑对于商业的触觉一向敏锐,从对于火箭成本的控制到火箭的商业模式,都有自己的规划和见解。在之前,他预计火箭研制到发射大概花费100万美元,实际情况与预计无差。冯仑坦言:“由于中间时间有所拖延,所以这颗卫星如果按照目前100万美元左右的价格来看,不贵但也不便宜,若真的想降低成本,有个诀窍,就是尽可能搭载大火箭,每次发射成本都是基本固定的,搭载的卫星越多,相对每颗的票价就便宜很多,此外,要尽可能将卫星的功能开发的完整,这样才能将每一次发射的性价比提高到最大。”

  关于未来的盈利模式,冯仑曾提到过一种模式,等第二颗卫星搭载直播等更多技术后,他会再开发一个app,想看上面的内容,比如一块钱看一分钟,若有一千万个人观看,那就会盈利了。

中国商业航天有得天独厚的优势

  当然观察风马牛一号卫星的发射,看到的不只是一颗私人卫星,更重要是商业航天的前景和期许。根据一份报告数据显示,去年全球近120家风投为商业航天公司提供了39亿美元的投资,可见前景之大。卫星技术比手机还早,在手机普及前几十年里,人造卫星已经有过多次发射了,只是当时更多用于气象军事,测绘等领域,而在民用领域,其实国家发射的很多卫星,包括通讯,包括基因研究、医药研究、种子研究等等,很多商业的试验性研究。

  关于真正的商业化项目来说,目前我们还有一些要解决一些重要的问题,例如火箭回收,用来降低成本;还有外太空的基本生存条件问题,冯仑预想:“我希望未来我们可以太空旅游,在月亮上约饭等等,这些都不是难事,到时候,我们既看不到嫦娥也看不到吴刚,而看到的是我们自己。”

  对于航天商业化,相比于体制化有着很多优势,按照冯仑的话来讲:“过去我们的整个航天航空事业都是体制内的,举国之力做大事,这在一些尖端科技方面已经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但是民间参与较少,也导致民众总觉得它过于遥远,这或许是一个不足。当然现在慢慢开放了,民间研究可以释放出新的动力,解放生产力。”

  从另一个角度而言,中国目前在商业化方面也与国外相比也拥有着很大的优势。冯仑表示:“中国人在利用移动互联网的积极性和机会方面,以及成本方面,都是巨大的优势。中国的火箭发射成本比美国印度还要便宜。除此以外,还要一些限制条件,例如一些卫星服务上会和一些审批过程中,都会有一些限制,这个方面可能需要更加成熟的适应商业化的体制。”

  在卫星发射之前,能感受到冯仑内心的兴奋和期待,还有许多的好奇。兴奋在:作为开创性的一颗卫星,它对人们生活究竟会带来什么不一样的改变?期待在:未来的商业航天究竟拥有什么样的前景?在外人看来,这或许是一场赌博,总是关注成败,但对冯仑而言,这是一场颇有意义的快乐,正如冯仑在采访中所说:“相对于过去的‘大时代’,现在进入更加自由、开放的‘小时代’,我们每一个个体都有充分的选择空间,有机会完成更多自己感兴趣事情。”

责编:李文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