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鹏:FAST望远镜有4450块反射面 作为组长略崩溃

2018-01-09 09:43:00 SELF格致论道讲坛 分享
参与

  原标题:FAST望远镜有4450块反射面,作为调试组长我有点崩溃 | 姜鹏

  被誉为“中国天眼”的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FAST,于2016年9月落成启用,历时22年,它是由中科院国家天文台主导建设的、具有国家自主知识产权的世界最大单口径射电望远镜。如今,它已经聆听到了来自遥远的脉冲星婴儿心跳般的声音,“FAST具有超高的灵敏度和大覆盖天区,它是宇宙最精确的灯塔,然而它的造价只相当于一公里的高铁”,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研究员、FAST调试组组长姜鹏如是说。

姜鹏

  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研究员

  FAST调试组组长

  以下内容为姜鹏演讲实录:

  我昨天准备PPT的时候,才意识到我准备的是个演讲,不是一个简单的科普报告。在我过去的经历里很少做这么正经的事,但是我答应了,硬着头皮也要来。如果大家有观众对我的演讲感觉到有点不太适应,那我非常恭喜你,你是一个非常健康而又正常的人。好,在我开始这个不太正经的演讲之前,我先让大家听两段声音。

  这是我们在今年的10月10号新发现的两颗脉冲星 。如果把它的脉冲信号转化音频信号的话,就是这样的效果,像一个婴儿心跳的声音。

  脉冲星是一个高密度的天体,一颗方糖大小体积的质量就上亿吨。它的发现将会有可能为我们揭示更多极端物理条件下的物理规律,也是宇宙最精确的灯塔。这也是中国自主研发的天文设备,第一次探测到新发现的脉冲星,而探测到这个脉冲星的就是我们的中国天眼

  它是一个500米口径的射电望远镜,直径是500米,反射面的面积相当于30个足球场的大小,它是世界上最大的单口径射电望远镜 ,我就是这个望远镜项目的调试工作负责人。

  你们一定会对我的专业比较好奇,其实我是个结构工程师。如果说起我跟天眼的缘分,那可能要回到2009年,那年我正好博士毕业。我正面临着人生一个迷茫的十字路口,我是应该继续博士的研究方向,还是寻找一个新的挑战,做自己感兴趣的事情。

  这个时候,我看到一个招聘简历的广告,就是上图。一看就非常特别,它是一个500米直径的索网,还能变形,它的抛物面可以在它的不同的部位形成,而且它要求控制精度达到毫米级。这在我当时的认知范围内觉得太不可思议了,我甚至觉得这个项目可能是一个忽悠人的项目。

  但是这个招聘启示又别有用心的,在它的最后附上一个发改委的批文,告诉我这是一个真实存在的大科学工程。好吧,我想我就要去看看这个项目到底是怎么实现的,所以我就来到了这里。

  结果我一进来发现所有的事情跟我想象的并不一样,我原本困惑的技术问题,其实很多都在研制阶段,就连当时的总工南仁东先生也并不确认这个望远镜一定能达到它的设计指标,或者能完全实现他的预期设想。

  我们就开始了逢山开路、遇水搭桥的过程,我们从无到开挖,到做了我们第一个环梁结构,再铺上索网,最后建成一个500米口径的射电望远镜。整整8年的时间我投入到这个项目里,我们这个团队从始到终坚持了22年 ,建造了一个世界上最大的单口径射电望远镜。

  那它究竟有多大呢?如果把它比喻成一口锅的话,如果它盛满了水,全世界每个人都可以分4瓶 ,够所有人喝一天的。你就可以想象它的难度有多大。

  仅它的反射面来讲,我可以把它比喻成天眼的视网膜 。它是一个500米口径的钢梁,架在了50根巨大的钢柱子上,然后一个6670根钢索编织的索网挂在环梁上,上面铺着4450块反射面单元,下面有2225根下拉索,固定在地面上的触动器。通过这些触动器拽这些下拉索,就可以控制索网的形状,一会儿是球面,一会儿是抛面,进行天文信号的收集和观测。

  对这样一个难题来讲,我们第一个要做的就是完成它的结构设计,我们这个反射面单元一共是4450块,但是它的种类却有380多种。有好多人好奇地问我:“为什么不把所有的反射面单元都设计成一样的呢?加工制造起来不就很简单了吗?”

  其实很简单,现在人类所知道的最多的正面体,就是正二十面体,没有更多正面体的可能性。不像做正多边形,你想做多少边就做多少边,到体就不一样了。所以我们整个索网分型,是在正二十面体的基础上进行进一步的划分,再划分的时候所有单元就是不一样的了。这个已经是我们能划分成最均匀的一种网格划分形式,它也叫短程线分型形式 。最后我们采用了这样的一个对称的索网模型。

  我们另外一个结构设计比较特殊的是它的连接方式。我们是500米直径的一个钢梁,温度1度的变化就会产生6毫米的变形,如果是50度的温度变化就会产生300毫米的变形。

  对于钢结构来讲,300毫米的变形会产生很大的附加应力。所以我们采用一个完全特殊的设计,在传统结构里一般都设置温度缝,这样可以解决热胀冷缩的问题。比如你们坐着高速的火车的时候,会听到咯噔咯噔在响,其实那就是温度缝。

  但是对我们FAST来讲,它是需要一个结构的整体性 。如果你设置温度缝了,你会破坏它的整体性,所以我们采用了一个非常独特的设计,就是滑移支座。

责编:李文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