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体通过植入强行提升机能 或面临失去人性风险

2017-11-13 10:40:00 网易科学人 分享
参与

  早期人类花了数十亿年才进化成独立物种,但这并不是我们的终点。科学家们一致认为,人类还在继续进化。在人类历史的大部分时间里,我们创造的技术已经改变了人类自身。现在,随着电子设备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向前发展,科学家们怀疑它们可能真的会影响人类未来几代人的发展轨迹。这些技术将会推动人类进化,并增强人类能力,但它们也可能让我们变得更不像人。

  美国斯坦福大学神经科学家奇奇尼斯基(E.J. Chichilnisky)正在研究一种人工视网膜,以帮助那些失去视力的人恢复视觉。他最近在一次谈话中表示:“将来,我们将会设计人类大脑的进化方式,而不是让它以极其缓慢、随机自然选择的方式进化。这种进化将通过开发设备来实现,比如人工视网膜、记忆植入物等,这些设备可以直接连接到大脑上,并扩展我们的能力。反过来,我希望这种强化能让我们在进化的下一阶段做出更明智的选择,这样我们的物种就能应对我们不可避免地需要面对的挑战。”

  这个想法并不像它看起来那样荒唐可笑。多伦多大学生物学助理教授布莱克·理查兹(Blake Richards)表示:“我认为奇奇尼斯基的提议并不疯狂,这是完全可信的。”

  人类会用设备推动进化吗?

  如果这些预测成真,我们可能不再认识未来的自己。当然,科学家已经发明了能与大脑交互的装置。比如脑深部电刺激(即在大脑特定回路中释放电流),可以减轻帕金森氏症和强迫症的症状。截肢者可以通过简单的想法来操作越来越多的假肢。

  很容易看出,这些技术正在医疗条件下扩展到人类增强领域中。

  神经学家、执行教练塔拉·斯瓦尔特(Tara Swart)预测,新一代的设备可以与大脑相接,允许植入的芯片自动为购物买单。这些设备还可以帮助调节我们的情绪或警觉性,或帮助我们识别和减少不健康的行为。理查兹预计,这些设备也将能够增强我们的记忆。另一些人则做出了更极端的预测,比如科技大亨伊隆·马斯克(Elon Musk),据说他想要将人类大脑上传至互联网上,他甚至还为此成立了一家公司,以研发实现这个目标的技术。

  一个即将改变的社会

  但就目前而言,能与我们大脑交互的工具都显得有些粗糙。我们可能会利用这些干预手段来治疗疾病和帮助残疾人,但在很多情况下,科学家仍然无法真正理解这些工具是如何工作的。理查兹说:“从神经科学角度来说,有些最基本的东西反而更加神秘。”专门设计硬件和软件来增强人类智能的公司Kernel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布莱恩·约翰逊(Bryan Johnson)表示:“人类既得到工具的支持,但也受到其限制。我们正处在一个没有绝佳神经科技工具的时代。奇奇尼斯基看到了这个新兴的时代,我们确实有更好的工具,而我们的选择也是开放的。”

  在由学术机构、公司和政府机构运营的实验室里,科学家们正在努力改变这种现状。他们面临着艰巨的任务,但这并非不可能。理查兹说:“这是一个工程问题:在长时间与大脑中的大量神经元进行沟通时,你如何不会对它们造成损害?这不是一件小事儿,但它的确是一个工程问题。我希望我们能在某一时刻解决它,也许在我们有生之年可以实现。”

  为了发明一种能够影响我们抽象思维的技术,研究人员需要从获得具体数据开始。我们目前的技术还无法提供太多这方面的帮助,尤其是在实验室高度结构化的情况下。简而言之,科学家们可能需要对大脑的工作方式有更深入的了解(超出我们的下意识反应),以便让这项技术发挥更大作用。

  这种创新看起来就像一种奢侈品,而不是必需品。但约翰逊指出,很快它们可能成为我们生存的必要条件。他说:“智慧是维持生存最强大、最宝贵的资源。我们决定谁允许繁殖后代。我们把所有这些决定都用在其他形式的智慧上。我们对自己的智慧很残忍。我们正在孕育一种新的智慧形式。”

  显然,他指的是人工智能(AI),有些专家和未来学家认为AI可能是对人类继续发展的巨大威胁。但约翰逊说:“在没有人知道未来会怎样的情况下,人类最安全的选择就是思考我们如何发展AI。”我们的社会很可能会比我们的生物更快地适应颠覆性技术。事实上,这种情况已经在发生了。科技已经改变了我们如何获得成功的技能:智能手机意味着今天的孩子需要记忆的东西比他们的父母或祖父母更少,而与大脑直接连接的复杂设备将把这种转变推向更极端水平。

  塑造我们自己的未来

  作为一个物种,人类具有惊人的适应能力。我们进化出突变基因,使我们能够生活在极端环境中,并从多种多样的产品中获得营养。这是长期自然选择过程的结果,同时也需要技术创新的支持,火让我们能够烹煮食物,驯化动物使我们有更多时间休息,衣服能让我们前往更远的地方殖民。理查兹说:“我们已经与人类祖先不同,因为我们与科技互动的方式发生了改变。人们担心这不属于我们的进化方式,但是人类已经适应它,并且通常会采用这些技术。”随着科技越来越多地融入我们的生活中,其他力量在塑造我们的过程中可能发挥更大作用。

  然而,自然选择是个缓慢的过程。虽然我们不知道技术如何改变我们的生物学,但有一点是很清楚的:近年来的技术革新比我们的生物学变化要快得多。因此,我们有理由质疑,我们是否能够像我们所创造的数字实体那样继续改进。

  然而,也可能是技术加速了我们的生物转变。理查兹说:“如果我们达到了你真正具有认知联系的程度,比如你可以读懂我的思想,或者给我些经验,那么我们就处在一个所经历主观心理层面不再私有的领域。现在你说的是另一种情况。这将是真正的变革,没有人知道人类会走向何方。”

  当这项技术到来,并且很可能在此之前,将会有伦理问题需要回答。谁应该对它进行监管,因为从历史上看,政府迟迟未能跟上技术快速发展的步伐?富人和有权势的人更容易获得前沿创新,因此如果有什么真正的变革出现,我们的社会(或我们生物)会进一步在贫富人群中分裂吗?我们如何阻止黑客劫持我们的大脑?

  就像所有的变化一样,我们不可能预测它们是否会让人们的生活变得更好或更糟。斯瓦尔特说:“强化将使我们变得更聪明、更快、更强大,它们将延长我们的寿命。但是,它们是否会让我们更有创造力、更有同情心、更直观,这仍然值得怀疑。”约翰逊也称:“你可以说,人类在管理社会事务方面能力不足。但证据在哪里?如果我们有了新的工具,也许我们可以成为一个更好的物种。”

  未来的人类可能与我们今天完全不同。他们可能会关心不同的事情,或者把时间花在不同的东西上,或者过着与我们不同的生活。科技当然会继续扮演着重要角色,就像今天这样。但几乎没有人能确定它的具体影响。约翰逊说:“当你回顾我们的历史时,会发现人类在预测未来的时候很糟糕,尤其是涉及到科技如何诞生并影响社会的时候。也许拭目以待才是明智之举!”

  强化让人类非人化 ?

  然而可以肯定的是,将来人类身体将可通过生物强化机制提升某些方面的能力,比如智力或人格。可是要接受这些强化,我们可能需要冒着失去人性的风险,仅仅变成了用来增强我们的产品的集合体。

  在今天出生的大多数孩子的未来生活中,生物强化很可能成为人类社会的一个基本特征。个性化药物将使我们能够以强大而精确的方式改变我们的身体和思想,而副作用要比今天所用药物小得多。新的脑机接口将改善我们的记忆和认知能力,扩展我们的感官能力,并可以对更多半智能化设备进行直接控制。基因和表观遗传改造将使我们能够改变自己的外表和能力,同时也能改变我们一些无形的方面,如情感、创造力或社交能力等。

  这种自我编辑的更隐蔽影响是,它会模糊人与物品之间的界限。原因很简单:生物强化依然属于产品范畴。它们需要随着时间推移不断推进机器、化学品、工具以及技术进步,它们可能在数年之后就过时了。它们很有可能在公开市场上就能买到。有些产品会更好,也会比其他的同类产品更贵。 但如果我们不小心,我们就会忽略这样一个事实:这些“产品”正在改变人类自身的关键方面。在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我们会进入一种工具思维模式,这将使我们忽视个人的内在价值和尊严,并开始将人与市场上的二手车相提并论。

  非人化的问题并不新鲜,因为战争、殖民主义和奴隶制的悲惨历史都证明了这一点。但是,由于近几十年来消费资本主义的加剧,导致人类开始攀比表现,并需要不断提升我们所取得的成就,这在发达国家的日常生活中给人带来巨大压力。广告、娱乐以及社交媒体鼓励我们努力变得更瘦、更好、更聪明、更酷。换句话说,就是不断地让我们对自己的身份和所拥有的东西感到不满意。

  如果人类的生物强化在未来几十年变得普遍,有充分的理由相信上述潜在趋势将会加剧。人们可能受到更多诱惑,随意谈论“升级”或“为自己选择更好模式”变成家常便饭。人们不会说:萨拉得到了一个新的大脑植入物,但是她对它的表现很失望的。而是会说:萨拉的升级很好,你注意到爱丽丝始终在围绕着她转吗??

  任何以这种方式说话的人都越过了一条看不见但又至关重要的界线,即他们对待人类就好像他们是可以评估、测量和交换的商品。这种观点认为,人类变成了类似于软件或操作系统的“平台”,其性能可以被提升、建立并被随意操纵。人格特质成为“功能”,辛苦学来的技能和才能成为“资产”,深层次的个人斗争和失败变成了“负债”。面对这种将人商品化、并采取有效文化战略来对抗人性的趋势,将是我们这个时代面临的最重要道德挑战之一。

  那么,我们能做些什么呢?首先,你应该坚持和提倡维护人类尊严的个人哲学。你应该拒绝这样的思维方式,即它们把人类的思维方式简化为性格或成就的集合体。并提醒自己,你绝非性能列表的集合体,你的价值不在于你的特别能力,而在于你个人不可言说的整体性。尽管人们可以量化你的实力、表现或智力,但你的个人价值却无法在记分板上计算出来。

  其次,将现有的强化对准正在进行的关键评估改进。在你的日常生活中,设备变得越复杂,你就越难以想象生活在不同模式中的场景。例如,我们越来越多地意识到,在智能手机上不断出现的注意力和情感成本,似乎并没有转化为使用它们的能力。一旦复杂的物质和化学生物强化因素成为身体内部和身体的一部分,试着检查“选择退出”的成本和收益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棘手。简而言之,我们需要相当激进的想象力,设想这样的现实:我们日常生活中许多最基本的工具和习惯被暂时移除。这可能是一种半严肃、半开玩笑的探索,通过这种方式你可以触碰你习惯性的自我边缘。

  最后,为自己选择合适的增强方式,而不仅仅是为了竞争或成功。在选择特定强化时,你的第一个问题可能是:“这让我做了哪些我以前做不到的事情?”但另一个问题会更好地为你服务:“这种新能力对我的整体生活质量有何影响?”有些人可能会嘲笑你是个勒德主义者(Luddite)或保守的浪漫主义者。但目标是合理的,即放大美好生活中真正重要的事情,而不是简单的提高存在感,并从这个角度来评估每种强化的利弊。?

  作为人类,我们不仅仅是为了满足需要而使用外部材料工具的有机生物。这些工具和技术已经成为我们的一部分,因此我们需要对我们使用什么以及如何使用它们保持谨慎。人与产品的模糊化已经广泛存在,在某种程度上,它已经成为社会不可避免的特征。但是生物强化的出现将这种现象带到了另一个层面。如果我们要反击它,我们必须在今天开始向自己提出一些更尖锐的问题,并付诸实践,这些选择和创新将使我们保持最具活力和创造力的人类,这可能是才是真正的强化意义所在。(小小)

责编:连丽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