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秘"世界尽头"的扫雷行动 高科技和老鼠大显身手

2017-09-11 08:39:00 网易科学人 分享
参与

  译者|小小

  20年前,当英国戴安娜王妃(Princess Diana)从非洲国家安哥拉的雷区走过时,这些照片成为全球各地媒体的头条,它们至今仍鼓舞着人们。现在,Google Earth、无人机以及勇敢的安哥拉人仍在努力清除地雷。

  当人们起来工作时,天还黑着。在他们聚集的户外基地中,唯一的亮光来自后面警卫岗位上篝火散发出的微弱火光。一个守夜人将手靠近余烬,以抵御寒冷。公鸡的晨鸣告诉我们,时间已经到了凌晨5点。这里是安哥拉南部小镇Cuito Cuanavale,它距离首都罗安达(Luanda)大约1200公里。这里如此地偏远,因此被称为“世界尽头”。

  人们戴着兜帽或无檐遮帽排成六排,每排8人,就像士兵集结那样。但是,他们并非是要参加战争,而是在某种程度上准备做相反的事情,即清除自2002年内战结束以来严重威胁安哥拉人的100万枚地雷。早晨的仪式被称为“检阅”。这是一个起床号,在人们出发前往指定的雷区寻找并排除爆炸物之前,他们会聚集起来发布简报和公告。?

  今天是个不平凡的日子。这是在Cuito Cuanavale排雷的最后一天,这里据说是非洲埋设地雷最密集的小镇。但排雷并没有因此而结束,实际上还差得很远。由于资金削减,促使在当地的排雷行动被迫暂时停止,多达35000枚地雷依然未被被挖掘出来。

图2:在安哥拉,每个人都认识一个或几个被地雷炸死或残害的人?

  拉尔夫·莱格(Ralph Legg)正用当地人最常用的葡萄牙语问候这些排雷者。莱格是个高大而瘦削的英国人,他是总部位于英国的非政府组织“光环信托组织”(Halo Trust)的本地经理,该组织以清除地雷为己任。莱格说:“不幸的是,这是一个令人悲伤的日子。但请你们一如既往地保持安全。”他用英语对工人们演讲,他的同事则将其翻译成葡萄牙语。

  这里就像教堂做礼拜那样安静,庄严肃穆。排雷行动暂停不仅意味着地雷将继续被埋在地下,继续威胁当地村民的生命安全,还意味着该地区有86人会因此失去工作。由于地雷仍被埋在地下,安哥拉依然无法逃脱27年内战的阴影。土地不能耕种,房子无法建造,村庄不能扩张。这些地雷来自包括俄罗斯和美国在内的至少22个国家,它们阻断了通往学校和医院的道路。

  在位于南部非洲西海岸的安哥拉,据估计有8.8万名地雷事故幸存者,但死亡人数不详。在全球范围内,2015年地雷造成的死亡人数达到6500人,这是10年来的最高水平,比前一年激增了75%。6月下旬,科技媒体CNET的记者前往安哥拉,亲眼目睹了当前排雷面临的挑战。

  清除地雷是一件十分费力的低技术活儿。使用的工具包括金属探测器、除草机以及1米长的棍子。但非政府组织也在寻求像谷歌这样的科技巨头的帮助,排雷小组使用搜索巨头Google Earth软件的卫星图像来勘察雷区,而且当这些图像不够好时,还可以直接向谷歌求助。为了缩小范围,他们还使用无人机。

  除此之外,研究人员也在寻找“银子弹”,即经过训练的老鼠,嗅探蜜蜂以及菠菜(探测到地雷中的化学物质时可以改变颜色)。尽管如此,大多数内部人士坚持认为,老式的地面排雷方法最有效。

  自从戴安娜王妃身穿防弹背心和护具穿过安哥拉雷区而引发全世界关注已经过去20年了。这是她在1997年所做的最后几件引人注目的事情之一,几个月后她不幸在车祸中去世。现在,全球社区有了新的目标Landmine Free 2025,这是黛安娜的儿子哈里王子(Prince Harry)发起的运动,呼吁地球上所有国家在这一年清除所有地雷。然而,许多真正从事扫雷工作的人对这个时间轴表示悲观,而Cuito Cuanavale扫雷行动搁浅这样的挫折显然对此没有帮助。

  在基地的后面,早晨太阳出来时,场面显得十分热闹。主管和团队领队正在整理雷区地图,其他工人收集设备并装载汽车。有些人跳进停在基地周边的路虎车上,其余的人则登上大型拖拉机在隆隆声中出发。即使在最后一天,他们也要完成致命工作。

  当我们来到Cuito Cuanavale雷区观看人们扫雷时,莱格询问我们“你们都是什么血型?”他称需要将这些信息记录下来。当然,他是在登记单的空白位置填写了血型信息。我们都紧张地笑起来!

  我们花了三天时间才到达Cuito Cuanavale。更具体地说,从旧金山乘坐飞机30个小时到达安哥拉第二大城市万博(Huambo),然后乘车在道路上颠簸了10个小时直到大南方。在我们前往雷区的路上,作为事实上的导游,莱格告诉我们:“你们要去的是世界上最危险的雷区之一。”

  在我们进入之前,我们都穿戴了安全装置。首先,防弹衣,即带厚衬垫的背心遮住你的整个躯干,皮瓣保护你的腹股沟。如果发生爆炸,它应该能保护你的所有主要器官。有人会过来把它绑得紧贴在身体上,不会留下任何空隙。第二,头盔,透明的塑料盾牌,就像焊工的面罩。它会延伸到你的下巴以下,所以当你向下看时,它会在你的脖子上创造保护性印记。

图3:这颗地雷曾设有绊网,碰到就会引爆炸药

  全身披挂整齐后,我们会得到正式的安全简报。上面列举这许多常识性规则,包括:禁止跑动、投掷物品或在雷区吸烟;不要碰触任何东西。“光环信托”组织位于当地的负责人何塞·安东尼奥(Jose Antonio)说:“如果在你访问过程中,不幸听到了不受控制的爆炸,请保持冷静,不要移动,并等待指示。最终,你会被带到一个安全的地方。”

  就这样,我们开始走进雷区。沿着这条小路,印有骷髅头和十字的红色标志告诉我们,我们离地雷已经很近。这是一种奇怪的感觉:你的心率会加速,脚步会变得更加灵敏,哪怕树枝折断都会使你紧张不已。然而,这里是焦虑和平静的特殊结合。虽然到处都是致命的炸弹,周围的环境却很美丽。这里树木繁茂,宁静祥和,就像田园诗般的场景。扫雷人员在整个雷区工作。这里几乎是完全安静的,除了每隔几分钟会有微弱的脚步声和金属探测器的哨声响起。

  彩色木棒到处都是。这些木棒上涂满红色的警戒线,标识出危险区域。白色的棍子表明那里曾埋有地雷。当我们环顾四周时,发下已经有一排排的白色棍子。在这个雷区,已经有420颗地雷被排除。我们来到第一颗地雷前。它在大约25厘米深的小洞里,只有边缘被暴露出来,就像某种致命的化石。这是一颗反坦克地雷,用来摧毁车辆。具体来说,它是TM-62地雷,呈现厚厚的圆形,就像巨大的钳工压锤。

  在安哥拉埋有70多种地雷,其中包括非常可怕的捷克斯洛伐克地雷PP-MISR。当它被引爆时,它会跳升到空中,金属碎片四处喷溅,杀伤半径超过20米。然后是苏联制造的PMD-6,这种小木箱带有半开的铰链盖,踩到盖子会激活起爆装置。

  我们只看到了TM-62地雷的一侧,因为在上面就可以起出它。当排雷者发现地雷时,他就在自己认为可能存在地雷的前面挖出一个小沟。然后他用小铲子把土刮掉,直到他轻轻地摸到地雷的一侧。为了移除地雷,排雷者在地雷旁边设置小型装药管,并在安全距离上将其引爆。

  当我们穿过雷区后,我们开车来到河对岸另一个雷区。这里的森林更加茂密,同时也隐藏着更多有威胁性的地雷,包括PP-MISR。当我们到达那里的时候,亲眼看到一颗PP-MISR。莱格说:“如果引爆这样的地雷,我们所有人都会被炸死。”

  要在这个雷区工作,你需要更强大的装备。与标准的防护背心不同,排雷者的防护衣需要覆盖了身体的前后两侧,并延伸到膝盖部位。此外,这里也不使用普通的头盔,而是要戴着配有面罩的重型黑色头盔。36岁的排雷者阿贝尔·卡文达马(Abel Kavindama)在工作结束时离开雷区,他通过翻译说:“我们所做的工作相当可怕,但明天我将被解雇。我们正在寻找地雷,我们不知道它们在哪里。”

  如果你把从万博到Cuito Cuanavale的路线输入谷歌地图,你的前两个转弯方向都只是“直行”。没有街道名称,最终你会通过不知名的道路到达那里。在莱格和安哥拉司机阿维利诺(Avelino)的带领下,我们乘坐配有2个邮箱的路虎车开始了前往雷区的长达10个小时的车程。

图4:红色棍子标示出安全地面和地雷之间的界线

  地雷是一种常见的战争武器,从柬埔寨到哥伦比亚再到阿富汗,到处都有埋设。估计全球范围内依然埋在地下的地雷数量高达1.1亿颗。它们形状各异,大小不同。反坦克地雷又大又坚固,而针对人而非车辆的杀伤性地雷则更小、更敏感。

  在安哥拉,地雷的困扰可以追溯到1975年,当时该国刚刚从葡萄牙独立出来。安哥拉人民解放运动(MPLA)与安哥拉独立全国联盟(UNITA)两个主要派别对谁将掌管这个新解放的国家大打出手。其中,MPLA是由古巴和苏联支持的力量,而UNITA有南非和美国支持。到2002年战斗结束时,已有50万人死亡,400多万人流离失所。据估计,安哥拉境内共埋有100万枚地雷。

  安哥拉有三个主要的扫雷组织:地雷咨询组织(Mine Advisory Group)、挪威人民援助组织(Norwegian People's Aid)以及光环组织,他们与安哥拉政府的排雷机构密切合作。当我们接近Cuito Cuanavale的第一天,太阳正在落山。乍一看,这个小镇并没有给人留下多少印象,它由摇摇欲坠的铺排和土路组成。

  然而,这个小镇以长达7个月的Cuito Cuanavale战役而闻名于世,它被认为是安哥拉内战的转折点,也是上个世纪非洲最大的战役之一。尽管它在1988年陷入僵局,但最终还是导致南非和古巴军队从安哥拉撤离。这场战斗也在安哥拉之外激起了波澜。南非前总统纳尔逊·曼德拉(Nelson Mandela)曾称Cuito Cuanavale是“我们大陆和人民解放的转折点,将我们从种族隔离的灾难中解放出来。”不过,这场战役的另一个遗产就是遗留下数以万计的地雷。

  当我们终于进入营地时,天已经黑了。莱格告诉我们,去厕所时要带手电筒。很明显,在寒冷的夜晚,黑曼巴和眼镜蛇喜欢在那里舒服地睡觉。当被问及是否会在其他地方遇到这些毒蛇时,莱格回答说很有可能。他补充道:“老实说,不要担心那些蛇,而是要更担心地雷”。

  排雷与技术之间的关系实际上相当复杂。研究人员总是试图想出新的方法排雷,但几十年来,标准方法始终是要依靠人类的双手和膝盖,并小心翼翼地在他们面前挥舞金属探测器。排雷人员为自己设置了狭窄的通道,并一点点儿向前推进。这种方法被称为“一个人,一条通道”,这也是安哥拉多年来排雷使用的主要方式。

图5:在安哥拉,光环信托组织会使用Google Earth Pro来创建雷区的详细地图

  这个想法能“缓慢而稳定的赢得比赛”。但多年来,排雷者们在如何找到雷区方面变得更聪明了,即使排除地雷的方法没什么改进。他们最强大的技术工具是Google Earth,即高分辨率的地球数字模型。你可能已经用这款软件查看自己住房的卫星图像,或者在车道上放大你的车。

  光环信托组织使用Google Earth进行虚拟侦察。排雷小组可以查看某个区域的航空照片,并挑选出图案。如果某个村庄旁边有块田地,而那里明显没有耕种,这可能意味着那里埋有地雷。Google Earth主管丽贝卡·摩尔(Rebecca Moore)称:“在安哥拉当地,很多人知道上周哪里有牛被炸死,或者几年前在哪里看到过成群的士兵。向他们展示图像和地形是非常强大的合作工具。”

责编:李文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