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你总是能记住"阴谋论"反而不愿相信事实?

2017-08-27 08:37:00 网易科技 分享
参与

 

  不久前我乘坐火车旅行时,碰到一群刚上车的球迷。他们刚刚看完比赛,显然他们支持的球队获得了胜利。 他们占据了我周围的空座位。其中有个球迷拿起别人留下的报纸,当他读到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兜售的最新“另类事实”时,开始嘲弄起来。其他人也很快加入进来,对特朗普发表各种阴谋论看法。

  这些人闲聊的主题很快扩展到其他我很喜欢听的阴谋论上,他们肆无忌惮地嘲笑“地平派”(flat Earth,认为地球是平的)和格温妮丝·帕特洛(Gwyneth Paltrow,美国演员)的最新想法。

  然后在谈话的间隙,有人利用这个机会来表达自己的观点:“这些东西可能都是无稽之谈,但也不要试着告诉我,你相信主流媒体为我们提供的一切!以登月为例,有人认为:这显然是假的,甚至造假的手段也不是很好。前几天我看了这个博客,上面刊登的月球照片里都没有星星!”令我惊讶的是,这群人还加入了其他“证据”,以支持“登月是骗局”这种说法,比如照片上的阴影不一致,月球上没有大气国旗却依然在飘扬,在月球表面行走时,尼尔·阿姆斯特朗(Neil Armstrong)是如何在无人在场的情况下被拍下照片的。

  一分钟前,他们似乎还是理性之人,能够评估证据并得出合乎逻辑的结论。可是现在,事情发生了逆转。所以我深吸一口气,决定也加入其中。我说:“实际上,所有这些很容易就可以解释……”他们目瞪口呆地看着我,因为一个陌生人竟敢在他们谈话的时候插嘴。我毫不气馁地继续说下去,并用一连串的事实和理性解释来驳斥他们:

  旗帜之所以无风自扬,是因为巴兹·奥尔德林(Buzz Aldrin)插旗的动作所致;照片是在月球上的白天拍摄的,显然白天你看不到星星;奇怪的阴影是由于他们使用的广角镜头扭曲了照片;没有人抓拍阿姆斯特朗从梯子上下来的镜头,是因为登月舱外面安装有摄像头。如果这还不够,那么最后的决定性证据来自月球勘测轨道飞行器拍摄的登月场照片,你可以清楚地看到宇航员在月球表面漫步时留下的轨迹。

  我心里想:“看,我给你们提供了充足的证据吧!”但我的听众们似乎并不信服。他们转向我,提出越来越可笑的说法。幸好这时火车停下了,虽然那不是我的目的地,但我还是抓住机会下车了。我想知道,为何摆事实、讲道理依然无法改变那些人的想法?答案很简单,事实和理性的争论真的不能很好地改变人们的信念,这是因为我们的理性大脑已经适应了这种进化模式。

  阴谋论之所以不断地涌现,原因之一是我们自以为是地对世界施加结构,并有不可思议的能力来识别模式。事实上,最近一项研究显示了个体对结构的需求和倾向于相信阴谋论之间的相关性。以这个序列为例:0 0 0 1 0 1 0 1 0 1 0 1 0 1 1,你能看出规律吗?很有可能,而且其他人也能。一项快速的Twitter民意测验表明,56%的人同意你的观点,即使这个顺序只是我扔硬币产生的。

  似乎我们对结构的需求和我们的模式识别技能相当活跃,导致了一种发现模式的倾向,比如星座、看起来像狗的云以及导致自闭症的疫苗等,事实上它们根本没有模式可循。对我们的祖先来说,发现模式的能力可能是有用的生存特征,即使发现错误的捕食者痕迹,也总比忽略饥饿的捕食者要好。但在信息如此丰富的世界里,我们依然保留着同样的趋势,这促使我们看到因果之间不存在的联系,阴谋论显得无处不在。

  我们如此热衷于相信阴谋论的另一个原因是,我们是社会性生物,从进化的角度来看,我们在社会中的地位比保持正确更重要。因此,我们不断地将我们的行为和信念与同伴进行比较,然后改变它们来适应。这意味着,如果我们的社会群体相信某件事,我们就更有可能随大流。

  这种社会影响对行为的影响在1961年由美国社会心理学家斯坦利·米尔格拉姆(Stanley Milgram)及其同事进行的街头实验中得到了很好的证明。这个实验很简单(也很有趣),你也可以复制。选择一个繁忙的街角,盯着天空看60秒。最初可能很少有人会停下来看看你在看什么,在这种情况下,米尔格拉姆发现有4%的路人会加入进来。

  现在让一些朋友加入进来,与你共同进行这个有趣的观察活动。随着这个群体的人数不断增加,越来越多的陌生人会停下来盯着看。到天空观测者的人数增至15人时,大约40%的路人将会停下来,和你一起伸长脖子望天。几乎可以肯定,你在市场上也发现过类似的现象,我们都会被围绕的人群所吸引。

  这个原则同样适用于思想。如果更多的人相信某个信息,那么我们就更有可能去接受它,并相信它是真的。因此,如果通过我们所在的社会群体,我们被灌输特定的想法,它就会嵌入到我们的世界观中。简而言之,与纯粹基于证据的证明方法相比,社会证明是更有效的说服方法,这也是为何这类证明在广告中如此受欢迎的原因。

  社会证明只是众多逻辑谬论中的一个,它们会导致我们忽视证据。一个相关问题是永远存在的证实性偏见(Confirmation Bias),即人们会寻找相关倾向,并相信那些支持他们观点的数据,而忽略那些不支持他们观点的数据。我们都遭受过这样的困扰,回想一下上次你在广播或电视上听到的辩论。与你支持的论点相比,与你观点相左的论点有多大说服力?

  很有可能,不管哪方的观点更合理,在很大程度上,你都会否定反对派的观点,同时支持与你观点相符的人。证实性偏见也表现为一种倾向,即从同意我们观点的来源选择信息(这可能来自我们相关的社会群体)。因此,你的政治信仰可能会决定你喜欢的新闻媒体类型。

责编:陶文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