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直军批美议员“华为威胁论”:对科学很无知

2018-07-23 09:39 环球网

  编者按:7月20日,美国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在社交媒体推特上发文称:“如果美国不搞倒中兴,就永远搞不倒像华为这样规模更大的公司。”此前,卢比奥曾牵头26名国会跨党派议员致信教育部,极力渲染华为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严重威胁,要求调查华为和美国数十所高校的研究合作项目。对此,华为轮值总裁、副董事长徐直军发文直指“美国国会对华为与大学合作项目的质疑是错误的”、“显示了他们对科学的无知”,并表示华为资助美国大学进行基础研究,研究成果将造福大众,不会对美国构成威胁。原文如下:

  华为资助美国大学进行基础研究,研究成果将造福大众,不会对美国构成威胁。

  华为轮值董事长 徐直军

  不久前,几名美国国会议员严厉地批评了华为,还要求美国教育部长调查华为与美国大学的基础科研合作项目是否会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我认为这些行为显示了他们对科学的无知。最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我提到这些批评是“无知的”。

  我并不想进行人身攻击。相反,我只是希望强调学术自由的重要性。学术自由是现代大学的基本属性,是一切科技进步的基石,有助于培养下一代科研人才。

  学术自由是高等教育的基石。正是由于美国大学能保持学术自由,不受政治和外部因素干扰,才吸纳了全球最优秀的人才到美国学习和研究,成就了美国的全球技术领导者地位。

  我是一位从事过基础研究的工学博士。根据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的定义,“基础研究”是指“致力于获取新知识或理念,但不考虑具体流程或产品应用的活动”。

  企业的研发活动主要聚焦商业应用,而大学则关注数学、算法、材料科学等不太可能创造收益的应用。即使某个研究项目最终会产生回报,从理论研究到商业化可能需要花费数十年时间。

  大学与企业的合作能够有效缩短这个过程。企业、学术界和研究机构之间的知识和资源交换(也称“知识转移”)已经成为推动科技进步的关键动力。

  然而,过去十年间,美国联邦政府向大学研究项目提供的资金在持续下降,如今占大学总研究资金的比例低于50%。

  余下的大部分资金来自华为等企业提供的赞助。华为向美国大学提供的研究资金相对有限,去年约为1,000万美元。但我们提供的支持正是大学所需要的,包括资金、场地和实验设备等支持。同时,我们也为在校研究生、大学生们创造了丰富的培训和实践机会。在提供这些支持的时候,我们并不期望能获得直接商业回报。

  华为资助美国大学进行基础研究,研究成果将造福大众,并不会像外界批评所说的那样会对美国构成威胁。

  我们与大学的研究成果通过教授、博士和研究生们的论文形式公开发布。

  2017年,华为在研发领域投入138亿美元,过去十年华为的全球研发总投入超过600亿美元。华为在全球各国已经有近8万件专利获得授权,其中在美国授权专利近一万件,许多还是电信业的基本专利,这对数字经济发展也是一个贡献。

  任何基础研究项目要造福社会是一个艰辛而且漫长的过程,需要大学与企业紧密合作,需要无数科学家、工程师们长期艰苦奋斗,他们的努力和贡献应该受到尊重,而不是肆意指责。

  一个开放的政治领袖,应该要致力于维护美国大学的学术自由,才能推动美国的科技进步。同时,政治领袖要像全球领先科学家一样具备深度洞察力、好奇心和实事求是精神。

责编:陶文冬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