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标准冻结 合作共赢下的全球备战

2018-06-15 19:32 环球网

  6月14日,3GPP全会批准了第五代移动通信技术标准(5G NR)独立组网(Standalone, SA)功能冻结。首个完整意义的国际5G标准正式确定,是5G发展的重要里程碑,意味着5G商用愈发接近,进入最后的全面冲刺阶段。

  力度空前的各国5G行动计划

  5G是第五代移动通信技术的简称,有别于它之前的2G、3G、4G等几代技术主要由企业和行业组织推动,5G受到了全球重点国家的空前关注,各个国家和地区均出台了针对5G的“国家计划”。

  美国占据5G先机

  在T-Mobile合并Sprint获得通过后,路透社报道“美国商务部长罗斯(Wilbur Ross)表示,建设下一代5G移动网络是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的首要任务”,这被认为是两个运营商合并交易获批的重要推动力。作为在4G时代获得重要成功的美国,也是全球最早提出5G计划的国家之一。早在2016年7月,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就为5G网络分配了频率资源,是全球首个开放5G频谱资源的国家。

  美国的三大运营商Verizon、AT&T和T-Mobile也都公布了自己的5G计划,并与三星、爱立信、诺基亚、高通、Intel等公司开展了技术和商用部署实验。其商用服务的时间最早到2018年。最近,三星的毫米波设备获得Verizon的产品许可,其商用时间已经近在眼前了。需要指出的是,美国运营商的这一5G是和国际标准组织ITU的标准不同的,是运营商的自定标准。渴望5G领先的美国,已经不再满足于一再加速的统一标准,进行了一次“抢跑”。

  韩国的5G野心

  韩国政府在2014年1月敲定了以5G发展总体规划为主要内容的“未来移动通信产业发展战略”,决定在2020年推出全面的5G商用服务,并将为此投资1.6万亿韩元(约合90.3亿元人民币)。在标准和技术方面,韩国成立了5G Forum,设立“GIGA Korea”重大科研项目并于2014年6月与欧盟签署5G战略合作,共同推动高频段等5G技术。韩国5G发展总体规划的目标是,“让韩国成为引领世界的5G通信强国”。

  韩国借助平昌冬奥会,是最早提供5G商用业务的国家,承载这一任务的韩国电信(KT)从2016年开始就在多个冬奥会场馆进行5G网络测试,并在2018年2月提供了包括360°VR直播、高清视频传输等在内的10多种5G业务。

  日本保持5G优势

  在3G时代由于试图自定标准遭到失败的日本,在4G建设上融入全球,几个大的运营商建设了性能领先的4G网络。对于5G,日本希望能够保持4G时代的优势,为此,在官方层面,日本依托标准化组织ARIB组建了5G特设工作组“2020 & Beyond Ad Hoc”。

  运营商也在行动。日本最大运营商NTT docomo从2014年开动了5G关键技术的试验,2017年,在东京联合中国华为公司进行了5G实验,验证5G关键技术,并对VR远程控制、3D视频、4K高清视频会议、自动驾驶等5G典型业务进行演示。另一家日本重要运营商日本软银在2016年9月正式启动了5G项目“5G Project”,与中国中兴通讯合作,成为全球第一家商用Pre5G Massive MIMO的运营商。

  欧盟5G计划

  欧盟委员会在2016年9月14日正式公布了5G行动计划,这普遍认为是对美国5G计划的一个回应。这个行动计划给出了比较完整的时间表:2017年3月公布具体的测试计划,并开始测试。年底之前制定出完整的5G部署路线图;2018年开始预商用测试;2020年各个成员国至少选择一个城市提供5G服务;2025年各个成员国在城区和主要公路、铁路沿线提供5G服务。

  从商用时间上看,相对于美国、韩国、日本、中国的商用计划,欧盟的这个计划显得比较保守。这和欧洲运营商在3G网络建设上投入较大,但并未得到相应的经济回报有关。同时,也和应用场景上欧洲和美国不同有关,美国5G定位于固定无线场景,欧洲5G聚焦于垂直行业。他们认为基于4G的垂直行业应用还有很多潜力可挖,而5G没有全球统一标准,业务应用也并不清晰,由于其所用频段导致建站数量远高于4G,并不能解决资本投入和回报的问题。

  尽管如此,欧洲各运营商对5G也保持积极跟进的态度,利用政府政策的支持,在5G技术上纷纷发力。5月4号,德国电信宣布在首都柏林激活其首批5G天线,采用了中国华为的设备。尽管这只有6个基站,但该公司计划到今年夏天在20个站点增加另外70个基站覆盖。德国电信计划在2020年正式商用5G技术。 意大利最大运营商Wind Tre则与中兴通讯合作,在2017年12月开始5G的商用实验,并计划建设欧洲最早的5G商用网络。作为辐射欧洲和南美的重要运营商,西班牙电信(Telefonica)在5G上也进行了广泛的合作和测试,他们也已经开始把下一代的5G技术部署于现有的4G网络中,计划通过演进的方式将网络过渡到5G。另一重要运营商法国电信(Orange)预期在2018年和2019年进行现场试验之后,将从2020年开始5G商用部署。

  中国的5G部署

  在实现了2G完全跟随国外标准,3G提出TD-SCDMA标准,4G主导主流的TD-LTE标准后,中国在5G研发和商用上更加激进。早在2013年2月,中国成立了IMT-2020(5G)推进小组,大刀阔斧地向前推进5G研发。也正是这个推进组主导了全球第一个由政府主导和规划的5G国家实验。

  在设备制造方面,中国得天独厚拥有全球四强席位之二。中兴通讯与华为,目前超过全球设备市场份额的40%。以中兴为例,中兴通讯从2009年开始投入5G关键技术和产品的研发,目前已组建超过4500人的5G无线研发队伍,每年投资30亿元用于5G无线研发。是主要的5G标准贡献者之一,迄今共提交了约3500个标准提案。同时,中兴通讯5G战略布局专利全球2000件。中国厂商已发布了面向预商用的5G全套解决方案,并实现了核心技术的突破。中兴通讯在实现5G更高带宽的核心关键技术Massive MIMO上率先突破,并将其应用到4G中,实现了规模商用部署;在实现5G海量连接的核心编码技术上领衔3GPP NOMA标准立项;承载网,中兴通讯创新的FlexE Tunnel技术实现了业界最低转发时延;同时,中兴通讯在2018年推出基于服务化架构的5G核心网Common Core解决方案,支持2G/3G/4G/5G网络全融合;5G芯片,中兴通讯实现了基站多模软基带、数字中频和承载以太网交换、网络处理器、分组交换、OTN以及WDM PON等主要核心芯片的自研。2018年3月,中兴通讯在中国广州5G商用实验局打通了全球第一个5G通话,这标志着中国5G进程的重要一步。

  同样,中国的运营商在5G部署上也比较超前。相对于美国运营商部分城市2019年部分城市的商用服务、欧洲2020年开始商用部署。中国三大运营商普遍将5G商用时间集体提前并趋向一致:2019年预商用,2020年正式规模商用。中国联通目前公布了16个城市的5G试点计划,是三大运营商里最多的,同时还计划实现2020年规模商用。中国电信则公布了6+6的试点城市,其中首批公布的6个城市包括了中国新设的首都“副中心”雄安。中国移动目前确定了5个5G试点城市,看起来是最少的,但其计划将在2018年在这5座城市各建设100个5G基站,这基本可以看做可以提供预商用服务的5G网络了。远远多于韩国电信(KT)在平昌冬奥会的基站数量。

  为什么5G这么被重视?

  那么,仅仅作为一种通信技术,5G为什么这么被各国重视呢?首先我们讲下5G相对于以前移动通信技术,尤其是4G的不同,然后我们试着从两份报告中去寻找答案。

  4G及以前的移动通信技术主要设计目标是实现人与人之间的互联,通过语音、数据业务,解决人们的沟通问题。其实际的结果我们也看到了,移动互联网的发展,构建了虚拟的网络空间,让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变得没有距离。同时,基于移动互联网,购物、娱乐、生活、商业等方式均发生了极大的改变。移动通信技术从2G、3G到4G发展,主要解决的是带宽和流量的问题。而5G的设计目标除了10倍于4G的带宽以外,还有少于1/10的时延,大于100倍的连接数量,这就使得对带宽、时延、连接数要求更高的业务和应用,比如VR/AR、高清视频、无人驾驶、智能制造、物联网等成为可能,这使得5G的影响范围极大的扩展了,这从5G标准制定期间主要标准组织3GPP会员数的增加就可以看出。

  3G时代和4G时代,会员数基本持平,但是到了5G时代,3GPP的会员数出现了大幅的增长。

数据来源:根据公开数据整理

  正是因为5G相对于之前移动通信技术的广泛影响力,使得它对经济的带动作用更大,从中国和美国对5G经济影响的分析可以更清楚的看到5G的影响力。

  中国信通院在《5G经济社会影响白皮书》中给出的数据:从产出规模看,2030 年5G 带动的直接产出和间接产出将分别达到6.3万亿和10.6万亿元。在直接产出方面,从2020年到2030年十年间的年均复合增长率为29%。 在间接产出方面,从2020年到2030年,年均复合增长率为24%。

   

  数据来源:中国信通院《5G经济影响白皮书》 

  2020年,预计5G将创造约920亿元的GDP,2025 年,预计5G将拉动经济增加值约1.1 万亿元,对当年GDP 增长的贡献率为3.2%。2030年,预计5G对经济增加值的直接贡献将超过2.9 万亿元,对当年GDP增长的贡献率将达到5.8%。十年间,5G直接创造GDP 的年均复合增长率约为41%。

  按照产业间的关联关系测算,2020、2025、2030年5G间接拉动GDP增长将分别达到4190亿元、2.1万亿元、3.6 万亿元。十年间,5G 间接拉动GDP 的年均复合增长率将达到24%。

   

  数据来源:中国信通院《5G经济影响白皮书》 

  据估计,2020 年、2025年、2030年,5G将直接为社会创造约54 万、350 万、800 万个就业机会。5G 对就业的间接贡献具有倍增效应。5G 通过产业关联和波及效应间接带动GDP 增长,从而为社会提供大量就业机会。预计2020 年、2030年,5G将间接带动约130 万、1150万个就业机会

   

  数据来源:中国信通院《5G经济影响白皮书》 

  美国无线通信和互联网协会(CTIA)在一篇名为5G竞赛(Race to 5G)的报告中做了类似的分析,并将其与4G做了对比。

  该报告认为美国在4G阶段的驱动力为美国带来了巨大的经济利益,包括1000亿美元的GDP增量,无线产业相关工作增加84%,以及美国公司获得了1250亿美元的增量收入。

   

  数据来源:CTIA 《Race to 5G》 

  该报告基于埃森哲的分析,认为美国在5G上将需要投资2750亿美元,获得5000亿美元的经济增长和创造300万个就业。

  5G“大玩家”

  5G在全球主要国家受到了广泛深入的重视。同样在美国通信和互联网协会的报告《Race to 5G》中,对各国5G的发展进行了评估,其中,中国、韩国、美国、日本处于第一集团;欧洲的主要国家德国、英国、法国处于第二集团;加拿大、俄罗斯和新加坡处于第三集团。

  该报告更指出,如果美国不能在5G上维持4G的驱动力,那么它在4G时代获取的经济利益将会转移到别的国家。

   

  数据来源:CTIA 《Race to 5G》 

  另外一个分析机构CCS Insights的最新研究报告则指出,美国将成为5G发展先驱,但中国将迅速主宰5G连接市场。美国、韩国和日本将于2019年发布商用5G服务,随后是西欧。中国不会成为首个5G推动国,但是2021年中国5G连接将达到1亿,并在2025年达到10亿,占全球5G连接的40%。

   

  数据来源:CCS Insights 

  从标准的角度来看,5G标准的讨论和制定主要在国际标准组织3GPP中展开,中国一开始就组织力量参与国际标准,产学研用力量协同,积累了相关的核心技术,向3GPP提供了8700多份文稿,占整个提供文稿数的32%,而中国牵头的5G标准化项目占40%。相关标准提案数量中,华为、三星、爱立信、高通、中兴等企业排名前列。

  从资本支出角度看,预计从2020年到2035年,美国和中国有望主导5G研发与资本性支出,两国将分别投入1.2万亿美元和1.1万亿美元。预计美国的投入将约占全球5G投入的28%,中国紧随其后将约占24%。

  可以看出,作为5G的大玩家,中国和美国的5G方面的竞争与合作,一段时间内将会常态出现。

  合作共赢

  5G的发展不是一场角力,而是全方位的大合作。这里既包括技术和产业领域的各方合作,还包括通信行业与社会各行各业的合作,更包括全球各国一起营造一个开放共赢的大环境这样一个更高层次的合作。中国对于5G的发展态度一直是积极的、开放的,形成一个全球统一的5G标准不仅是全球移动通信界的愿景,也是各方的共识。全球企业都积极参与了5G技术研发,并为形成一个全球统一的5G标准贡献创新成果,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在国际上,一直强调的是“5G需要大合作”。

  全球5G标准的统一是合力创新的结果,在全球一盘棋的大背景下,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公司想要“碾压”对手,形成“一家独大”都是不可能的。形成一个统一5G标准,既需要有关各方既要贡献最新研发成果,又要尽可能团结大多数,甚至必要时寻求适当合作妥协。在5G全球标准的推进中,中国公司能尽量多贡献自己的创新成果,在一些关键技术领域尽可能多拥有一些话语权,就是最大的胜利。而这些胜利,是为了让更多的人分享我们的科技进步成果,让这个世界更加美好。

  正如中兴通讯所述:“5G标准第一阶段完整版本的如期诞生,凝聚了运营商及产业伙伴们的集体智慧和卓绝努力,必将进一步加速全球5G产业进程。一个更加开放、敏捷、智能的极速全连接时代已经触手可及,企业和行业应用的扩展更将使全社会受益。中兴通讯将继续携手业界同仁,为全球数字化发展贡献力量。”

责编:陶文冬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