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汽车/ 科技/ 数码/ 游戏/ 留学/ 财经中心

联通千兆宽带就是噱头货:比硬盘还快 依旧卡顿

2017-04-03 08:06:00 蓝鲸TMT 贾敬华 分享
参与

当一些人仍沉浸在漫游费取消的意淫中时,中国联通又秀出一枚重磅武器:千兆宽带。近日,中国联通“光宽带+”战略推出,今年将在15个城市试点千兆宽带,北京目前已经可以向用户提供千兆宽带接入服务。

仅从字眼上看,联通千兆宽带确实是高大上。可从技术层面和应用场景来看,千兆宽带是继取消漫游费后的又一个噱头式营销。

鸡肋的千兆宽带

从理论层面上来说,宽带接入速率由百兆迈进千兆时代,是一个进步。与十几年前56K的拨号上网相比,这是一个里程碑式的跨越。问题的关键在于,消费者是否需要千兆宽带接入服务呢?

在讨论是否需要千兆宽带接入服务前,先明确一个知识误区。在用户现有的硬件条件下,千兆宽带是没有用武之地的。以下载这项使用频率最高的应用来说,联通千兆宽带的理论下载速率是125MB/s。考虑到线路损失等因素,实际的下载速度每秒大约在120 MB/s左右。从数字上来看,这的确是一个让用户流口水的速率。事实上,千兆宽带的下载速率,已经超出了硬盘的写入速度。

来自中关村在线硬件测试平台的数据显示,传统机械硬盘的写入速度只有100 MB/s左右。相比之下,固态硬盘的写入速度高一些,使用了最新技术的固态硬盘,写入速度已经轻松跑到200 MB/s以上了 。只是,大多数用户仍旧使用价格亲民的机械硬盘,毕竟固态硬盘的容量小价格贵,1TB的固态硬盘的价格会让很多消费者望而却步。试问,硬盘写入速度不及千兆宽带的下载速度,这样的服务有何价值?

硬盘写入速度与千兆宽带下载速率不匹配,千兆宽带就无法达到实际的速率。除此之外,现在必须使用千兆宽带的网络应用屈指可数,4K算是其中之一。网游、在线音乐和在线视频这些常规应用,10兆都可以满足需求。

更重要的一点就是,千兆宽带的价格太贵 。来自媒体的报道称,北京千兆宽带费用是包月1000,一年1.2万。硬件难以满足千兆宽带的性能发挥,又没有丰富的网络应用,如此昂贵的千兆宽带不就是鸡肋吗?

千兆宽带陷阱重重

对于用户而言,千兆宽带是鸡肋,因为千兆宽带普及是需要很多条件的。在条件还不成熟的情况下,中国联通推千兆宽带,这是搞噱头。如果从技术层面来分析,我们还会发现千兆宽带接入可谓是陷阱重重。

陷阱一: 网络设备升级是个坑。在很多用户的认知里,运营商只要把宽带速率提高了,上网速度就能快起来。殊不知,网络设备如果不支持高速率宽带接入也是无济于事的。千兆宽带接入,需要对光猫、路由器、网线和网卡等硬件与之匹配才可以。运营商只负责将宽带接入速率提升至千兆,网络硬件的升级则需要用户买单,包括光猫的更新换代。

目前,很多PC和笔记本的有线网卡,都已经支持千兆网络。无线路由器和无线网卡,支持千兆的很少。虽然很多无线路由器在5G下能够实现千兆接入,但笔记本内置的无线网卡仍不支持千兆接入。当然了,硬盘等硬件也是需要升级才能满足千兆网络的运行。也就是说,一旦用户购买了联通的千兆宽带,从光猫到无线路由器,再到网线等一大堆必须全部升级才能满足千兆网络的运行,这无疑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陷阱二 :网络卡顿仍旧不会改善。从拨号时代,到ADSL接入,再到光纤入户,卡顿是一直困扰用户的心病。尤其是每天晚上8点到10点这一时间段,在线视频和网络游戏能明显感觉到卡顿。对此,运营商给出的解释是用户宽带速率太低。那么,千兆宽带入户后,网络卡顿的情况会得到改善吗?答案是不会,因为宽带卡顿的症结骨干网络容量太小,访问量增大导致的传输延迟。既便是千兆宽带入户,网络卡顿也会依旧存在,这可以说是又一个陷阱。

陷阱三 :上行速率仍旧被限制。最近几年,不少用户惊讶的发现运营商在给宽带提速的同时,将上行速率做了限制。在广东电信,百兆宽带的上行速率只有6Mbps或8Mbps;山东联通,则把所有光纤入户的宽带上行速率锁定在10Mbps。而移动和铁通这些小运营商,对于上行速率的限制更是五花八门。千兆宽带时代到来后,上行速度仍旧会限制。

所谓的宽带提速,仅仅是用户端的网络接入速度提高了,宽带接入服务器上层的网络容量,仍旧是按照ADSL宽带接入时代的标准建设。由于ADSL接入本身就是上行速率小的接入技术,加之最近几年宽带接入速率迅速由4Mbps到10Mbps再到100Mbps,运营商骨干网络并没有按照用户端速率提升的节奏扩容。所以,千兆宽带的上行速率仍旧会被限制,有可能与百兆宽带的上行速率接近。

显而易见,用户要想使用中国联通的千兆宽带,要先把自家的相关硬件进行全面升级才可以,而运营商并没有告诉消费者,这难道不是一个消费陷阱吗?此外,千兆宽带入户了,网络依旧会卡顿,上行速率依旧被限制,这样的千兆宽带除了速率的噱头外,并没有实质的提升。最后,希望中国联通不要一味只用高速率搞营销,多考虑一下消费者的利益。

责编:张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