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布斯》:氪空间在中国要如何击败WeWork?

2018-08-13 16:36 环球网

  氪空间创始人兼董事长刘成城的电脑上,实时显示着大量关于中国大城市的房地产交易的图表和数据,他整洁的办公桌上,在显眼位置放着一篇杂志文章,文章上还有红线做出的标注,这篇文章是关于联合办公巨头WeWork的最新报道。

  “我们非常关注数据,”刘成城的办公室位于北京市区的一座高层写字楼里,“尤其是竞争对手的数据,”他说。

  今年30岁的刘成城是中国联合办公企业氪空间的创始人,这位戴着眼镜的年轻企业家正带领着氪空间全力拓展中国市场,他们的竞争对手WeWork已经进入26个国家,而且近期刚从投资者融资10亿美元,现金充沛。

  总部位于纽约的WeWork,去年的估值是200亿美元。凭借工业风的装修、大面积的共享区、鼓舞人心的标识、额外福利比如免费的啤酒、瑜伽课,WeWork已经建立起一个全球性品牌。但是,刘成城很有信心氪空间能够在中国联合办公市场领先,因为他的团队更懂得本土市场。

  “联合办公这个领域有很多中国市场特有的要求,”刘成城在接受福布斯采访时表示,“我不认为WeWork在进入中国的前几年,能够真正搞懂这些事情,这就是为什么他们拓展慢的原因。”

  基本上,氪空间和WeWork是采用相同的业务模式:从开发商手中租下办公室,将其装修,然后根据不同位置,以每个工位每月1000到6000元的价格,转租给自由职业者和公司。与WeWork相比,氪空间对于中国的建筑标准和安全法规更加熟悉,从而能够找到最好的承包商,打造出更符合中国办公文化的联合办公社区。

  氪空间认为,WeWork提供的免费啤酒机和乒乓球桌这些设施,并不一定适合工作强度比较大的中国创业公司,这些很拼的创业公司往往实行“996”工作制(早上9点至晚上9点,一周六天),氪空间更倾向于提供财务咨询、法务咨询等免费的增值服务。

  2016年,氪空间在北京正式成立,是从36氪拆分而来。36氪是一家有阿里巴巴投资的科技媒体,由刘成城在2011年创立,目前他仍是这家公司的董事长。刘成城同时也担任氪空间的董事长,截至今年6月,氪空间在中国11个城市运营着超过27万平方米的联合办公空间,服务40000名会员。

  投资人对氪空间的热情高涨,福布斯从多位知情人士处了解到,氪空间将很快完成最新一轮融资,融资规模超过2亿美元,公司整体估值达到10亿美元以上。上述人士还透露,氪空间开始商讨赴美IPO相关事宜,不过目前还处于早期阶段。但氪空间的新闻发言人拒绝评论融资相关消息,并称公司目前没有IPO的计划。

  IDG资本合伙人闫怡胜表示,中国的创业公司注重成本控制,“联合办公是一项非常本地化的业务,必须聚焦于运营,”她说,“本土公司有非常大的机会成为赢家。”

  戈壁创投合伙人徐晨指出,刘成城是氪空间快速成长的关键因素之一,他运营36氪的经验能够帮助他在中国企业家群体里建立人脉,更了解这些企业家的需求。

  闫怡胜表示,WeWork在品牌知名度方面仍然领先,是中国本土公司追赶的目标。WeWork前不久为子公司中国WeWork引入了5亿美元的投资,投资机构包括新加坡的淡马锡等,最近WeWork又从日本的软银公司再筹集了10亿美元。今年4月,WeWork斥资4亿美元收购了另一家联合办公企业裸心社,计划年底前在中国扩展至40个办公地点,40000名会员。 

  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今年早些时候,WeWork的联合创始人兼CEO亚当•诺依曼在北京和刘成城有过会面,他们探讨了双方合并的可能性,但最终没有达成一致,分歧主要是谁来掌控合并后的公司。不过,WeWork新闻发言人拒绝对此做出评论,她表示公司并没有在中国寻找并购的机会。

  从发展的角度看,受到中国政府鼓励“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影响,中国联合办公市场增长非常快,这是联合办公企业纷纷加快扩张的重要原因。根据咨询机构艾瑞的统计,2017年中国联合办公市场规模达到55亿元,到2019年,市场规模有望翻一番,达到94亿元。

  房地产服务公司仲量联行预计,到2020年,在北京、上海这样的大都市,将会有4200万平方米的甲级写字楼面积成为联合办公空间,今年一季度末,这个数字是3300万平方米。

  “中国联合办公市场正在经历爆发式增长,”仲量联行北京研究部经理米阳表示,“联合办公不会完全取代传统的办公租赁,但它会成为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

  除了氪空间和中国WeWork之外,由万科前高管毛大庆创立的优客工场,也是中国联合办公行业有力的竞争者。优客工场一直在积极并购,近期收购了多家规模较小的竞争对手,包括Workingdom,Wedo联合创业社,洪泰创新空间和无界空间。今年3月,优客工场与无界空间合并之后,估值达到了110亿元人民币。

  虽然氪空间和优客工场的估值都达到了十亿美元以上,成为独角兽公司,但都未实现盈利。艾瑞咨询分析师认为,联合办公企业长远计划是通过提供社群化优质生活方式、社区服务和广告,提升自身收入规模,这样比单纯依靠房地产租赁的利润高得多,“他们需要说服用户支付租金之外的其他费用,引进更多的广告主。”

  与之对照的是,WeWork同样尚未盈利。去年,WeWork收入是8.86亿美元,亏损9.33亿美元。今年上半年,WeWork销售额同比增长了一倍多,达到了7.64亿美元,但由于开设了许多新的办公地点以及在新兴市场拓展,亏损是去年同期的三倍,达到7.23亿美元。WeWork的200亿美元估值是建立在未来有可能成为一个生活方式品牌,从教育、软件和社区服务等方面获得收入。

  在刘成城看来,盈利并不是氪空间最优先考虑的事情,因为氪空间现阶段聚焦于扩张规模。氪空间已经开始关注中国大陆之外的市场:5月,氪空间进入了香港,签下了湾仔地区One Hennessy大楼一共7层面积,同时还在寻求将业务拓展至曼谷、首尔、新加坡、东京,从而实现2021年追赶上WeWork总体规模的目标。

  “WeWork刚进入亚洲市场,我们是在同一起跑线,”刘成城说,“亚洲是我们必须拿下的市场。”

责编:李文瑶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