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彩站宝创始人:我们不卖一张彩票,致力帮助投注站拥抱互联网

  彩站宝在短短一年时间内,广受社会各界认可和支持,用户基数呈指数增长,究竟是如何在当今互联网垄断时代压力下突出重围?记者独家对话彩站宝创始人张晓丰,从创业者更是领导者的视角关注当下彩票站点的生存形态。

  ▲采访嘉宾:彩站宝创始人张晓丰

  记者: 互联网经过二十年的发展,如今已经被几个巨头垄断。互联网创业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压力。您认为科技型创业企业成功的必要条件是什么呢?

  张晓丰: 近几年互联网创业的几个特点:一是现象级产品多 ,盛行一时,很快就销声匿迹;二是门槛过高 ,与传统互联网的轻资产模式渐行渐远;三是恶性竞争 ,稍微有点需求的产品,立刻涌入几十家甚至上百家新公司。

  科技类创业的模式至关重要。首先产品有刚需、而且最好是高频需求 ,这是模式成功与否的前提。其次在满足这个前提的情况下,最好是有一定的门槛 ,门槛的高度决定成功的高度。最后是可以规模化 ,不能规模化的模式只能称为小生意。具备这三点是创业成功的必要条件。也是科技类创业成功的企业至少具备的三点。

  记者: 您认为除了以上三点创业必备条件外,还有什么是科技型创业公司应该具备的呢?

  张晓丰: 除上述三点之外,最好还具备几个条件:一是有能够看清楚简单的盈利模式。 为什么没把盈利模式放到必要条件里呢,因为一般来讲,有了足够规模的用户和高频需求,盈利的模式并不难找。而且,在盈利和规模之间有个平衡,这方面是需要创业者自己把握尺度。创业者钱包的深度决定了挖掘用户价值的速度。好比京东,仍然有巨额亏损,但是并未急于汲取用户价值。二是创业者要有足够的修养 ,例如思维的深度和缜密性,高明的见解,独到的眼光、以及吃苦耐劳的精神等综合素质。

  记者: 具我所知有人说“互联网彩票创业就是个伪命题”对此您怎么看?

  张晓丰: 互联网彩票是大势所趋,彩票就是个数字的虚拟商品,是最适合用户流量变现的商业模式。在过去这些年,所有的互联网巨头都进入了这个行业,只要有一定用户的网站,都可以利用这个模式快速实现盈利。但为什么互联网彩票不是一个好的商业模式呢?

  对应刚才说的那两点,第一条没问题,这是个有刚需的生意,全国每年购买彩票的人口应该过亿了,定期购买彩票的人数也有大几千万。刚需、高频这两点都没问题。但是,彩票也是个特殊的商品,所以彩票的发行和销售需要政府的监管。这使得互联网彩票的商业模式充满了很多不确定性。监管松的时候,就是一个没有门槛的行业,谁都能进入,谁都想分一杯羹。最后各种乱象就把这个商业模式搞死了,这个是注定了的结局。

  还有的人说,那就给这个行业设个准入门槛呗,也就是所谓的特许经营权,或者通过牌照制止这种乱象。这其实也有问题,因为我们的监管体制还不够成熟,与财政增收的利益相比,放开互联网销售彩票带来的社会问题更多。所以互联网彩票模式的创业就是个伪命题。

  记者: 目前大家都在讲互联网创业一定要精确的解决用户刚需,那么彩站宝是怎么解决的呢?

  张晓丰: 科技的发展注定会推动社会的进步,如何利用科技的手段来满足这个需求,也是彩站宝创业团队一直思考的问题。

  我们发现了一个现象,随着微信的普及,投注站站主普遍利用微信和彩民进行交易。彩民通过微信转账给站主,站主按照彩民的指令在投注机上出票,拍照片发给彩民。开奖后,再把中奖金额通过微信转账的方式给彩民。

  在我们创立彩站宝这个模式之前,我们进行了一个小的调查,大概有五百左右业主参与了调查,其中90%的业主都表示使用微信给彩民销售彩票,其中一半左右的业主,微信销量占据了他们销量的四成。很明显,这是一个刚性高频需求。

  而我们有什么优势来抓住这个需求呢?一个是我们刚刚实验成功了大批量定制APP技术 ,本来我们准备把这个技术应用于新零售的场景——便利店,但是好像投注站行业更有需求。我们完全可以用这个技术为所有投注站定制自己的APP。另一个优势是我们团队有一定的彩票行业经验,我们对于行业的监管政策和彩民需求的认识有一定的深度。

  我们利用新技术,为每一个投注站业主提供了彩站宝站主端管理工具 ,站主可以免费获得本站定制APP,让彩民下载本站定制APP,并通过其购买彩票非常方便。

  记者: 促使“彩站宝”成功的理念跟模式是什么?

  张晓丰: 彩站宝现在已经实现用户超高速的增长,从2017年5月份上线第一版投注站业主管理工具(彩站宝业主端V1.0)以来,短短一年时间内,彩站宝平台每日的交易金额已经超过一千万,经历了超高速的增长,而且这个速度还在呈指数增长。

  彩站宝宣传全靠口碑传播,从没有做过线下推广,所有注册的业主都是通过好友推荐而来,这极大的节约了我们的运营成本。在这个流量被巨头垄断的时代,互联网创业推广费用无疑是最难以承受的。能够通过口碑相传,用户的快速增长,无疑证明了彩站宝模式的刚需。我们观察了一下业主的地域分布,基本都在某个地区集中使用。

  彩站宝全部让利于投注站业主,投注站是一个非常艰难的生意,根据我们的调查,彩票销售二十多年来,全国已经有四十多万正常经营的业主,在大部分地区投注站已经饱和,业主的生意非常难做。彩站宝工具推出以来,从未从业主的代销费中收取费用,为业主带来销量的同时,也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

  所有的业主都获得了不同程度的提升:业主有了自己的APP,极大的方便了自己。通过观察,业主确实获得了长足的进步,从每天销售额不足几百,到月销售额过百万的业主已经非常多了,除此之外,所有业主的销量都呈翻倍增长,真正获得了业主的拥护。

  记者: 彩站宝的盈利点或者变现手段是什么呢?

  张晓丰: 彩站宝现在已经盈亏平衡,作为一个互联网企业,彩站宝不从业主的代销费中分成,那么如何做到生存和发展呢?这是我们模式设计者比较得意的地方。一方面,我们节流,我们没有推广费用,没有市场费用,工资和房租是相对固定的,在收入中的比例逐渐下降。而且,我们和银行及第三方支付公司进行了合作,彩民买彩票的钱直接到业主自己的银行账户,这部分充值手续费由业主自己承担了,我们的费用更大大下降。

  彩站宝的收入主要是生态的运营收入,比如我们有个全网跟单大厅,现在广受业主、彩友拥戴,每天会有大约90个专家方案上全网跟单。专家所出方案,如果中奖会获得奖金的5%作为报酬,所以这90个全网方案竞争非常激烈,已经形成了一个良性的生态。平台作为生态的运营方会收取一个点的奖金分成。随着平台彩民的增加,排名靠前的方案都会有上千人跟单,每天的跟单奖金几百万,这已经是一个可观的收入。

  记者: 新零售场景下,您对未来的彩票行业是怎么看呢?

  张晓丰: 新零售场景下的彩票行业存在着巨大潜力,去年,全国彩票销售额超过4000亿元,彩站宝业主还只是冰山一角,未来的空间还非常大,所以,从创业者的角度来看,我们的主要任务还是要完善产品。

  投注竞彩是需要技术含量的,比赛多但是大多彩民缺乏较高的分析能力,所以我们提供了全网跟单功能 ,全国最厉害的专家都希望能在我们的全网跟单大厅发单。五月份,有个叫“红神”的专家,带动上万彩民中奖,不少彩民每天都在等着他发单,而这个专家自己不到一个月也挣了几十万的奖金分成。生态就这么建立起来了:专家都有自己的粉丝,非常认真的研究赛事,任何彩民都可以选择跟单方案投注,其次业主也很开心,因为彩民投注的彩票依然是在本店出票,佣金全部归于店主自己。

  针对数字彩和竞彩的打票难、容易出错的长久问题。我们的研发团队独家提供了电子投注单功能 ,订单会生成一个二维码,业主接到订单在投注机上扫描即可自动出票。出票速度快,这项技术是个刚需中的刚需,业主非常需要。

  我们非常注重行业政策:彩站宝就是个业主工具,彩民根本用不了。这样面对严格的行业监管的时候,彩站宝的底气很足,因为,我们作为平台没有卖过一张彩票。我们最大的理念就是,凡是有利于业主做大做强的,我们就全力支持,也一定会受到国家监管部门鼓励和支持的。

  记者: 作为行业“领头羊”您怎么处理恶意抹黑造谣跟舆论压力呢?

  张晓丰: 被抹黑已经成为常态:作为行业的领头羊,彩站宝最自信的是产品和技术能力,所以被别人故意抹黑造谣也是必然的,我们深深理解这个事情。

  从去年年底开始,平均每周都有一次所谓对手的系统攻击,好在我们的技术实力很强,把大部分攻击都消灭在无形中,仅有的几次攻击中,我们也在不超过半个小时的时间里就恢复了。系统的稳定性毋庸置疑。

  对于形形色色的造谣,我们也习以为常了。有的还联合了县市的彩票中心,造谣说彩站宝涉嫌互联网销售彩票,我们一张彩票都没卖过,何来的涉嫌互联网销售彩票呢?这里面也有些好玩的故事,由于彩站宝的影响力越来越大,有个微信公众号转发了一篇造谣彩站宝的文章,结果流传甚广,最终竟捧红了该公众号。

  当然,有的地方彩票中心会出于某种原因,不让业主用APP的方式销售彩票,这个我们是坚决配合的,一旦有中心给我们指出了哪个站主不许用,我们会立即停止业主的APP功能使用权限。我们对于监管的态度是坚决拥护,因为我们坚信这才是做大做强的长远方式。

 

 

 

 

 

 

 

 

 

 

 

 

 

 

 

 

 

 

 

 

 

 

 

 

 

 

 

 

 

 

 

 

 

 

 

 

 

 

 

 

 

 

 

 

 

 

 

 

 

 

 

 

 

 

 

 

 

 

 

 

 

 

 

 

 

 

 

 

 

 

 

 

 

 

 

 

 

 

 

 

 

 

 

 

 

 

 

 

 

 

 

 

 

 

 

 

 

 

 

 

 

 

 

 

 

 

 

 

 

 

 

 

 

 

 

 

 

 

 

 

 

 

 

责编:陶文冬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