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汽车/ 科技/ 数码/ 游戏/ 留学/ 财经中心

全球的女神们都在创业了:马云背后的女人不只是剁手党

2017-07-10 15:54:00 天下网商 分享
参与

       文 / 天下网商记者 宁函夏 实习记者 王珊珊

  编辑 / 张洁

  “马云背后的女人”不光只会买买买,她们还是这个时代不可或缺的商业力量——创业者。

  这是一群奔跑着的创业女神。上一秒,她们还是淘女郎、网红、直播达人,下一秒,她们就在粉丝群和评价栏里搜集意见,与设计师商讨款式,去工厂查看生产进度。

  她们或是生长于阿里平台,或是从线下转战线上,寻求更广阔的消费市场。她们来自各行各业,有着不同的经历,却都以自己的智慧和拼搏,诠释女性在商业世界中的独特魅力,敲响“她时代”的最强音。

  “世界因为女性而美好,世界因为女性而成其为世界。永恒的女性引领我们上升。”在第一届“全球女性创业者大会”上,马云在众多参会女性面前毫不吝啬地赞扬女性之美。

  励媖中国发布的《2016中国女性职业与幸福感白皮书》指出,70.32%的女性认为事业和家庭同样重要。随着经济的发展和生活水平的提高,女性对职业的关注度越来越高,尤其是在一、二线城市工作的女性。

  由此可见,女性们不再只关注家庭,而是需要一份家庭事业双丰收的“独门秘籍”。

  1、剑桥包创始人Julie Deane:全职妈妈因为母爱用600镑打造国际品牌

  从600英镑起步的家庭作坊到风靡全球的国际知名品牌,她成为“欧洲创业之星”,获得来自IndexVenture1.25亿英镑风投,被授予英国皇室查尔斯王子颁发的大英帝国勋章,好莱坞一线明星在背她的包。这是欧洲最激励人心的创业故事之一,很难想到Julie Deane创业的初衷只是为了挣钱把在学校里受欺负的小女儿送进私立学校。

  起初,由于起点低,资金少,Julie不得不事事亲力亲为。她在公司的各个岗位都工作过,她自己学习做网站,设计logo,给包包拍照上传到社交媒体,打电话找制造商,每天写几百封邮件给报纸杂志、时尚博主。这些辉煌背后的事情人们看不到。

  一开始,Julie只小批量生产。她找到一个设计师,设计成型后只做六只剑桥包,然后给它们拍照放上网,卖出以后再填满库存。销量逐渐上升以后,剑桥包在2009年获得了《卫报》圣诞礼物导购单的提名,销量陡增。

  在谨慎选择了投资伙伴后,Julie的公司开始快速扩展。她挖了一些竞争对手品牌的市场营销总监、技术总监来丰富团队力量;在伦敦、剑桥、香港等地增开实体店;同时,在美国、中东、亚洲开展了全球布局。

  2014年12月,剑桥包在天猫国际开设官方旗舰店,正式开启入驻中国市场第一步。中国消费者将可以从天猫直接下单,15天内收到从英国直接打包寄出的包邮免税剑桥包产品。而在此之前,中国消费者只能通过它的英国官网购买,这给消费者额外增加了境外购物税费负担。Julie表示,天猫有非常严格的卖家规则,这给她留下非常好的印象。消费者可以通过这个平台接触到真正的剑桥包品牌。

1432201665正文图2

  在Julie看来,之所以选择与天猫合作,是因为天猫能利用大数据技术精准地抓取消费者需求,多年来一次次的成交神话表明它更懂中国市场。

  从全职妈妈到国际大牌CEO,她最引以为豪的“光荣时刻”就是她完成了对女儿的承诺,其次才应该是她用600英镑创造了一个风靡全球的国际知名品牌。

  2、台湾糖果界“一姐”何子娴:让全世界的人品尝同样的甜蜜

  台湾牛轧糖有十亿台币的市场,糖村独得其三。这一颗小小的牛轧糖,不仅是诸如赵又廷高圆圆等明星婚礼上的指定喜糖,还是全球海淘187万人票选出来的全世界TOP10最受欢迎零食之一。

  最初,糖村的创办人何子娴,只是想要做一家自己喜欢的甜品店。

  1996年,何子娴创立了第一家“糖村”,开店之后,由于包装精致,甜品外形美观,成为台湾人送伴手礼的选择。

gshhtr

  何子娴立志做最美味的牛轧糖,在糖村的集团群中,专门有一个“试吃回馈回报区”,通过外形、口感、口味等方面对糖进行评分,在收集完每天的评分表后,会针对新的牛轧糖配方进行调整。

  “吃货们”给予糖村牛轧糖的评价是“口感软滑,奶味浓郁,吃过之后,总觉得买少了”。在一次参加上海交流会上,一个男生惊喜地发现以前吃过的一家糖是何子娴家的牛轧糖,之前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这件事让何子娴产生了把糖村开到大陆去的想法。

  2013年,糖村终于在天猫开了第一家“天猫国际海外旗舰店”,随后又在2014年开了“天猫旗舰店”。在数年的运营积累下也取得了不错的销售成绩,在两家店铺最热的单品总销量均在10万以上。如今,糖村还借助天猫实现”买全球卖全球“的目标,最近通过该渠道也开始直接向香港的天猫用户进行销售。

  在何子娴心目中,糖果是“心灵的维他命”,而糖村就是她的心之所在。

  3、张大奕:网红经济的领跑者

  作为网红标杆,张大奕无疑吃到网红的第一口红利蛋糕。

  张大奕因模特经历进入淘宝,帮助如涵前身的淘宝店“莉贝琳”拍摄店铺产品,从开店到变身第一网红仅用了2年的时间。目前, 张大奕的淘宝店铺“吾欢喜的衣橱”拥有2个金冠,店铺粉丝389万,其个人微博“张大奕eve”拥有粉丝460万。她的店铺更是在2016年“双11”期间位居淘宝女装类目第二名,冲进亿元俱乐部,谱写了令人艳羡的创业故事。

  如今,网红、孵化器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但张大奕仍然具备优势:

  首先,张大奕开店之初就与如涵成立单独的子公司,双方共同拥有店铺。作为网红孵化行业的先行者,如涵是其背后帮助其不断供血的后盾,拥有坚实的资金链、供应链基础。

  与一般网红孵化器或单独打拼的网红不同,如涵的模式更为封闭,擅长打造供应链全链路打通,重资金压货在面料的生产模式。此前张大奕在直播中透露,公司付出大量的现金来备足所需的定制面料。保证返单速度的前提下,也能同时保证产品品质的原因之一。在这样的面料控制下,张大奕的店铺能够从1月开始就准备冬季的款式,这在提倡当季款当季出的网红店铺中,并不多见。

  其次,团队化操作,能够快速抓住流行的引流渠道和方式。张大奕是最早开始用视频来介绍新品的网红之一。在秒拍、小影等短视频软件诞生之前,2014年11月,张大奕用微单拍摄了她第一支5分钟的小视频。

  2016年6月20日,张大奕的首次淘宝直播结束后,观看人数达到42.1万,点赞破百万。在未做促销打折的情况下,店铺上新成交量约2000万,客单价逼近400元,刷新淘宝直播的销量记录。

image002

  即便如此,张大奕仍在尝试自我突破。2016年双11前,张大奕联手华纳音乐发布了首支单曲《裙子卖掉了》,而她的多款新品也在MV中循环播放,充当起了移动精品货架。

  4、“潇洒姐”王潇:告别“懒人经济

  与继续开发网上购物、外卖、上门家政等“懒人经济”不同,王潇将目光投向了与之相反的领域,创立了品牌“趁早”,旨在给那些不愿偷懒的人提供一个有归属感的场所,让他们人生道路上更加自律。

  王潇对自己的生活有着明确规划。做过央视主播,创办过公关咨询公司、做过《时尚COSMO》主编、又写过《女人明白要趁早》《三观易碎》《和潇洒姐塑身100天》和《米字路口问答》等多本畅销书,王潇毅然决然地开始了一段新的旅程——创办励志女性品牌“趁早”。

  趁早目前旗下有两大产品线——趁早效率手册和健身品牌Shape,而这个两个产品线的成功运营都离不开她那百万量级社群。

  四年前推出效率手册其实是一个无意的举动,当时王潇作为连续创业者,年末时印刷了一批效率手册作为礼物送给客户,当时多印3000来本放到淘宝上卖,让王潇没想到的是,上架仅15天便卖光了。直到2014年,当销售超过100万元时,趁早效率手册才开始作为一个独立品牌进行运作。

  随后,王潇开始涉足健身服,这是她真正意义上第一次主动选择的品类。“从用户反馈来看,运动健身是他们最为迫切的诉求。我们卖的不是服装,而是一种生活方式。”

  王潇把趁早定义为一个品牌运营公司,其强项在于内容运营,包括内容的生产和输出以及对社群的运营。

  趁早在线上和优酷合作,推出《和潇洒姐塑身100天》的节目;线下则举办马甲线大赛,提升在年轻群体中的影响力;“山洞计划”、“M百日作战”等线下活动让趁早这个品牌被更多人熟知,同时也将社群的黏合作用反应在了店铺的销售数据上。

  淘宝运动类目的小二威行告诉《天下网商》记者,趁早的销售曲线非常像一个红人店铺,即上新当天的销售非常抢眼,同时消费者的复购率非常高。王潇表示趁早健身服产品的复购率高达43%。、

捕获

  在注意力就是经济的今天,王潇在吸引并维持受众注意力方面也有着独特的想法。如果说内容的生产和输出做到吸引受众的眼球的话,那么王潇建构的社群则是起到了维系受众注意力的作用。

  王潇对社群经济有自己的理解,“很多人认为做社群就是把一群人聚集在一起,这是肤浅的理解,”她认为社群是一种精神层面的交往,“这和谈恋爱一样,双方的外表和财产往往不是决定性因素,因为人与人之间的交往沟通是靠灵魂的。”

  5、工科女崔晓红:用一支睫毛膏打开彩妆世界的大门

  如果你这两天去逛丝芙兰门店,会发现它正在力推一个新的彩妆系列——玛丽黛佳Color Studio。

  大学时,崔晓红学的是机械制造专业;毕业后,她被分配在佛山照明从事工业技术,31岁才开始创业,虽然是工科女出身,但她却对时尚非常感兴趣。

image003

  很多人问过她,是什么契机让她毅然决然放弃稳定的一切去创业。对她而言,创业是一瞬间的决定,而31岁,仍然可以充满任何可能。

  因为嫌弃自己的睫毛短,却找不到能瞬间实现睫毛拉长的产品,崔晓红索性自己研发了全球第一支嫁接式睫毛膏。而她在彩妆界的第一步,就从这支小小的睫毛膏开始。

  她看待生活的视角眼光独特,理科生的出身,却比文科生更敏感,宣传方式自成一套。上个月,3500家肯德基门店悄悄更换了与玛丽黛佳合作的装饰广告,印有冰淇淋、口红的海报随处可见,肯德基变成了“粉酷色”,让女生们最爱的口红和甜筒碰撞在了一起。

  玛丽黛佳从一支流苏睫毛膏,在当时创造了每15秒卖出一支的成绩,到现在在上海拥有500人的公司,并成功凭color studio系列进驻丝芙兰,前后仅用了十年时间。

  2013年,玛丽黛佳开始组建电商团队,正式上线玛丽黛佳天猫旗舰店。2016年天猫双11,为了能在更多成熟彩妆品牌中脱颖而出,玛丽黛佳定制了一款5个颜色的小尺寸口红,5万套产品在天猫旗舰店开售,24小时全部售罄。

  至今,针对天猫平台已尝试了5款定制产品,每一款的月销都高于1万件。针对天猫的定制产品,并非单纯设计新产品,还需要各个环节相互配合。

  首先,在确定研发之前,每一款定制产品都经过数据调研做支撑,提炼新产品的品类、概念、定价。

  其次,在产品研发的过程中,制定销售计划,根据该单品的行业热卖数据,确定首批、后期的货量,以销定量,控制库存和销售时间。

  然后,为定制产品设计相应的视觉包装。EVA强调,针对线上的产品主打高颜值,视觉是第一吸引力。

  通过这样的方式,2016年玛丽黛佳在天猫的年销量接近2亿元,位居国内彩妆类目第一。

  你怎么看自己,决定了你的模样。每个人都是独特的,每一个灵魂都有自己的模样,和外在无关,和别人眼中的自己无关。崔晓红以此为信条创造出属于自己的彩妆王国。

  6、高跟73小时创始人赵若虹:鞋履电商中的佼佼者

  赵若虹曾是上海SMG旗下的主持人,先后在耶鲁大学和纽约大学获得双硕士学位。回国后转战出版业。而高跟73小时是赵若虹独立创业的第一个品牌。

1491458540875_meitu_2

  2015年2月,上海巨鹿路高跟鞋主题餐厅开业,赵若虹宣布高跟73小时诞生,并向外展示了20多款新鞋,不到一个月现货就已售罄。随后同名淘宝店上线,上海芮欧百货、久光百货店相继开业,并逐步拓展到杭州、南京等地。

  常年与高跟鞋打交道的赵若虹深知高跟鞋的用户需求,目前国内的高跟鞋款式和舒适度上均未被满足,因此在面临鞋履电商被唱衰的现状,她仍选择创建高跟73小时品牌,并以高客单在众多电商品牌中脱颖而出,其成功的秘诀法宝究竟是什么呢?

  首先,高跟73小时注重内容运营,其运营的微信公众号“73烟纸店”,内容以女性为主,目前已拥有四十万粉丝。赵若虹表示,粗放式的广告可以很快见效,但品牌的灵魂还是需要用时间来慢慢培养。

  其次,高跟73小时实现快速更替的设计,为消费选择保险。每周,赵若虹与设计师、产品部、销售部都会坐在一起,讨论每周上新的款式。通过核对客户的喜好元素,按照100款设计保留20款比例确定产品。通过这样的方式增加消费者的新鲜感,也帮助控制库存。

  同时,高跟73小时同样为了实现口碑积累,选择植入营销。王子文、陈乔恩都曾穿着高跟73小时出席活动。而《好先生》剧组使用的婚鞋让高跟73小时获得了极高关注度。

  这些努力,从而造就了高跟73小时客单价1280元的定位,也造就了其获得千万投资的机遇。

  7、内外创始人刘小璐:把原创内衣卖到了纽约

  2012年,当刘小璐花5500元租下上海武定路的小办公室开始创业探索时,并没有想过她创立的内衣品牌“NEIWAI内外”(简称“内外”)会出现在大洋彼岸的纽约街头,成为第一个进入美国高端内衣市场的中国品牌。

  18岁开始香港求学之路的刘小璐,毕业后在可口可乐从事战略分析,此后辞职去了美国华盛顿大学学习金融学,直到2008年回国从事咨询工作。2010年,怀孕休产假期间,刘小璐迸发创业的念头。一次与常年居住美国的内衣设计师于晓丹意外交流,两人对于创立高端内衣品牌的想法一拍即合。

  2012年5月,内外第一批产品在经历长达一年多的反复设计、打版和细节修改后成功上线。初期定位品牌时,刘小璐抓取“舒适”作为关键词,希望依靠设计和面料来取代款式的多变,支撑产品形态。2015年,无钢圈内衣作为内外唯一的内衣产品,占据销售额的50%。

  与大多数国内品牌不同,内外借鉴了国外传统内衣品牌的产品模式——主推基础款和经典款,整个产品构架只包含四个品类,分别是文胸、内裤、打底衣以及居家睡衣,其中只有居家睡衣有男款,且两款无钢圈文胸产品支撑了文胸这一品类。

image005

  2014年12月5日,内外的两款基础款内裤在Journelle上线。该平台采用向品牌商买入产品后,通过独立B2C线上平台和纽约3家门店销售的合作方式。目前,已经有将近100个传统欧美品牌入驻,其中不乏La Perla、Chantelle、Siomon Perele等知名大牌,内外是第一个入驻的中国原创内衣品牌。借助Journelle的影响力,内外在纽约市场逐渐崭露头角。

  不仅如此,内外的天猫旗舰店正式营业,产品定价249元。“在电商层面上,天猫上内衣的平均客单在105元,原先我们客单在400元,这让年轻人望而却步。”经过不同价格段的测试,刘小璐发现140元到200元之间是市场较为空缺的阶段,这也是购买品质感产品的消费者能够承受的价位。为了进一步扩展客群,内外对于价格进行了调整,推出了169元的零敏入门系列,来俘获年轻女性。

  2015年4月,内外获得真格基金及知名VC、个人投资者千万级人民币的天使投资。其中,真格基金两位合伙人徐小平和王强都对这个项目给予了很大的关注。

  2016年底,内外再获由启赋资本领投,真格基金跟投的数千万元人民币A轮融资。

  8、美容编辑珮熙:网红面膜变成天猫黑马

  80后女生珮熙从青春期时便有严重的肌肤问题。于是,大学毕业做了多年美容编辑后,她决定给自己寻找一个终极解决方案——做一个无添加且高功效的护肤品牌SENJADE森芝玑。

  2012年下半年,珮熙开了森芝玑淘宝店,与有三十年化妆品研发经验的一家台湾研发机构合作,第一次上线了4款面膜。此前美容编辑的工作经历也为她积累了大量人脉资源,森芝玑起初大都通过朋友圈赠送、试用,在小范围内口碑传播。

image006

  2015年,森芝玑入驻天猫平台,从创立之初便坚持品牌化运作,不止单纯卖货,因此在不同平台切换时并未出现不适。同时,森芝玑也在尝试线下渠道,目前入驻了全家便利店。

  创始人成为网红是无心插柳。起初,珮熙不过是随手发微博纪录生活,后来发现不断有粉丝主动留言、转发,并询问一些产品及护肤问题。令珮熙没有想到的是,三四年后,她一不小心成为网红,也带火了这个以面膜切入的互联网品牌。

  现在,作为美容达人的珮熙新浪微博粉丝超过30万,在淘宝和天猫上同时开店,有累计销售超过10万元的忠诚用户,老客户占比高达六成。

  短时频被珮熙认为是网红多元化内容呈现的一大突破口。2016年底,森芝玑自建了专业内容生产团队,从编辑、导演、摄影到后期剪辑,逐渐形成了一整套良性且标准化地生产机制。

  今年618是SENJADE旗舰店第一次参加, 开场10小时,数千盒面膜被抢光,12小时,产生的营业额是平时日销的60倍。

  9、魔豆妈妈黄银华:从被帮扶到帮助3000女性电商再创业

  在淘宝上有这样一群“特殊”的魔豆妈妈群体。她们原本彼此陌生,又各自遭遇不幸或生活困难,却撑起一家特殊的淘宝店。她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魔豆妈妈。

  2006年经历了离异,黄银华带着5岁大女儿,人生一度陷入迷茫。2009年,黄银华被淘宝网选为魔豆妈妈,接受五天的培训,一万元启动资金,一台电脑,从当时的完全不懂,到五天成功开启网店,卖起了相机,恢复信心。当时,淘宝小二打电话过来,“黄银华,你知道你今年卖了多少吗?”

1492410420158_meitu_1

  200万,让黄银华大吃一惊,13岁生病残疾,从19岁鄂州农村到武汉开始创业,做过各种事情,唯有网店,让她深深感觉电商的魔力。让一个学历不高、身有残疾、不好就业的人,通过一根网线、一台电脑,实现年销售200万,并且东西销往全国。

  2010年,她又办起了阳光职业培训学校,专门为残疾人提供免费创业培训。如今阳光学校已经有近30名老师,他们中有三分之一是毕业的大学生,6年多来,阳光学校已培训近2万人,号召力已经向全社会撒开了网。这几年来,除了弱势群体,连汉中街企业主、90后大学生、政企部门等都找上门来“求培训”。黄银华被学员亲切地称为“网店教主”。

  七年下来,黄银华的“阳光”学校帮扶了3000多名弱势群体实现创业就业,武汉当地的“魔豆妈妈”相互鼓励,相互支持,她们平常会一起聚会,给单亲的妈妈介绍对象,生活也在逐渐变好。她们当中有淘宝店主、客服,也有一些通过电商培训课程实现了就业,在社区服务站工作。

  10、 设计师Amelie:一个生长在中国土地的法国童装淘品牌

  Amelie和Pierre是两位老外设计师,他们在中国创办了一个童装品牌—tang’roulou(中文“糖葫芦”)。

  2006年,一次偶然聚会,Pierre在北京结识“老乡”Amelie,听说她正在设计一些有趣的东西,既有中国味道,还有法式手艺,两人一拍即合,聊起了创业事宜。

  起初,很多人都觉得tang’roulou家的童装太“鬼马”,色彩明丽大胆,中式剪裁西式创意,细节里都奇奇怪怪的想法。例如,用中式扣头做装饰、用锁边的方法绣字。但凡得空闲,两人就会下到农村采风,把所见所闻带回来,碰撞在设计中,“灵感不是突然光临的,我们非常喜欢中国文化,它们就像种子一样埋在心里,慢慢累积,”Amille这么表示。

1496283392712

  十年如一日,tang’roulou还是坚持两位设计师亲自操刀,每季都限量生产,不盲目追单;卖得好的款式,还会拿回来调整,保证不断有新意植入。长时间以来,tang’roulou都积攒着较好的口碑,其中还包括“头号粉丝”——刘烨家的诺一,几乎穿遍了他家的每一款男童装。

  11、单亲妈妈卡洛琳:要做英国最好的青少年晚礼服品牌

  来自英国伯明翰的卡洛琳(Caroline Bramley)今年40岁,她是一位单亲妈妈,大女儿佛罗伦斯今年10岁,小女儿咪咪今年9岁。

104151754-Caroline_Campbell.530x298

卡洛琳在家里的空置房间装上了缝纫机。她说,两个女儿对自己的事业起到了很大的推动力。

  她发现高中生毕业舞会和伴娘晚礼服存在市场短板,想要创建一个被大家认可的品牌。

  2016年7月,Caroline成立了专门为特殊场合准备礼服的精品店。在CNBC为alibaba.com创业者组织的创业大赛《全球创业狂》中,她获得两万英镑奖金。同时因为节目的热播,她成为了英国伯明翰地区的名人,店内的服装销售量与日俱增。

  如今,她要通过阿里巴巴平台,去找其礼服的原材料、配饰供应地和生产基地。她的目标是成为英国最好的青少年晚礼服品牌。

责编:李文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