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汽车/ 科技/ 数码/ 游戏/ 留学/ 财经中心

这座获Google Fiber网络的城市 会成下个硅谷吗?

2017-03-08 15:52:00 36氪 分享
参与

  

  

  译东西

  编者按:2012年12月,堪萨斯州的堪萨斯城成为了美国第一个获得Google Fiber(一个超高速的互联网服务)的城市,这使得堪萨斯城在各方面都得到了飞速发展,但其仍无法与硅谷比肩。本文将结合Brandon Schatz的个人经历为读者介绍为什么很难创建下一个硅谷。

  Brandon Schatz在2012年十二月得知堪萨斯州的堪萨斯城成为了美国第一个获得Google Fiber(一个超高速的互联网服务)的城市,于是他开始制定计划将自己的刚刚诞生的体育摄影公司搬到那里。圣诞节后的第二天,他开车一百六十五英里从密苏里州的斯普林菲尔德来到堪萨斯城进行调查。二月一号,他搬入了他的新家。二月四号,他连接到了网络。

  而这正是官员们想要的。当这个地区(先是堪萨斯州的堪萨斯城,几周后是密苏里州)率先得到了Google Fiber,当地的支持者进行了庆祝,希望可以启动一次经济复兴:吸引创业者、培养新兴商业区以及成为主要的创业园区并被人们熟知。

  四年后,Schatz的公司Sportsphotos.com,一个拍摄全国业余体育活动的照片的公司,成长缓慢。他充分利用了快速的互联网的优势,在几分钟之内上传成百上千张高分辨率照片,从赛车比赛到其他的比赛。但是公司还没有达到他定位的目标,而现在Schatz的主要收入来源于网站开发和在Airbnb上出租他的房子。在最近的一个星期天,Schatz坐在家里运营着他的公司,他不停地敲打着被披萨盒包围的桌子。“我以为我们会壮大起来。”他说道。

  Schatz的期望落空了,该错误是由创业者和城市的领导共同造成的。(他和其他创业者面临的挑战就是《解密》的播客的最新一期的主题;可以在iTunes上订阅。)在2011年,两个城市的市长称Fiber的未来展开是“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和一个“刺激经济发展”的方法。而对于Google来说,其已经显著减少了对该项目的支持,这是一个过于相信自己技术可以改变生活的例子。

  对于堪萨斯城这样的地区来说,是很难吸引那些年轻创业者的。一些创业者,像Schatz,来到这个城市只是因为光纤,以及一些正式推出的企业。“创业村”如雨后春笋般出现。但是只有少数的公司真正发展起来了,而一些沮丧的创始人则来到了旧金山,那里有更大的人才库以及更多的资本。即使有好的想法和超高速的互联网,也不足以创建一个新的硅谷。

  在2012年末Alphabet的Google第一个光纤连接点开始运行,而这之后的每一年中,堪萨斯城的GDP增长都低于美国平均水平。在2015年只有百分之一点五,低于全国水平的百分之二点六。2016年全年城市的区域性数据还没有出来,但是根据第三季度的州数据,堪萨斯州和密苏里州似乎都超过了美国平均水平。

  “我们有一点迷惑,”美国中部地区委员会的Jeff Pinkerton说道,这是一个非营利性质的组织,致力于发展堪萨斯城的经济。“为什么堪萨斯城没有起飞?尤其还在拥有Google Fiber这样的有利条件下。”

  Google在2011年来到这个城市。在Wyandotte高中的教堂里,蓝色、红色、黄色以及绿色的光照在一列堪萨斯的高官上,他们对观众发表演讲。Google的创始人Sergey Brin在预先录制的视频里也说了话。在宣布光纤进入堪萨斯城后,Google的一位副总裁邀请人群参与烧烤庆祝。

  堪萨斯城击败了其他一千多个城市,引进了Google Fiber这个项目,旨在主导互联网连接市场的电信和有线电视巨头进行竞争。一些分析人士认为,最终的目标是激励它们的竞争对手去提高它们自己的服务从而提高整个互联网体验。而这会为Alphabet的最有利可图的业务提供环境:在线搜索。

  两座城市的市长宣布成立一个由公民领袖组成的团队来决定在创业领域以及其他像教育这样的领域如何最好地使用光纤。该组织在2012年公布了一项计划,建议的范围从培养技术区到对小型技术企业减免税收再到创建指导网络。

  除了预算的挑战,堪萨斯州忠于先前存在的对于投资年轻公司的天使投资人实行收入税收抵免高达五万美元的政策。堪萨斯城的一个称为Techstars的集团创建出了一个创业公司孵化器。其坐落于堪萨斯城的考夫曼基金会,该基金会每周举行一次创业者的集会。

  这个横跨州际线和边境的地区,成为了第一个使用Google Fiber和创始人涌现的社区。这个有分区法的地区被人们称为创业村,它使人们更容易在家里做生意。这就是Sportsphotos.com的老板Schatz搬进的出租房所在的地方。

  是一个关于堪萨斯城试验的视频吸引了他。他意识到Google Fiber可能将会是他的创业公司的关键:原来需要花四十到五十小时上传的照片现在只花费不到一小时。“我有点蠢,只是看了这个视频然后就产生了各种各样的灵感。” 看起来像一个大男孩的前美国陆军军士,三十四岁的Schatz说道,他曾被派去波斯尼亚执行任务。“但我确实受到了启发。”

  然而在实践中,飞快的网速对于一些企业来说并不能意味着什么。Mike Farmer运行着他的搜索引擎创业公司Leap,他刚刚搬出创业村的房子。“你会怎么利用千兆高速来让体验变得更相关?”他回忆起他对团队成员提出的问题。他们有一些想法,例如让搜索结果采取在同一时间播放几个高清Netflix电影的方式。鉴于大部分用户都没有千兆的互联网,Leap从来没有找到合适的方案。Farmer的公司在去年倒闭。

  “Google Fiber真正的威力在于其曝光量。”堪萨斯城创业基金会的执行董事兼创业村的共同领导人Matthew Marcus说道,他指的是技术为这座城市的创业社区进行了宣传。“事实是,确实很难消耗一个千兆的速度。”

  一些创业公司困于无法连接大的人才库。在硅谷、滑铁卢、加拿大和纽约的科技公司都倾向于从附近大学的强大的软件工程项目中雇佣人才。然而距离堪萨斯城最近的强大的工程学校也有超过两个小时的路程。资金方面也一直是堪萨斯城面临的问题。创业者们感叹道,本地投资人只关注那些硅谷的风险投资公司的价值几千万美元的项目。但即使这些企业做到了这点,中西部的风险投资公司也只会投资几百万美元。而资金的缺乏是由两个有前景的堪萨斯城的创业公司的离开导致的,它们分别是债券市场的Neighborly和环保的住宅建筑公司Acre,这二者都将大多数业务迁移到了硅谷。

  “有很多愿意开出五万美元支票的天使投资人,但是却没有那么多的桥。”坐落于堪萨斯城,始于2008年的一个运营资本的金融公司Fairway的首席执行官Sandy Kemper说道。Kemper向堪萨斯城外的大投资人寻求帮助,包括旧金山的秘银资本和新加坡的淡马锡控股公司,作为他的后盾。在他的家乡,“有一个精细的过滤器和一个可能稍微高一些的门槛。”

  很多当地创业者所引用的一个优势,即低成本,实际上可能会适得其反。“这可能是一种错误的舒适感。”投资给了C2FO的秘银资本的一般合伙人Ajay Royan说道。他认为最优秀的创业者应该在全球竞争的现实的强度下工作——在低压、低成本的环境下,这个现实太容易被忽略了。“如果你认为发生在堪萨斯城的一切看起来都进展顺利,”他说道,“不用多想,这是坏事。”

  C2FO是一个其他创业者都希望其最终上市的公司,该公司筹集到了数亿美元,估值在十亿美元以上。它已经筹到了九千九百万美元,并且已经被一些世界上最大的公司所使用,包括Acer、Costco、BNSF Railway以及Pfizer。这种类型的公开发行,最重要的是它会真正培养堪萨斯城的创业精神,创业者们说道。这会向投资人们展示给创业公司投资几千美元的好处,以及创造一批拥有丰厚回报的早期员工,他们可能会反过来成为其他创业公司的投资人——或者他们自己公司的创办人。

  Lance LeMay是密苏里州堪萨斯城的露天股权合作伙伴的一个风险投资人,他对Kemper和Farmer的公司都进行了投资。他说推进堪萨斯城的风险资金支持的创业系统甚至不需要花费那么多。“超过十亿美元的出路,你需要很多成功的出路。”他说道,“你不需要一个全垒打,你需要很多二垒打。”

  在堪萨斯城试着充分利用Fiber的这几年里,Google也在做着同样的事情。在初期阶段,公司的高管们进行了热烈讨论。2012年末执行主席Eric Schmidt告诉参会者,所有公司当前的创新(包括无人驾驶汽车)在“很多层面上都最有说服力”且能“改变你的生活”。不久之后,Google开始在更多城市宣传这个项目,从德克萨斯州的奥斯丁和犹他州的普洛佛开始。在2013年,公司聘用了Craig Barratt,一个无线芯片行业的资深人士,来领导包括Fiber在内的小组。在2015年,当Google成为Alphabet时,Barratt被授予了首席执行官的头衔。随着时间的推移,Google Fiber宣布将扩展到二十一个城市中。

  但是正如堪萨斯城高估了Google Fiber会带来的优势,Google也高估了Fiber带来的影响,因此其扩展计划也破灭了。Barratt在2016年10月辞职,这让许多员工感到惊讶。在同一天,集团宣布停止在八个城市的扩展计划并且裁掉百分之九的员工。本月,Alphabet聘请了宽带执行官Gregory McCray来接替Barratt,并进一步简化Fiber,将成百上千的员工都转移到了Google的核心互联网业务上。

  Fiber现在只在九个地区运行,包括亚特兰大和加州奥兰治县。其他的投资,Google Fiber所属的Alphabet的一部分,据报道去年亏损三十五点八亿美元,收入八点零九亿美元。它还导致了其他投资的十三点九亿美元的资本支出。

  Fiber的战略转移是由多个因素导致的。前雇员说主要原因是Google的共同创始人想扩建服务并使其更快的野心和提供服务的成本两者之间存在矛盾。有线电视公司的行动很具攻击性,其推出了高速且低价的服务,但在该过程中却出现了意想不到的政治障碍。举个例子,在肯塔基州的路易斯维尔,AT&T和Charter Communications起诉市政当局摇摆不定的实用程序条例会让Google Fiber更易于安装。

  “在给Fiber投资的时候,Google当时愿意为不确定或长期回报进行很多投资,但是在过去几年中,Google已经发生了变化。”Jackdaw Research的首席分析师Jan Dawson说道,“像原来那样在这点上大力投资对于Alphabet来说并不一定是有意义的。”

  Schatz最近改变了他的商业模式。他们不再让业余运动员为这些照片付费,而是让他们免费下载,而他的收入来自赞助费。在看到本地投资人不愿意给缺乏有力的收入的公司支持以后,Schatz与大型体育零售商和健身公司建立了关系,他们会为他拍摄的照片所进行的体育活动提供赞助。

  他算出通过赞助,单独的赛车的摄影业务一年就能带来两千万到五千万美元的收入;再加上其他的业余体育赛事以及扩展的营销活动,收入还会成倍增长。但是现在,他只获得了一小部分;去年收入虽然翻倍了,但仍在十万美元以下,他说道。今年,他希望继续保持增长并且实现盈利。

  他知道在像纽约或洛杉矶这样的城市更容易和潜在的赞助商建立关系,但是他相信在远离心脏地带的地方也能成功。

  有时他会回想起几年前一个风险投资人给予他的建议:放下一切,只关注自己的公司。堪萨斯城悠闲的气氛让他更容易把这个建议放到一边,他说道。

  “也许额外的压力是好事。”他现在说道。但是他说一些特别待遇比如身边有一群创业家让他感到高兴,并让他留在原地不动。

  同时,一些在创业村的最初的创业支持者们已经将他们的房子卖给了非创业者。

  在Google Fiber来到这个城市后,一个风险投资人Brad Feld购买了位于创业村的一个小平房,免费提供给一个有前途的年轻公司。有一段时间,Leap的Farmer将实习生安置在那里。现在,一个创业公司的工程师住在那里。在最近的一次拜访中,我们能看到这样一幅画面:一层黑色的污垢覆盖在地板上;在主室的远端立着一个吸尘器,插头连着电源但显然没有使用过;旁边的房间没有家具,但是有一大堆衣服被遗弃在房间的中央;一只易受惊吓的猫闪过厨房。

  翻译来自:虫洞翻翻 译者ID:盖里君 编辑:郝鹏程

 

责编:李文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