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汽车/ 科技/ 数码/ 游戏/ 留学/ 财经中心

这一次房地产商触网乐视  你可以看到怎样的拐点?

2017-02-08 11:42:00 环球网 分享
参与

  “楼市不拐,滞涨不止。”

  当天风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刘煜辉做出这样的预言时,估计所有的房地产商都虎躯一震。

  地产调控时时有。这些年来,不知道有多少经济学家对中国特色的房地产市场表示忧心忡忡,但这个坚挺而好用的国民经济支柱产业硬是力压一切、就连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都没能压下它的势头。

  房价地价年年涨。任大炮虽然已经绝迹江湖,后世从此只流传着他的精准预言,见证着以长江后浪推前浪、一浪更比一浪强之势节节攀升的房价。就在去年8月,上海市静安区一家名不见经传的房企惊天一拍,成就了110亿的地王中的“王中王”神话。

  如今,终于有人站出来说出了皇帝新衣背后的真相——“从2011年开始,我们就隐隐约约进入滞涨状态之中。因为从2009年第一次、2012-2013年第二次、2015年下半年-2016年第三次用对房地产部门的苟且来对冲经济下行后,”刘在清华五道口50人论坛内部会议上的发言中这样说,“三次苟且后做成了一个天大金融泡沫和资产泡沫。”

  这个泡沫必须被挤掉了,因为它对实体经济的“挤塌”、它从根本上对货币定价负向反馈机制的动摇,已经让中国经济狠狠的撞向了南墙,“我们没有路可以选了。”刘煜辉认为,本轮政策“决策异常坚决”——

  2016年7月2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召开,第一次提一次提出了“抑制资产泡沫”。A股最暴利两大行业:楼市降温与金融去杠杆成为下半年经济工作主题;2017年伊始,央行出手上调货币政策工具价格;春节后开工第一天,央妈再度无情甩出一记棍棒:全面上调7天、14天和28天逆回购中标利率10个基点,同时上调常备借贷便利(SLF)利率。

  “我们正在经历的是:一个泡沫收缩的时间,一个由虚回实的过程,一个重塑资产负债表、重振资产回报率的阶段。”刘煜辉如是说。

  这可能意味着,我们将不再为了稳增长而苟且,而是实实在在的稳定内部经济的根基;

  这可能意味着,我们不会再利用房地产这个国民支柱产业来拉动GDP,进而放弃资产泡沫和金融投机制造出来的虚假繁荣;

  这可能意味着,我们的经济将重归实体产业,寻找价值创造的远方。

  我们将迎来怎样的2017年?

  远方在哪儿?从腾百万到融创入股乐视

  在所有产业之中,房地产是金融属性最强的行业。在刘煜辉历数的“三次苟且”中,都是房地产与金融资本一起走过了高杠杆、高回报的黄金时代。

  2014年,以电商对商业地产的冲击为起点,BAT如日中天。福布斯富豪榜不再是房地产大佬一家独大。在首富这个位置上,马云马老师就和国民公公王健林各自占据一极、轮流坐庄。 

  为了抗衡阿里,万达决定牵手腾讯和百度、人送外号“腾百万”组合。王健林想借用互联网巨头们的技术,盘活旗下数千万平米的商业物业,同时砸下几十亿成立“飞凡网”,布局互联网金融、尤其是支付公司。

  看上去路径都对。王健林自己也信心满满,以至于在一次公开活动中率先“将军”马云:如何看待腾百万?马老师也不客气,直指三方是 “凑拢班子”的“乌合之众”。另王健林内伤的是,马云居然说对了——烧掉几十亿之后,腾百万无疾而终。

  万达这次失败表明,互联网不是土豪你想转,想转就能转。跨界融合是一条重度垂直整合之路,不是简单的1+1>2。更深层次的原因还在于,王健林看到的仍旧是流量、也即人口红利罢了——区别无非是线下和线上流量。

  但城镇化的人口红利在消失,移动互联网又何尝不是?首富先生的战略眼光,不过如此。

  当万达在转型的路上奔走冲突的时候,住宅房地产商仍在抓住产业发展最后的一点余晖迅速做大,譬如融创。

  融创是这几年楼市最大的受益者。没人能想到,当年被收购的顺驰最终凭借“顺驰式收购”复活。在短短几年内积累了巨大的品牌影响力和土地项目,成功跻身TOP.10榜单。但在它过去几年所有的收购中,都不及2017年初这一笔来得惊人:6个小时、36天成就了融创历史上首个跨界、最高投资(150亿)记录。

  “房地产资金终于流向实体产业了。”融创入股乐视的交易敲定后,一位地产界人士发出一声感慨。

  “实体产业”——乐视以一家互联网公司而给外界这种印象,是因为它是唯一一家进军三大核心智能终端(电视、手机、汽车)的互联网企业。

  在融创与乐视战略合作发布会上,孙宏斌向投资者和媒体解释了三点:为什么跨界、为什么是乐视、乐视的资金情况如何。其中,在提及融创跨入互联网行业的理由时,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在于房地产将从成熟走向黄昏:

  未来5年,它将日趋集中,市场增长空间非常有限。2015年全行业销售总额8万亿,2016年大概是11.5万亿。“今后我估计会保持在11万亿的样子,增长已经很难了。”与此同时,风险系数却在攀升。第一是现金流风险,第二是买地风险,最后一个、也是最有力的就是调控风险。

  孙老板的余音尚未散尽,调控的杀伐之声已响。

  黄金十年:产业互联网时代到来

  坊间传言,柳传志对孙宏斌的评语之一,是“一眼能看到底”的人。

  在商场中几度沉浮的孙老板眼光精准。他也许没有完全看懂乐视,但为了大趋势也决定赌下这一把。

  大趋势是什么?不,不只是城镇化人口红利结束,是中国整个人口红利都结束了——这是孙老板比王首富看得透的地方。

  但若论看得远,无人能出乐视创始人贾跃亭其右。从乐视过往历史来看,贾跃亭擅长省略过渡阶段、把产业一步做到位——当然有时这一步迈得太大,也容易一头栽倒。

  乐视的风险在于资金,而BAT要担心的则是未来。“如果没有中国世界工厂的繁荣,阿里巴巴很难做大;如果没有7亿网民的庞大市场,腾讯很难如此强势。” 广东省社科院、广东海上丝绸之路研究院院长邓江年撰文指出。

  中国庞大的人口成全了BAT,然而他们也止步于国界之内了。本质上,BAT仍旧是工业时代的产物,一步步走的也是“专业分工——规模扩张——寡头格局——多元跨国受挫——增长乏力”的道路。

  如今人口红利结束了,他们必须要重新起跑了。做惯了巨头,一出手争夺就是底层技术——赢了,拿走一切;输了,直接出局。

  牌局渐渐明了,TAB+Le各自手持王牌:阿里和百度押注供给侧,马云认为大数据是下一个时代的核心“原料”,李彦宏则押注人工智能新“动能”;腾讯的筹码在于需求端,凭借微信连接的数亿用户,马化腾自信立于不败之地。

  而乐视,最受关注的、最被争议的、最具不确定性的,都是这家公司。“我问过所有人,没有一个人说乐视不值得关注。”孙宏斌如是说。它的底牌是什么?

  是生态模式:以三大核心智能硬件占据用户家庭、移动、出行场景,以内容+软件+应用无缝连接和服务用户24小时生活,其“平台+内容+硬件+软件+应用”5层架构每一层都对应大数据、AI、云计算、线上平台、人机交互等等所有未来趋势——这种软硬结合、端到端的整合似曾相识?是的,上一个借此成功的是乔布斯。但与苹果以硬件为核心的闭环相比,乐视是开放的系统——贾跃亭看上去比乔布斯的野心还要大:不是硬件改变世界,而是生态改变世界。

  为什么这样说?

  随着消费互联网时代已经结束,互联网开始重新定义产业:也许企业的经营方式、形态、模式看上去风马牛不相及,但只要它们能够围绕一个共同的产品展开合作、整合和价值创造,并完成一个完整内生的循环,它们就是同一产业链主体。这里将没有主导者和垄断者,所有人以用户为核心开放共享一切;

  乐视独创的UP2U理念让企业与用户之间的关系发生变化:个性化定制消费、用户直接影响企业、生产环节变得可追溯,当平台变得无限发达时,购买者即是生产者,原来的消费关系将被重新定义;

  拿到第一笔来自房地产资本的乐视重新入场了——这种组合本身就是一个奇迹,它昭示了产业资本与互联网结合的全新开端。巨头们集结的赛道上,智能终端、云计算技术、网络带宽、政策环境等所有基础设施都已经铺设完毕——

  “现实现在,我们正站在有史以来最叹为观止的工业革命的起点上。”知名评论人二月立春如是说。这个起点通往的是互联网与实体产业相融合的道路,“机会就在隔行如隔山的山上”,就看谁能削平多少山。

  2017,见证更多奇迹的时刻到了。

责编:陈健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