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汽车/ 科技/ 数码/ 游戏/ 留学/ 财经中心

网约车新政之后,背靠车企的曹操能成独角兽吗?

2017-01-19 14:55:00 imaijia.com 分享
参与

  1月13日,吉利集团副总裁、曹操专车董事长刘金良在朋友圈贴了一张成都环球中心的照片,随后两日,曹操专车宣布正式进入成都。而在历史的三国里,英雄人物曹操没有挥师入蜀,只是叹了一句,“人苦无足,既得陇右,复欲得蜀!”几千年后,这个和他取了相同名字的专车浩浩荡荡地进入了这个城市。

吉利集团副总裁、曹操专车董事长刘金良

  今年,在滴滴收购优步中国后,网约车出行市场俨然一副格局已定的态势。然而,随之而来的网约车新政又让格局变得扑朔迷离——滴滴裁员风声不断,易到司机无法提现等传闻也不绝于耳。但依然有新的玩家在加码网约车出行,与汽车厂商吉利关系密切的曹操专车就是新入场者。

  作为后来者,曹操专车确实享受着前人栽树的好处,不管是用户习惯的养成还是现有模式的借鉴优化,都为其大大减少了推广和试错成本。但是,差异化的B2C模式能否走通,新能源汽车能否就此扩大影响力,曹操的野心和霸业将如何成就?都将是曹操专车入场的谜题。

  曹操:B2C模式且无溢价体系,它能大规模铺开么?

  “说曹操,曹操到”。曹操专车的名字,不仅体现在这句谚语所凸显的快捷性上,更是其在出行领域野心的反映。

  2016年1月,曹操专车在其母公司浙江吉利控股集团(以下简称“吉利集团”)的大本营杭州正式上线运营。据介绍,截至目前,曹操专车在杭州共投入1700辆帝豪EV,其150万用户数中杭州占比接近40%。在这个互联网属性强烈的城市,传统制造业似乎可以乘一把东风。

  与主打共享经济的网约车不同,曹操专车走的是B2C模式,即统一的车辆型号,招聘全职司机提供标准化服务。这一选择,是曹操专车对于网约车一直被诟病的车辆性能及安全问题的某种回应。统一车型既能快速匹配网约车新政对于车辆的要求,又能让用户的体验感保持一致,而全职司机则在一定程度上加深了用户的信任度。

  对于该领域里另一重要角色“司机”来说,其参与的形式也与C2C模式的网约车有很大差别。一位曾做过滴滴司机现任曹操专车司机的刘师傅告诉记者,和滴滴的自备车辆不同,曹操专车提供使用车辆,但需要从司机每周的流水中扣除1000元上交平台,剩余的钱则和平台五五分成,另外每天还会有一些冲单政策及奖励。

  关于这笔1000元的费用,曹操专车官方回应称,“这是给司机定的一个标准,司机每周需要做到1000元以上,才能参与平台奖励。”关于这笔费用的去向,他则表示,在我们公司体系中,没有归谁的说法,所有东西都是公司的,薪酬、奖励体系等都是根据政策来的。

  虽然司机们仍在沿用平台分成等说法,但曹操官方则表示,这是C2C模式的说法,“在我们这,大家都是一体的”。

  除此之外,司机还要承担新能源汽车每天运营所需的电费开销。刘师傅介绍,目前每度电的费用为1.6元,日均电费在70元左右,充满可以行驶250公里。“但一般中午的时候要补充一次电,充电桩不是很多,这个还是有点麻烦。”刘师傅表示。

  记者了解到,作为曹操专车的全职员工,司机享有2000元的基础工资和五险等员工福利,车辆的保险及定时保养等费用也由平台承担。曹操专车相关人员介绍称,平台下每个司机的月平均工资在8500元左右。

  对乘客来说,曹操专车与大众意义上的专车不同之处在于,统一的车辆标识使其辨识度较强,乘客更易辨认,相同型号的车辆使得乘客在出行的体验上趋向一致,价格与其他平台相近,好处是高峰及恶劣天气时段不会溢价。

  在定价方面,刘金良称,新能源汽车的定价不会高于出租车。与燃油专车相比,出租车需要付出车辆、司机、燃油、推广四方面的成本,曹操专车则能削薄一定成本让利乘客。

  而它需要支出的成本包括每个司机的薪资待遇、车辆本身及维修保险成本、运营管理以及推广费用,司机和车辆方面的成本支出。

  每周1000元的租赁费、收取扣除租赁费后流水的五成,以及国家对每辆新能源汽车的补贴,可以部分覆盖曹操方面的支出。与之相对的是,走C2C模式的滴滴成本主要在于运营和推广层面,不存在车辆成本和司机的薪资支出。

  但不可否认的是,将车辆成本的压力从司机身上转移到平台后,将对曹操专车的大规模推广带来不小的负担。

  今年网约车跌宕起伏,滴滴收购优步中国在前,随后网约车新政出台,虽谈不上动荡颠覆的一年,但重要玩家显然也在重新寻找节奏。曹操专车入局,究竟会成为乱世枭雄还是另一个消失的大多数?

  中泰证券分析师张帆在行业点评报告中指出,地方政府出台的管理细则对于车 辆、人员、运营等严格程度超出预期(如京人京牌、沪人沪牌),C2C模式网约车将受到严重冲击,“共享经济”已名存实亡。

  “若各地新政最终施行,对C2C模式网约车平台冲击主要体现在三个层面:一方面,车辆、司机供给减少;其次,运营成本上升;再次,以合乘模式代表的共享经济将受影响。B2C模式的网约车平台受冲击有限,成相对受益者。”

  可以看到,网约车新政后,虽然曹操专车在车辆和人员方面基本符合新政,但将来如果要进军北京等地,司机需本地户口这一条件限制也将对曹操专车的人员招聘产生一定影响。

  目前,曹操专车已经在宁波、杭州、青岛、南京、厦门、成都六城上线。前不久,刘金良在年会上表示,明年争取要在全国20个城市布局3万辆车。

  进军更多城市后,新能源汽车本身的政策利好和补贴优势及从司机处获得的营收能多大成都覆盖人力和运营支出是曹操需要算好的帐。

  吉利:网约车只是起步,下一步所图更远

  在曹操专车的背后,是吉利集团这一传统汽车产业巨头,前者承载了这家老牌汽车生产商未来深入消费端的可能性。

  公开资料显示,吉利集团创建于1986年,1997年进入汽车行业,旗下拥有吉利汽车、沃尔沃汽车、伦敦出租车等品牌。2015年底,吉利集团称将加快从传统汽车向新能源汽车转型。2016年,吉利集团全年累计销量突破76万辆,同比增长50%,其中新能源汽车销量为17181辆。

  对于吉利集团来说,用网约车业务来将其新能源汽车盘活,或许是一件两全其美的事。一方面,吉利集团或许凭此从供应链走到前端,更近距离地感知消费端的需求,并以此对车辆进行优化;另一方面,吉利集团可以通过该业务盘活手头的车辆库存,增加现金流,并在出行领域挖掘进一步的想象空间。

  刘金良表示,任何形式的车辆,都是出行的解决方案,作为出行解决方案的主体——车辆的制造者,必须要参与到出行解决方案的研究制定和实践中去,否则就不知道应该造什么样的车来解决出行问题。

  “为了不像诺基亚和摩托罗拉一样在通讯行业被淘汰,我们在汽车制造领域,也想能够可持续的发展,所以应该研究如何造好一辆市场需要的汽车,并为未来做准备。”

  除了上述原因,新能源汽车还有一系列附加值,使其的专车之路更为平坦。在清洁能源的大背景下,不管是大众热议的雾霾问题还是创新技术的研发,新能源似乎是大势所趋,国家的大力推动和支持补贴也是题中之义。另一方面,据介绍,国家在新能源汽车上的补贴最高为每辆5.5万元,部分地区比如北京等地会有地方补贴约5.5万元,这对于曹操专车的规模化也起到了不小的帮助。

  此外,新能源汽车不限牌不限号等地方政策也为其扩张带来了利好。但无法忽视的是,新能源汽车在运行方面仍有弊端有待完善。

  刘金良坦言,“新能源汽车不太好卖有五大原因,价格高、基础设施差、续航里程短、电池有寿命,以及人们对于电动汽车的错误认知。”作为制造商,吉利集团选择通过网约车这一形式来推广新能源汽车。

  目前,曹操专车除了后台对司机的数据抓取,还能实现一定程度的车辆管理。刘金良举了一个例子,比如后台可以抓取汽车电量等数据,如果电量不足,就会避免派一些路程较远的单子给该车。而对于车辆的管理,刘金良称,更大的野心是为了将来的无人驾驶,现在是先在专车业务上做锤炼。

  “曹操”要成就霸业,前面的路还很长。据刘金良透露,已经有多个投资方表示有投资意向,这个市场的故事或许还远没结束。

  记者:青樨

责编:李文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