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汽车/ 科技/ 数码/ 游戏/ 留学/ 财经中心

二次元经济的背后是爱好和商业的博弈

2017-01-16 18:54:00 iwshang.com 分享
参与

文/天下网商记者 王佳健

  摄影/天下网商记者 李俊

  编辑/周麟

  10月份,叉文将工作室搬到了余杭水洪庙村一幢偏僻的厂房里,这已是铠魂堂2年来第六次搬家了。

  噪音和污染是邻居频频发起控诉的原因,而这又跟铠魂堂选择的方向有关——它介入了开发和生产,在用一种重模式探路二次元。

  “不高兴我们就搬喽。”叉文说。

  铠魂堂是一家Cospaly道具工作室,主要业务是定制动漫、游戏等二次元角色的服饰及道具,像网易的游戏《阴阳师》,或是《最终幻想》,常有爱好者愿意花几千甚至上万元,向铠魂堂定制人物全套道具。也有像《魔兽世界》、《梦幻西游》等游戏的开发公司邀约定制服饰道具,用于宣发视频或平面广告的拍摄。

  在二次元经济猛然兴起的当下,成立仅两年的铠魂堂已是业内订单不断的热门公司,叉文慨叹,爱好变成了生意,这门“不务正业”的生意不仅改变了自己,也影响着围绕铠魂堂的一群90后,甚至95后员工。

  2016年,背靠二次元的项目成了资本热捧的对象,快看漫画、次元文化、ACfun、快乐工厂等A轮,甚至是天使轮的创业公司时常爆出千万级规模的融资消息,刺激着从业者紧绷的神经。

  对于铠魂堂这家蜗居在水洪庙村的创业公司和叉文而言,突然而来的热闹显得有点“浮躁”,他说,他静下心来,做好产品是第一位的,Cosplay是一个梦的话,这个梦要继续做下去。

叉文为道具上色

  “我们是 Cosplay 道具师”

  叉文原名谭乂(yi)文,乂字没人弄得明白怎么念,看着像个X,就被叫成了“叉文”,他则自称“EVA大魔王三世”。

  在水洪庙村见到他的时候,他为办公室的杂乱而难为情。确实,在300平方左右的办公大厅里,千奇百怪的Cosplay道具到处都是,比如,蝙蝠侠头盔、《守望先锋》中士兵76头盔、《阴阳师》中茨木童子的兽头装饰,以及叫不出名的大刀、铠甲片、翅膀,或是各种玻璃钢模具。并不严密的模具间、喷漆间里悠悠的飘出一股股刺鼻的化学用品的味道。

  这是他们两年来的第六个家。

  2014年下半年,叉文结束了浙江理工大学科艺学院的大学生活,4年Cosplay社团的洗礼,让他鼓起勇气和朋友创办了铠魂堂,正式开始“Cosplay道具师”生涯。

  目前,铠魂堂最主要的业务是私人订制,通过淘宝店铺,承接动漫人物整套服装道具的设计、制作服务,价格在几千到上万元不等,比如英雄联盟中狮子狗雷恩·加尔的盔甲售价在 8000元,全身玻璃钢开模的产品,如一套蝙蝠侠道具售价22000元。

  当某类产品被用户频繁求购时,叉文会考虑进行批量生产,比如最低95元一个的士兵76头盔,第一批量产1000个左右,淘宝每天走量几百个,售罄是常事。而最近游戏《阴阳师》走红,通过玻璃钢翻模、量产技术,叉文将SSR式神茨木童子的服饰道具费用降到了2500元。

  随着名气的增长,铠魂堂也成了不少游戏公司的道具供应商,此前,电影《魔兽世界》上映时,铠魂堂为暴雪公司交付了40套魔兽人物道具,这让叉文和团队兴奋了一段时间。

  与众多的Cosplay店铺相比,铠魂堂的定价不低,很多商品在千元以上,但叉文苦笑,这生意其实并不好做。“我们一直在开发新产品”,因为是定制服务,铠魂堂承接的订单千差万别,以《英雄联盟》中狮子狗雷恩·加尔为例,这套道具涉及到了皮毛、铠甲等多种材质,且造型极为复杂。

油泥雕刻,为模具塑形

  接到订单后,团队需先讨论确定工艺流程,哪些部件要用油泥雕来造型,哪些用PVA或EVA材料造型,皮毛的材料用什么合适,喷涂上色怎么做。

  “不同的产品在工序、流水线的制作上全然不同,每一个都要想办法重构生产流程。”叉文说,对于全套定制的服装道具而言,长达数月的开发和生产并不是个例。

  在Cosplay圈子里,还原度是Coser(扮演者)最关注的点,大到武器的长短、比例,小到皮毛的颜色、质感,细微的差别都需要面对客户挑剔的眼光。

  正在采访时,快递送来一个包裹,叉文说了声抱歉自顾自拆起来,那是一条咖啡色秋裤,铠魂堂正在制作《阴阳师》手游人物SSR式神小鹿男的道具,但客户对皮毛的还原度要求很高,为了找到质感相似的材料,叉文不断在淘宝淘货,但何其容易。“无法心存侥幸,反复修改已是家常便饭。”

  花大价钱买一个根本没有用的服装道具,有什么意思呢?叉文举了个例子,Cosplay存在一个稳定的玩家圈子,跟爬山、骑自行车的圈子一样,玩家们不定期交流、聚会、拍片,本质上都是出于热爱。

  而对于铠魂堂而言,在定制之外寻求批量化生产的可能,并尽可能降低制作成本,这是叉文主要的思考点。

在爱好和商业间找到平衡

  在中国,孕育Cosplay文化的是成千上万个大学中的Cosplay社团,技术上大多采用了相对简单的但耗时耗力的泡沫、纸板、木板,或是PVA、EVA材料制作,铠魂堂初期同样如此,但在商业化探索之中,叉文也尝试着将更多技术带入制作之中。

  EVA树脂材料可以做铠甲,但细节、圆滑度欠缺,铠魂堂引进了油泥雕刻,但油泥解决不了细节问题,激光雕刻机、3D打印机搬进了工作坊,如何解决批量生产和道具的轻便和坚固问题,叉文甚至在一家玻璃钢翻模场自学了半年玻璃钢翻模技术。

  “模仿学习,我还想将影视级别的道具制作工艺也用上来,慢慢把东西做好。”叉文说。

  不过,这种探索并非一蹴而就。铠魂堂诞生于2014年他和几个朋友的美好愿望,但这波伙创业伴逐渐选择离开。

  “刚开始时愿望是一样的,从事爱好的东西,有得赚就行了。”说起朋友的离开,叉文有些失落,随着公司越来越大,想做的东西更复杂,时间及模具等成本投入更大,经营压力随之增大。

  “爱好不会考虑时间、材料成本,工作就不一样了,让各种技术人员在一起,考虑经济效益,考虑利润,营业额。”

  走了一拨,来了一拨。与很多创业公司的人员构成不一样,铠魂堂的工作人员和叉文都是90后,甚至是95后,人数在25位,他们来自全国各地,而来这里的原因差不多只有一个,近距离感受Cosplay道具制作,并投身其中。

叉文(左一)和团队讨论产品设计

  “剑剑”是河南人,2012年,迷恋Cosplay的他在百度“Cos道具吧”看到了叉文分享的教程及技巧类文章,大三下半年,他只身一人跑到杭州投奔了叉文。虽然是理工男,但他现在负责铠魂堂产品的原型制作,需要极强的绘画、制图能力。

  “一个人根本学不到这些东西”,他说,接下来,他希望自己能够学习一下泥塑工艺。

  与“剑剑”一样,“容麽麽”在去年6月从江苏来到铠魂堂,目前还是动漫设计与制作专业的应届生,她戏称自己是铠魂堂“最科班”的工作人员,虽然被调到了淘宝客服的岗位,但与Cosplay近距离接触的机会依然让她兴奋不已。

  “子龙”半个月前才到铠魂堂,目前主要负责油泥雕刻,在为茨木童子的兽头做原型时,他电脑里放着的日本动画片,手机则正玩着《阴阳师》手游,油泥弄花了手机屏幕。

  曾经,当叉文还在大学的社团时,他只能在网上搜索各类教学视频,研究别人怎么做,用什么材料,哪些工具,自己则试着模仿。从板材的选择到上色技巧,再到其它技术,几乎都是自学,国内很少有专业的 Cosplay服装道具的工作室。

  如今,当铠魂堂一点点聚拢起一种力量后,某种程度上成了玩家们向往的圣地,他们在工作的同时,也享受着Cosplay带给他们的快乐。

  “铠魂堂很专业,在圈子里的地位是比较重要的,特别是批量化生产这一块。”小五是美盛文化售卖Cosplay服装的商家,在他眼里,铠魂堂是道具界的一种进步。

选择性发展:保守而有热情

  在过去的2016年,基于二次元产业的资本运作可以用两个字形容——疯狂,二次元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被广泛的关注。

  不过,相比而言,资本与媒体更多关注的是二次元内容创业,比如快看漫画、次元文化、AC fun这类集聚用户的内容平台。

  而像铠魂堂这类服饰道具类定制的创业公司依然处在自然生长阶段,对于从业者而言,也有人自然而然的涉足内容和粉丝运营,成都力量熊猫就是其中一列。其原先也是从道具制作切入市场,创始成员同样来源于Cosplay社团,在服装道具的制作之外,布局有平面及视频拍摄团队,且频繁参与中国Cosplay的评比活动,在圈内知名度相当高。其《剑三》系列微电影、影画集曾有过不错的影响。

  是否会涉足内容制作?叉文有点力不从心。

  目前,虽然铠魂堂及其个人运营着微博,粉丝中也有演员徐娇这样的大牌Cosplay玩家,此前淘宝双12期间的二次元日中,铠魂堂也尝试了淘宝直播,效果不错,但“最近的计划是提高工作效率,让流程更顺畅。”定制化的业务,加上流动性颇大的创业团队,这让铠魂堂在制作上颇耗时间,叉文更希望给基于产品制作本身能够有所沉淀,而基于国内各大活动的舞台表演、展示,甚至是内容节目的制作,目前还有待观察。

  “我们的特色在于产品的改进上会花很多心思,非常讲究,在保证质量的前提下,尽量减少成本。”

  叉文此前是经历过一段游戏沉迷期,虽然现在也玩英雄联盟、阴阳师,但他说的最多的一句话说,“没时间玩,时间更多是花在了经营铠魂堂。”而这也是曾经的伙伴离开的原因,到底是享受Cosplay的快乐,还是做好一门生意。容麽麽说,Cosplay这一行坚持下来的人不多,叉文算是“从一而终,这个不容易。”

  在2016年即将过去的时候,叉文在个人微博写下了这么一段话:“慢工出细活,丑陋的东西看的多了,也不知道怎么就没感觉了,在这浮躁的社会,愿你我保持热情,荣辱不惊。”

责编:李文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