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汽车/ 科技/ 数码/ 游戏/ 留学/ 财经中心

从美国硅谷到中国小镇:创新中心正在东移

2016-09-27 08:45:00 第一财经日报 分享
参与

  任小璋

  [浙江省副省长冯飞介绍,浙江已经创建79个特色小镇,累计投资1200多亿,集聚企业3.7万家,引进各类创新创业人才已达1.6万余名。]

  互联网的发展让浙江的“特色小镇”有了一次机会,创新中心往东移将会移过太平洋,就像当年从欧洲往东移过大西洋一样。创新放到一两百年的历史来看,一定会有一个迁移。

  谈到未来30年发展时,阿里巴巴集团技术委员会主席王坚充满信心。

  小镇和谷都是创新符号

  王坚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说,浙江12个人里面就有个“CEO”,就浙江人本身这种有创业精神、有风险担当、想改变未来的人文特点来说,未来30年杭州一带将是中国科技经济发展的核心地带,这个核心地带一定会辐射出去,整个长三角将会作为发动机承载未来30年的发展。

  9月25日的2016浦江创新论坛区域(城市)论坛上,王坚表示,特色小镇重点在小镇,小镇实际上是一个创新符号,如同硅谷的谷是一个创新符号一样。其实在硅谷之前,美国东部新泽西州MenloPark(门洛帕克公园)也是个知名的创新之地,这里的“公园”也是一个创新符号。

  王坚认为,这三个创新符号背后会存在一个从美国东部到美国西部再到中国东部的历史迁移逻辑。

  创新迁移的核心地带为何是杭州,而不是在建设科创中心的上海?

  王坚告诉本报记者,上海从开埠第一天开始就有引进大企业、大公司的传统,这从现在落户上海的世界500强数量便可知,这也是过去30年大家理解的所谓开放、国际化的城市。然而,未来30年大企业对一个城市不是最重要的,一个今年尚未出名的年轻人对这个城市的发展会更重要。如果一个城市的年轻人未来的梦想是进世界500强,那这个城市是需要反思的。“这种文化限制会成为一个城市前行的包袱,未来30年的经济发展肯定不会依赖过去这些东西。”

  “美国的国际化是吸引世界各地优秀的年轻人到美国,比如特斯拉CEO伊隆·马斯克当时就是一个从欧洲去美国的小年轻。‘小镇’作为一个符号,最重要的事情不是吸引500强企业到中国来,而是吸引全世界的年轻人到中国来,这是一个时代可以做的事情。首先我们已经吸引了中国的年轻人前来,将来吸引的一定会是世界的年轻人,这也是未来30年中国将会发生的一次非常大的变化。”王坚说。

  “一个人愿意去世界500强企业工作跟一个人愿意开一家只有10个人的公司,这里面的问题其实不是公司大小的问题,而是自信心的问题,对未来重建的问题,实际上到最后就是创造未来还是跟着以前走的问题。”王坚在接受本报采访时称,浙江很多地方还不能跟上海比,但浙江是在创造未来,创造未来跟要把今天活下去或者活得很好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浙江没有包袱。浙江本来就是没有传统意义上的资源的地方。在今天这个互联网时代,没有资源的城市,创造力一定是它最重要的资源,这就变成它的长处,因为没有资源你就会把你最重要的资源给激发出来,也就是激发出创造力。”王坚对本报记者表示,浙江12个人里面就有一个“CEO”,这里面也包括个体户,但也说明浙江的创新企业特别多。

  市场为主的特色小镇运作机制

  去年以来,浙江省创新性地提出“特色小镇”概念,聚焦浙江信息经济、环保、健康、旅游、时尚、金融、高端装备等七大新兴产业,融合产业、文化、旅游、社区功能的创新创业发展平台,引发多方关注。

  余杭梦想小镇就是首批37个特色小镇中非常醒目的一个,它将依托杭州未来科技城的产业前景和良好的创业环境,努力打造全国互联网创业首选地和创新资本集聚高地。

  杭州未来科技城管理委员会副主任赵喜凯对本报称,每年都有上百批来自硅谷的创业团队来拜访和考察未来科技城,其中有一部分直接就留在这里进行孵化和创业。

  浙江省副省长冯飞在论坛上介绍,浙江已经创建79个特色小镇,累计投资1200多亿,集聚企业3.7万家,引进各类创新创业人才已达1.6万余名。

  “梦想小镇的核心区域内,互联网村、天使村和创业集市三个区块已经投入使用,创业大街也将投入使用。”赵喜凯在上述论坛上介绍说,梦想小镇的建设从启动、谋划到如今不到两年的时间,已经吸引了来自全国各地,甚至全世界各地超过7000名的优秀年轻创业者,在这里常年保有接近700个创业项目不断地循环流动。

  “梦想小镇已经落户25个专业孵化器,其中2个来自美国硅谷。”赵喜凯告诉本报记者,梦想小镇跟美国旧金山湾区合作已有4年,双方互设办事处,“我们会把整个湾区一带早期的科技型、创新型人才和团队引入到国内,在国内孵化,加速项目的产业化,同时引领本土产业的发展。这是一个很好地把高新技术和人才吸引到国内的方法。”

  梦想小镇是浙江特色小镇的一个典型代表,它和其他浙江特色小镇之所以在这两年名声四起,缘于其独特的创新点和运作机制。

  浙江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主任翁建荣在论坛上介绍,浙江特色小镇初步形成了以市场为主的运作机制,“我们鼓励建设主体多元化,以全开放的理念不设门槛、不问出身,敞开大门欢迎国企、民企、外企、高校、行业领军人物等各类建设主体参与特色小镇建设;争取建设资金来源多样化,以平等、开放的竞争机制鼓励民间资本、股权投资资金、银行信贷资金等各类资金投入到特色小镇。”

  国务院参事、中国城市科学研究会理事长仇保兴建议,特色小镇除了在空间上、产业上修补,还要在管理上进行修补,创造良好的管理模式。比如,现在湾区5万人以下的小城镇采取物业管理的模式,工作人员都是兼职,如果把这种模式扩展到绿化、保安、可再生能源等领域,就可以代替政府臃肿的管理模式。

  “浙江做特色小镇,不但是在全国,在全世界也是最有道理的。浙江除了创新企业多,它跟美国还有一个非常相似的地方:浙江如果做出来一个东西,会有10个人帮你吆喝卖出去,美国做了一点事情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所以,这两者都是比较符合市场经济发展的。”王坚对本报记者补充道,过去30年深圳和北京做了巨大贡献,接下来轮到杭州了。

  王坚还认为,“小镇”这个符号承载着未来30年巨大的技术转型的机会。目前,硅本身这个产业在受到挑战,过去和硅紧密联系在一起的计算机产业也正在受到挑战,因而诞生了云计算。而与计算机连在一起的软件产业今天也在受到挑战,因而有了大数据产业。在原来三个产业都在受到挑战的时刻,“小镇”特别是在未来30年核心地带的“小镇”将承载巨大的技术转型机会。

责编:李文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