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汽车/ 科技/ 数码/ 游戏/ 留学/ 财经中心

没落的美团 无创新成主因

2016-09-21 17:40:00 中国财经网 分享
参与

 

   中国的互联网公司基本都经历过照搬国外模式的阶段,但凡成功的基本都进行了本土化的创新,比如BAT。而凡事抄袭成瘾毫无创新的公司基本倒闭或者正走在倒闭的路上,即使曾被媒体追捧为“独角兽”的美团和小米。

   作为美团的创始人,王兴在业界有个“抄袭始祖”的花名,这些年来创业分别抄Facebook、抄Twitter、抄Groupon等,分别创立了当时红极一时的校内网、饭否和美团,结果前两次都以失败告终,而美团则因先天模式缺陷,陷入盈利难的泥潭,上市无望。

   纵观王兴的创业,失败的本质在于惯性抄袭,缺乏创新,与另一位没落的抄袭者小米异曲同工,似乎都难逃失败的命运。

   美团无创新 抄袭成瘾

   美团的抄袭病已经病入膏肓了。

   近日,王兴的“互联网下半场”理论不断被其公关炒作,成为互联网行业新词。殊不知,这个概念也是王兴抄袭滴滴创始人程的理论,就连王兴对于“互联网下半场”的诠释也与程维如出一辙。随后被媒体揭露,王兴狠狠被打脸。

   但这对于连模式都是抄袭的美团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2010年,王兴照搬美国团购业务鼻祖Groupon成立了美团,团购模式红极一时。可惜,在Groupon上市市值一落千丈盈利堪忧的时候,Groupon并没有进行任何有效创新挽救公司,反而日益暴露了团购模式的弊病。

   开拓者没有创新,抄袭者就更别论创新了,尽管Groupon一直没落,但美团依然没有创新的意识,其本质是缺乏创新基因。不过没有创新的美团却有两大法宝:一是抄袭;二是地推。

   最典型的就是外卖业务,2009年成立的饿了么飚速成长,估值直线上升。美团怎能错过如此诱人的业务?2013年,美团正式上线外卖业务,开启了与饿了么、百度外卖的价格战,据说,烧钱速度每月超2亿。导致至今已经烧钱超过50亿美金的美团上市仍无望,各业务线均面临劲敌,可谓四面楚歌。

   啥好抄袭啥,这应该是美团的宗旨。

   除了外卖抄袭外,其他的主要比如电影票业务抄袭格瓦拉,最终烧钱烧不起了,就卖给了光线传媒。酒旅业务抄袭携程、去哪儿和艺龙,但由于团购客户都是价格敏感性,酒店也主要是均价100元的低端酒店,难以涉足高星酒店,服务就更难跟上。

   能让美团抄袭成功的功臣当属地推,可谓成也地推,败也地推,几万名地推团队已经将美团拖入重模式,与其号称的科技公司相差甚远,互联网公司的本质是提高效率,而美团却陷入了日益臃肿的低效率。更致命的是,至今没有支付业务的美团,在模式上尚未形成闭环,盈利更无从谈起。

   抄袭带来的恶果是各个业务线都做到不市场第一,注定沦为二流企业。仅仅靠烧钱引流也只是饮鸩止渴,救不了美团业务。

   但投资人不傻,已经不相信美团烧钱引流换市场的逻辑,所以,美团融资越来越难,屡传资金链断裂。

   美团已成创业者毒瘤 或沦为下一个小米

   抄袭成瘾的美团,似乎是创新的绝缘体,但这种抄袭伤害的不仅仅是美团自己,还有日夜奋战的创业者。

   如果不是美团半路抄袭饿了么,恐怕饿了么早就成功上市了。而更多的创业者是被美团扼杀在摇篮中,看看有多少O2O小公司前仆后继的倒闭,就知道美团扼杀的不仅仅是具有创新精神的创业者们,还将互联网创业带入了烧钱的不归路。因为美团一旦上线与他们相同的业务,就会通过烧钱抢占他们的市场,逼死创业者。

   只会抄袭他人的美团,也许早有定数,同样抄袭成瘾的小米就是它的前车之鉴。

   2011年,小米推出手机,以极高的性价赢得粉丝追捧,一时间成为中国的“明星公司”,声名鹊起。高峰时期,小米成为当时中国第一、全球第六大的智能手机厂商,势头大大压过了华为。

   但与美团异曲同工之处在于小米也是抄袭界的“集大成者”,没有一项自己的专利技术,导致无法在国外销售。于是以“专注极致口碑快”为秘诀的小米开始了打脸的抄袭人生,不仅做手机,还做电视机、净化器、体重仪、智能手环等。有人指责小米连鼠标垫都不放过,其金属鼠标垫抄袭iQunix。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明珠在公开场合指责小米和美的偷了别人的专利,同时评价小米战略入股美的是“两个骗子在一起,是小偷集团”。

   事实上,小米的终结本质还是手机,无论是饥饿营销还是别的各式“米粉”节促销,都离不开“盈利”这两个字。而美图的宿命,也是如此。

   小米,曾经的独角兽,就这样一步步走向没落,被华为超过,上市也遥遥无期。遗憾的是,美团正成为下一个小米。

  

责编:陶文冬